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藩王选讲(肆拾肆)-徽王支系(下)

省愚杂谈

(本文总计2900字,阅读完大概需要10分钟)

上一辑,我们讲述了二代徽王朱祐檯与三代徽王朱厚爝的故事,于结尾处曾留下伏笔,称朱厚爝薨逝后不久,徽王府也迎来了巨变。

为徽藩上下进行彻底改变做出最大贡献的,即是朱厚爝的继任者朱载埨,如果要选出两个配角的话,省愚认为,应该是皇帝朱厚熜和首辅高拱。

徽藩几代人都围绕的炼丹炉

今日,我们就以朱载埨作为主角,为徽王支系的故事画上一个句号。

    恭王长子青年卒,次子载埨位补足。

上一辑我们讲到,徽恭王朱厚爝于1550年薨逝,其长子朱载埻已于1542年去世,去世时大约16-17岁左右,可谓是青年离世,并且无子。话说,终明一朝,宗室子弟中,16岁大概是个坎儿,在十六七岁去世的情况特别多,不知这与当时全球气候或者空气质量甚至是地球上方的臭氧空洞,是否有关。

所以,虽说朱厚爝一生并未请封世子,实际上,他的次子朱载埨便是第一顺位。

事实也如此,1551年,朱厚爝薨逝的第二年,朱载埨便以浦成王进封徽王,那一年朱载埨已经25岁,并且已经有至少两子,即是长子朱翊锜与次子朱翊钫,这两子都是在1545年的时候便出生。同父亲一样,开枝散叶,广造后代,或许也是朱载埨的一大爱好。

补上了徽王这一位置之后,朱载埨准备来一票大的,这又不得不提及他堂叔嘉靖帝的特殊癖好,下一段细聊。

  • 大手一挥含真饼,敬献首辅获圣情。

众所周知,嘉靖喜好炼丹,笃信道教,宠信道士。在崇道的同时,所谓道家秘籍里的房中驭术也是需要拿来实践的,而秘籍所谓能成为秘籍,某些原材料的获取就会十分困难。

嘉靖帝剧照

这里顺道再说说嘉靖帝,嘉靖帝拥有明朝皇帝中后妃数量最大的群体,然而其子女的出产量却少得可怜,总共8子5女,能够活到成年的,各两人。不知道是不是秘籍看多了反而忘记了初心。

那么朱载埨继承父亲的衣钵,继续用道家秘籍取悦嘉靖帝,他到底敬献的是什么样的神药呢?这药名叫“含真饼”,是当时河南南阳的方士梁真辅所提供的秘方,所谓使用紅铅梅子加上婴儿未啼哭时的口中之血混合而成。问题来了,婴儿未啼哭时候的口中之血,这个还能理解,这部分物质的化学成分大概率与母体里体液有一定的关联,那么红铅梅子是什么东西?

所谓的红铅梅子,就是少女初次经血所制成的血块,您没听错,拿这个制药,口服,嘉靖帝认为这可以让他显得十分强劲。有没有科学依据,我们且不论,事实是,朱载埨将“含真饼”制造好之后,通过后来官至内阁首辅的高拱以及上一辑我们提及过的老道士陶仲文,将这一“仙丹”献给嘉靖,嘉靖帝大悦,有人敬献神药,这位皇帝没有其他的变现,就是给一堆神仙一样的封号,封高拱为“通妙散人”,封朱载埨为“清微翊教辅化忠孝真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在看《西游记》呢。

给了封号还不够,嘉靖帝又赐给朱载埨金印,与当初他父亲朱厚爝获得金印那般。说到此可要真怀疑一下了,说不定这神奇的组合“含真饼”却有奇效?细思极恐。

  • 高拱圣眷疏载埨,恣意妄为生怨恨。

说到这位“通妙散人”高拱,28岁考中进士二甲第十二名而入翰林院编修,后来成为裕王府内的侍讲学士,与裕王形同密友。裕王,也就是后来的穆宗朱载坖。这也使其成为嘉靖后期与隆庆年间,一度能够呼风唤雨的人物。

