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说新语,南人和北人的差异之争论,二位名士的论断不如一个和尚

九头鸟漫谈文史

《世说新语·文学》中记载了一则几位当时的名士谈论南人和北人差异的故事:

褚季野语孙安国云:‘北人学问,渊综广博。’孙答曰:‘南人学问,清通简要。’支道林闻之曰:‘圣贤固所忘言。自中人以还,北人看书,如显处视月;南人学问,如牖中窥日。’

故事中的三个人都是东晋时期的名士。

褚季野是褚裒,他还是当朝外戚。

孙安国是孙盛,曹魏骠骑将军孙资玄孙。

支道林即是支遁,他也是带着文学家头衔的高僧。

他们谈论的话题是晋朝时,特别是东晋时期,名士们闲着没事干时经常谈论的话题。属于时事热点。

这个问题要谈论清楚,争论个明白出来是不容易的。

我国自古以来还算是“地大”,不仅仅是地理上的“地大”,包容上也是如此,其中隐含着四面八方不同的民情、民俗、还有各地民众不同的性格、心理。

比如,北方人粗犷和豪爽,南方人文雅和细腻。

关东大汉不能等同于绍兴师爷,塞北姑娘也和江南妹子各有特色。

文学风格上的差异也很明显,中古时期,北方民歌质朴雄豪,南方民歌轻盈婉转。

南方民歌没有“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恢宏大气,北方民歌也没有“低头弄莲子,莲子青如水。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的温婉清丽。

那么,在学问上南跟北有什么区别呢?

想准确地说出两地之间的差异还真非易事,要说得形象是相当难,要做到既能准确概括又能形象生动,更是难上加难,估计只有神仙才能做到。

《世说新语·文学》中支道林的概括就算很“神”了。

三人中的褚季野深得谢安器重,谢安夸赞他:“褚季野虽不言,而四时之气亦备”

褚季野以四个字“渊综广博”高度概括北人学问的特点,其人其言都有“简贵之风”

孙安国对南人学问特点的归纳也同样准确凝练,概括为南人学问“清通简要”

不过,他们二人的评价虽说简练、准确,却稍嫌笼统及失之抽象,只有高僧支道林的评价才使人拍案叫绝,他说:“北人看书,如显处视月;南人学问,如牖中窥日。”

这位高僧用最常见的生活现象,把南、北文化人高深枯燥而又难以捉摸的学问特点,说得明明白白且妙趣横生。

“显处视月”形容北人学问博而不精,其优点是眼界开阔,其不足是所见模糊。

“牖中窥日”是指南人学问精而不博,优点是见深识远,缺点是视野太窄,北人学问广博,南人学问精深。

难怪人称支道林吐辞“才藻新奇,花烂映发”了,确实名不虚传!

把那么复杂的问题讲得那么明白,把那么抽象的问题说得那么有趣,支道林真是“神”了!

备注:本文主要内容摘自《戴建业精读世说新语》一书:

版权声明:世说新语,南人和北人的差异之争论,二位名士的论断不如一个和尚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77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