河图洛书文化应纳入科学研究轨道

最爱开封

作者:(开封) 韩鹏

稍有中国传统文化知识者皆知,伏羲效法天象星汉河图,在地形画出了洛书。河图洛书出自黄河下游,即“河播九流”的“河”文化发源地。河图洛书中的五、十数和九宫格的五宫之位,是天地人合一的“太极”“中”之位,也是上古历法五行“土”、五色“黄”、五方“中央”和九州“中州”之位。

这就为后人以上古历法文化为依据,研究伏羲创造河图洛书的时空方位,提供了科学甄别的历史、地理和文化支撑。

一、九河分流之地便是伏羲画八卦之地。

我们认为,判断上古时期黄河的上中下游,有一个重要的地理现象,它是甄别黄河上中游与黄河下游分界线的地理标志。

这一地理现象便是:黄河在上中游,所有支流之水均流入黄河主河道,经黄河下游排入东部的大海;黄河在下游,所有支流之水均从黄河主河道流出后,排入东部的大海。

所谓“河播九流”之地,便是黄河在下游的支流,冲积九州、中国、华北平原的首端之地。而不是黄河在上中游,各支流汇入黄河之地。

图-1 郑州桃花峪黄河下游图


这个下游的标志,就是河南郑州荥阳桃花峪(见图-1)。桃花峪的西部为黄河中游地段,东部为黄河下游地段。西周之后,将黄河下游定位为河南洛阳孟津的观点,是不符合、不对应中国地势三级阶梯分界线科学划分的历史误判,由此得到了纠正。

在国务院国函〔2008〕63号《关于黄河流域防洪规划的批复》中,国务院同意将黄河下游的位置,确定在郑州荥阳桃花峪的决定,是客观的、准确的。它是基于对黄河及其流域地理特征更趋科学的认识,既传承了前人及史籍文献的认知,也在吸收国内最新研究成果基础上,对中国地势第三级阶梯线与黄河下游分界线交汇点最精准的界定。

正是基于这个原因,2013年中国地理出版社出板的初中上册地理教材中,对黄河下游在郑州荥阳桃花峪做出了最新认定。这也是判断伏羲画河图洛书,是在郑州荥阳东部的黄河下游,而不是在洛阳孟津黄河中游的科学依据和历史结论。

故唐代书法理论家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卷第一》记载:“庖牺氏发于荥河中,典籍图画萌矣;轩辕氏得于温洛中,史皇、苍颉状焉。”“庖牺氏”,即伏羲;“典籍图画”,即八卦、河图洛书。明代考古先生赵撝谦《六书本义》也记载:“天地自然之图,伏羲氏龙马负图出于荥河,《八卦》所以由以画也。《易》曰:河出《图》,圣人则之。《书》曰:《河图》在东序。是也。”这些记载,是印证国务院同意将黄河下游认定,在郑州荥阳桃花峪正确决策的重要凭证。同时,也完全符合东汉应劭《风俗通‧山泽‧四渎》关于“河者,播也,播为九流,出龙(河)图”(见图-2)的地理与河段记载。


图-2 河出图之位图

二、伏羲画八卦本在黄河下游九河之地。
郑州荥阳桃花峪东部,即黄河下游九流(河)之地的荥河,也称邲水、汳水、鸿沟、阴沟、济水、汴水等。而汴水流域的开封陈留,正是伏羲盛世时期居住的“大梁”“皇都”之地。
据上古易书《归藏•启筮》记载:太昊伏羲时期,“有白云出苍梧,入于大梁。”唐代大诗人李白曾在开封居住成婚约十年。他在所作《留别贾舍人至二首》的诗中写道:“大梁白云起,飘飖来南洲。裴回苍梧野,十见罗浮秋。鳌抃山海倾,四溟扬洪流。”“四溟扬洪流”之地的“大梁”,即开封古陈留白云山、苍梧鸣条之地,也是太昊氏伏羲建陈都之地。

故元代高僧念常《佛祖历代通载》记载:“太昊伏羲氏木德、都陈留,在位一百一十年,始画八卦。”“大梁”“陈留”,均指汴河流经的开封之地。“大梁”,为战国魏国的国都;“陈留”,为汉代考城县西白云山、平丘县古鸣条苍梧所归属的汉代陈留郡。