当时嘉靖后期,高拱得到圣上诸多眷顾,便不再像以往那般亲近朱载埨,并且有意疏远,也致使朱载埨与高拱之间的关系逐渐恶化。

与此同时,有了嘉靖帝的宠信,朱载埨也开始恣意妄为起来。他在钧州当地破坏民宅,只为修建自家王府的台榭花园,当地官员王章劝诫朱载埨,朱载埨随即将王章杖杀。

高拱剧照

哎,王章这样的读书人最为典型,斗而不破,却又因为心中的正义信念驱使他去斗争,真是苦难深重,有上顿没下顿,说打死就打死了,都来不及留遗言。

朱载埨这样的行为,就愈发使得他与高拱之间的关系走向冰点,相互之间心生怨恨。

  • 擅离强夺事败露,嘉靖起疑罪废庶。

徽王朱载埨与高拱之间的斗争还在延续,而朱载埨抢夺民宅的事情已经败露,已经让嘉靖帝对其产生嫌隙,然而更厉害的是,朱载埨擅自离开封地,这犯了大忌。

史载,朱载埨曾经微服至扬州府、凤阳府等地,尤其是凤阳,这可是朱元璋的老家,不是随便轻易就能够进去的。当地的巡逻者便将朱载埨抓捕,硬是拘留了三个月才将其放回。原本嘉靖帝是不知晓此事,但是防不住高拱对其一张奏疏,那么高拱这样的读书人出身的清流,又为何要使出此等小人之伎俩呢?还是那个词-“利益”。

《万历野获编》里记载,高拱欲再向嘉靖帝敬献“含真饼”,但是重要的原材料红铅梅子让高拱犯难,其在京城遍访都无法求得,随即高就像朱载埨写信索要。朱载埨却又偏偏不给高拱,不但不给,还将这重要的原材料倒是送给了陶仲文。俗话说,打人不打脸,这样打脸的行为让高拱极为愤怒,随即上一道奏疏奏表朱载埨擅离封地之事以及其他诸多过失。

嘉靖帝显然是无法容忍擅离封地这样直接挑战权威的行为,首先褫夺了朱载埨的金印,但是毕竟还没有到彻底撕破脸的程度,然后派人暗查朱载埨抢夺民女之事,敢问抢夺民女作何?那你想想为什么都问他索要红铅梅子你就知道了。

当时查验朱载埨系列事件的官员,对于其父朱厚爝偏袒琴匠导致骆、王、陈三人的悲惨遭遇依然怀恨在心,所以将朱载埨的所有罪证整理并予以揭发。

事实面前,嘉靖帝即便再多想保住这位宗室也很难找到道义上的合法性,最终,朱载埨论罪被废为庶人。

  • 性本刚烈自缢死,徽府宗理隆武复。

当时朱载埨居住于钧州徽王府内,由于其之前擅离的行为触碰到嘉靖帝的底线,所以防范甚严。在这种环境下,朱载埨几乎很难接触到外界,对于已经成既定事实的狱讼结果不得而知。

直到嘉靖帝遣宦官连同抚按到达,朱载埨才知晓这一结果,并且感到恐惧,叹息道:“吾不能自明,徒生奚为!”

其实明朝被废为庶人宗室藩王多得去了,朱载埨并不是特殊的一个,但是他却偏偏采用了最特殊且极端的方式为自己在史册留下另类的名号,他选择了自缢身亡来证明自己的清白。那一年是1556年,朱载埨刚30岁。

首先,朱载埨是否清白这另说,有个问题是“你为何要自证清白呢?”或许当时封建王朝时期的局限性所致,导致人们还没有文明的思潮,但是事实是,任何一个人,都无需自证清白。用自尽的方式来自证清白,着实可惜。常言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但是冲动的朱载埨忽略了这古人的智慧。

自缢身亡后,王妃沈氏与次妃林氏皆随载埨而去,还有一众宫人也追随。倒是朱载埨的子女不可能像其父亲这般冲动。长子朱翊锜与次子朱翊钫,在此事发之前几个月刚受封郡王,三子朱翊钺与四子朱翊鏼尚未受封,还有三子未请名;另有三女尚未受封郡主。朱载埨死后,其子女皆被废为庶人。

徽王被废,徽藩上下还有二十多个郡王国不能没有领导,便由回府宗理执事,先后由建德王与阳城王担任,各位看客可以翻看上一辑这两王分别是谁。

直到隆武元年十一月,是为公元1645年年底,此时甲申国难已过,严寒季节下,隆武帝朱聿键册封朱载埨长子朱翊锜的嫡长子朱常渰(yan3)为徽王,并且为朱载埨上谥号为“悼”。已知,朱翊锜是1545年出生的,所以朱常渰作为嫡长子,大概率生于1565年至1570年之间,进一步揣测,续封徽王之时,朱常渰应该是一位七八十岁,步履蹒跚的老人了。

至此,徽王支系的故事讲述完毕。有道是:史海钩沉今方见,以史为鉴,切莫不以为然。

版权声明:明朝藩王选讲(肆拾肆)-徽王支系(下)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76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