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猛将传奇:弃枪练戟的杨再兴儿子杨继周,为何武艺这么厉害?

侠歌快看

这天,被誉为“千古猛将”的杨再兴的儿子杨继周正在后山钻研新的戟招,忽然喽罗来报,说山下有黑黄两位恶汉从山下路过不肯给买路钱还打伤了山寨兄弟十几人。杨继周一听大怒,提戟上马下去看个究竟。原来,山下二人乃是“卷地虎”董耀宗与“摇山虎”王彪,二人皆是岳飞旧将之后,一个是铁鞭董先的儿子,一个是铜棍王横的儿子。两人听说岳飞和自己的父亲被奸臣陷害,故此要往临安去,打杀奸臣,为岳飞和自己的父亲报仇。刚好从九龙山脚下路过,被九龙山的几十个喽罗拦住要拿买路钱来!两人大怒,王彪把熟铜棍一扫,打伤七八个,董耀宗把托天叉一挥,又扫翻了四五双。众喽罗见来者太凶,所以逃回山上报告了杨继周。

董耀宗一看喽罗逃了,就说:“兄弟,你看那些喽罗逃上山去,必然有贼头下来,我与你在此等一等,看他有什么能奈,竟敢问我们要买路钱。”王彪道:“董哥说得有理。”话犹未了,只见山上飞下一骑战马,董耀宗抬头一看,只见马上坐着一位英雄,生得脸白身长,眉浓唇厚,两耳垂肩,鼻高耳阔。身穿一领团花绣白袍,头戴一顶烂银盔,坐下白龙马,手提双龙戟,正是杨继周。

杨继周迎上前来大喝一声:“那里来的野种!胆敢伤我的喽兵,爷爷来取你的命也!”董耀宗大怒,也不回话,举手中托天叉当面就扎。杨继周使动双戟,如雪花飘舞一般的飞来,马步相交,叉戟并举。不上十个回合,王彪见董耀宗快招架不住,提起手中熟铜棍上前助战,杨继周挥舞双龙戟,犹如猛虎离山,又似双龙戏水。

二人战不过,只得往下败走。杨继周在后面紧紧追赶。二人大叫道:“我等要紧去报大仇,和你又没有深仇大恨,何必苦苦的赶来追我?”杨继周道:“既然你们要去报仇,且等一下,说与我听。如果真有什么大仇要去报,便我饶你前去;倘若说不明白,休想要活。”董耀宗和王彪连忙停住,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杨继周听了,连忙收戟下马道:“不知是二位兄长,多多得罪!我非别人,乃杨再兴之子,杨继周是也。当日家父归顺了岳飞岳元帅,那时小弟还年幼就同家母继续住在山上。不料家父被金兵射死在小商河,小弟本欲到朱仙镇为父报仇,奈何当时年小本领未学全。今日得遇二位兄长,既要报仇,还请二兄到山寨商议。”二人大喜:“原来是杨兄弟,怪怪这般好武艺!”三人重新见礼。喽罗牵过马来,三人坐了,一同上山。

上到山寨坐好,各把心中之事诉说一番。董耀宗问:“素闻再兴叔叔用的是烂银枪,枪法超群,为何兄弟使用的是双戟,武艺还这般好?”杨继周道:“此事说来话长……”

原来,杨继周一开始也是练的杨家枪,自五岁便开始练习,到八九岁数,杨家枪的枪法已练得有六七成了。有一天,他练习累了,感觉有点头昏眼花,于是就停止了练习。他靠在大树下休息了一会,才发现原来后山风景这么美好,以前一直只顾着练功忽略了这美好的景致。于是,他等头不晕了就往后山的深处走去世,走着走着,竟然迷路了,走来走去都找不到往回走的路。又走着走着,前面突然陷下一个大洞,深不可测。杨继周从小长在山里,胆子特别大,就想下去看看有什么?

杨继周从洞口往下走,不知走了多久,越走越暗,快要暗的完全看不到路了,前面突然出现了一点亮光。杨继周沿着亮光继续往前走,竟然走出了山洞。他抬头一看,青天白日,山川林木,鸟语花香,是个世外桃源。杨继周觉得十分好奇,于是,一直往前走,又走了九九八十一步,前面出现一个亭子。亭子里有灶,灶上有两个蒸笼,笼上还冒着热气。他打开蒸笼一看,一个蒸笼里是两个面捏的老虎,还有一个蒸笼里是面捏的九个牛。