图-3 开封汴河出土北宋海(龙)马图


由此,为伏羲在黄河下游的荥河、汴河(见图-3)流域居住、建都、画八卦、河图的历史,找到了地理上的依据。中国“河”文化的发源地,也被定位在了九河分流之地的汴河、四渎流域。
我们从不否定黄河中游末端的洛阳孟津,为伏羲河图洛书文化重要传承地的观点。但若将其认定为伏羲河图洛书、即八卦文化的发源地,不仅与黄河下游“九河”的地理定位不符,也与河图洛书文化中的时空历法方位相颠倒(见图-4)。不能依据伏羲创造时空历法认定“九河”之地,是无法被确定为伏羲河图洛书文化发源地的,这一点尤为重要。


图-4 洛阳河图洛书方位颠倒图


通过洛阳、河南、中国河洛文化研究会的不懈努力,河洛文化研究已经引起河南省政协、中国政协的高度重视,并将其上升到了国家研究层面和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高度,这是值得赞赏和肯定的。

但是,中国、河南的河洛文化研究,如果失去了上古时期的山川河流、历史文化的客观支撑,恐怕会背离伏羲河图洛书文化承载的历法依据,也会让稍有中国河图洛书传统文化的学者们所不齿。其结果,也会给树立中国文化自信带来较大的负面影响,应该引起河南、乃至中国河洛文化研究的高度重视。

三、八卦、河图是“河”文化的原始发源地。

既然“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在黄河下游之地;既然黄河下游被国家权威部门,科学地认定在郑州荥阳桃花峪东部流域,那么,上古时期以来史典中,关于伏羲在荥河、汴河居住、建都和画八卦的记载,就不能仅仅被解释为无关紧要的“神话”或“传说”,而应该将其上升到中国历史文化的范畴,树立中国文化自信的高度来认真对待。

因为黄河下游的荥河、汴河流域,正是伏羲依据八卦和九宫格等历法法则,最早划分中国的九州之地。九州诸州的时空方位,也严格遵循着八卦、九宫格的基本定位(见图-5),是完全遵循上古中国天象地形等历法规律创造的科学文化。


图-5 八卦九宫九州对应图


如伏羲划分九州的中州冀州,对应八卦中央的太极、开封之位,九宫格的五(中)宫,也是黄帝“中央宫室”“中央之国”居住的中土、天地之中、中央帝之位;

九州的东北州亳(薄)州,对应八卦东北方位的震(雷)卦,九宫格的东北方八宫,也是伏羲“帝出于震”的震(雷)泽之地;

九州的东南州神州,对应八卦东南方位的兑(泽)卦,九宫格的东南方四宫,也是炎帝出生和建都的常羊山、空桑之地。
以此类推,形成了以上古时期《易经》中历法文化,定位“五方帝”的理论凭证。也成为华夏民族以《易经》中伏羲八卦、九宫格等历法文化,记载和传承三皇五帝发源地的根本法理依据。中国当代著名哲学家冯友兰,临终前关于“中国将来一定会大放光彩,要注意《周易》”的遗言,由此得到了真实印证。

荥阳桃花峪东部的黄河下游,还是尧舜时期大禹治理洪水泛滥的九州、中国之地。故战国思想家孟轲《孟子·滕文公》记载:“当尧之时,水逆行,泛滥于中国,蛇龙居之,民无所定,下者为巢,上者为营窟。”又记载:“当尧之时,天下犹未平,洪水横流,泛滥于天下,草木畅茂,禽兽繁殖,五谷不登,禽兽逼人,兽蹄鸟迹之道交于中国。”可知,九州、中国、天下,本是尧舜禹时期的九州、中国、天下。

大禹受命于尧帝和舜帝,发掘了以东江、南淮、西河、北济“四渎”和中枢之水的汴河,即大运河,形成了以黄河下游“四渎”调济汴河、大运河洪水的九州水运体系,也成为了夏商王朝在黄河下游建都立国的必选之地(见图-6)。


图-6 四渎中枢汴河图

商灭夏的“鸣条之战”,商末周文王演义后天八卦的汤阴羑里城,周灭商的“牧野之战”,均发生于黄河下游的“四渎”、大运河流域,成为了定位三皇五帝与河图洛书文化,均发源于郑州荥阳桃花峪东部,即黄河下游的重要证据。
伏羲创造河图洛书文化,是华夏民族文化的源头活水,是解开华夏民族和三皇五帝发源地的一把金钥匙,必须将其纳入到客观历史、历法法则、优秀传统文化的认识范畴,进行深入、科学、认真的溯源研究,才能找出它内在的客观规律性,让河洛文化发源地真正成为中华各民族和海内外华夏子孙皈依的精神家园。

版权声明:河图洛书文化应纳入科学研究轨道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