杨继周走了好长时间的路了,这时的他已经饿极了,于是,三两下就把两个蒸笼里的老虎和牛全部吃了个精光。吃完之后,杨继周觉得好困,于是就扑在凉亭的石桌上睡着了,迷糊中,一个青衣童子来到他的身边,说:“杨继周,天尊有法旨,请随我来。”杨继周跟着童子来到一个大殿内,见殿上坐着一位神,杨继周一看,是平时看的小人书里的元始天尊。元始天尊对杨继周说:“你是山后杨家将的后代,我送你两笼仙界面食,你现在已经有了九牛二虎之力,我再赠你玉虚宫的宝物双龙戟一件,他就在你后山练武场兵器架的最里面的格子里,有了这件宝物方能匹配你现在的力气,希望你日后惩恶扬善……”

“布谷”一阵奇异的鸟叫声传入杨继周的耳朵,杨继周从睡梦中醒来,他活动了一下筋骨,只听得骨头节嘎吧嘎吧一阵乱响,忽然感觉自己好像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一样。他出了凉亭,往来的路往回走,奇怪了,这次他很容易就找到了回后山练武场的路了。杨继周回到后山练武场,拿起烂银枪,突然感觉这枪实在是太轻了。

杨继周想起梦中元始天尊的话,他走到兵器架的最里面的格子前,格子的门都长灰了,他用力把格子打开,只见里面果然有两根铁戟,双戟长四尺有余,戟头俱有一月牙,中间戟头形似枪头。

杨继周大喜,拿在手上略一估量,左手戟重约三四十斤,右手戟重约四五十斤,重量刚好,十分趁手。只是自己平时都是使的枪,现在这戟却没有学过,如何是好?我何不用练杨家枪的枪法来练戟法?想到这里,杨继周马上开练,用练习枪法的方法练习戟法,比如回马枪,就练回马戟。你还别说,他自创的这个方法还真管用,本来杨继周的武学天赋就极高,加上他肯苦心钻研新的招式,有时候遇到用练枪的方法不行的地方就另加思考自创更适合的招式,遇到难学的招法时,他就彻夜苦练,直到熟悉为止。如此这般,日复一日的勤练,坚持了四五年下来,杨继周的戟法已练得和枪法一样出神入化,九龙山数百里方圆再无人是他的对手了。

杨继周把改枪换戟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董耀宗和王彪听了点点头,心想,原来杨兄弟还有这等奇遇,再加上他这般努力练习,难怪武艺这般厉害。杨继周又道:“临安既为帝都,自有许多人马,咱仨不可莽撞,反误大事。二位兄弟可暂住于此,且招揽英雄,粮草充足,那时再杀进临安,方可报得此仇。”二人称言之有理。三人说得投机,摆下香案,结为兄弟,杨继周年大几天为大哥,董耀宗为二弟,王彪最小,为老三,三人从此就在这九龙山上落草,分拨喽罗四处探听张罗。

后来,喽罗打探到岳雷提兵扫北,杨继周道:“我们何不弃了山寨,统领人马,去助他一臂之力,如何?”董耀宗道:“大哥之言,正合我意。”杨继周道:“但是我们与岳公子并未相识,带了许多人马,恐怕让人疑惑。敢烦二位贤弟,先往朱仙镇大营去通达岳二公子;我却在此收拾人马粮草,随后就来。”王、董二人道:“大哥所言极是。”次日,辞了杨继周,只带两个小喽罗作伴,星夜望朱仙镇而去。

董耀宗、王彪来到朱仙镇,参见岳雷,即将“杨再兴的公子杨继周,要报父仇,先着小弟二人前来报知。他收拾粮草人马,随后便来。”细细说了一遍,岳雷大喜。

说金兵营中,猛将也不少,尤以粘得力、连儿心善和山狮驼最为勇猛,特别是山狮驼,更是此时金兵营中的第一猛将,山狮驼是金国的神武大元帅,曾经十来镋就击退了关铃(关铃是梁山好汉关胜的后代,武艺超群,关铃曾战平过岳云,十余合击败过金兀术)。

这天,山狮驼提镋上马,来到宋营,指名要岳雷出马。岳雷即欲亲自出战,旁边闪出王英,说:“这小寇,何必元帅亲自出马?”便提着大砍刀,领兵出营。来到阵前,山狮驼大喝道:“来将何名?”王英道:“小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绰号‘小火神王英’的便是。来,吃我一刀!”说完,举起大砍刀,当的一刀向山狮驼砍去。山狮驼用溜金镋架开刀,当当当一连几镋,杀得王英浑身是汗,叫声:“好家伙!杀你不过。”拨回马望斜刺里败走。山狮驼大喝一声:“你往哪里走?”就催动坐下战马,唿唿喇喇追将下去。

王英正在危急,恰遇牛皋催趱粮草,望界山而来。牛皋看见王英被追,便叫道:“贤侄休要心慌,有我在此!”说着让过了王英。那山狮驼恰好赶到,大喝道:“呔!你是那里来的毛贼,敢放走我的手下败将?”牛皋道:“我只道你有些本事,是个识货的。原来是个冒失鬼,连你牛皋爷爷都不认得的!”山狮驼道:“哎呀呸!你就是牛皋,可晓得我山狮驼的厉害么?”牛皋道:“管你什么山狮驼,遇到我牛老爷,就打你做个熟柿饼。”刹的一锏,就望山狮驼打来。山狮驼把镋一枭,呼的一声响,把牛皋的锏枭在半天云里,好一会才滴溜溜的落在草地上。牛皋大叫:“不好!果然厉害!须得我的徒弟来拿你。”

山狮驼道:“你这黑炭团,这般低武艺,还配教徒弟?”牛皋道:“你是番国人,不晓我们中原的事。大凡人之力气,都是天生成的,如何运用,却要拜个师父。若说我那个徒弟,不要说你见了他慌做一团,就说说也会吓破你的狗胆。他有九牛二虎之力,凡是上阵,也不消用得兵器,一手就擒过一个来,一脚就踢倒两三个。象你这样的瘦鬼,只消喝一声,你就要跌下马去了!”山狮驼大怒道:“放你的狗屁!世上哪有人在马上喝得下来的?”牛皋道:“你不怕,就不要动,待我去唤他来,你试试看。”

山狮驼素来所向披靡,从未怕过任何人,他大怒道:“你说的什么鬼话,我何曾怕过任何人,我也不怕你飞上天去,你快去唤他来。”牛皋道:“既然如此,好汉做事,须要名正言顺,我去叫他来。你若杀得过他,也是你的本事。我的粮草是动不得的囗!”山狮驼道:“你这个粮草,是我面袋里的货色,愁他做甚?快去唤你那徒弟来!”牛皋道:“我去便去,你不要怕呀!”

牛皋一边说,一边下马来拾了锏,仍复上马,向东而走,心里暗想:“鬼话便说了,如何救得这些粮草回营?”走一步算一步,走了不到一里路,望见前面尘土起处,一簇人马,打着“九龙山勤王”的旗号,飞奔而来。牛皋闪过一旁,看看人马近前,却见王英同着一位英雄,并马而来。牛皋看那将,打扮得:浑身粉洁,遍体素丝。头戴一顶二龙戏珠银盔,水磨得电光闪烁;身穿一件双龙滚珠白铠,顾绣得月色清明。手抡双戟,腰系雕引坐着追云逐日白龙驹,四脚奔腾,霏霏长空洒白雪;佩着吹毛截铁青锋剑,七星照耀,飕飕背地起寒风。真真的好像吕温侯忽然再世,薛仁贵蓦地重生。

牛皋看得真切,心想:“是了!我在太行山上,久闻得杨再兴的儿子,仍在九龙山落草。他今日必然闻得岳二侄扫北,前来助战的。”便上前叫一声:“王英贤侄,那来的可是杨再兴的令郎么?”王英道:“正是。”便向杨继周道:“此位就是牛皋老伯。”杨继周忙上前迎住,道:“小侄正是杨继周!且请问番将怎么样?”牛皋道:“番将果然厉害!你既是杨再兴的令郎,快些回去罢!”

杨继周道:“小侄此番前来正是帮助平番,怎么反叫我转回去?”牛皋道:“你不晓得那山狮驼的厉害!不独王英侄儿赢他不得,就是我也战他不过,被他把粮草阻住。我说:‘若不放我粮草过去,我那徒弟杨继周即日就来勤王,他有万夫不当之勇,必然擒你。’他说:‘那杨再兴,当初何等英雄,不消我们一阵乱箭,射死在小商河里,何况他的小子?他若来时,只消我一镋,就铲下他的头来了。’因此,我们不若转别路抄回大寨去,叫几个狠些的侄儿们来杀他。”杨继周听了大怒,叫道:“牛伯伯,休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且看小侄前去擒他!”说完,就吩咐三军速趱上前。

杨继周一行来到粮草屯处,那山狮驼果然还在此等候。牛皋先上前一步,说道:“山狮驼!我的徒弟来了,你来试试他的手段。”山狮驼跃马横镋,来到杨继周面前,高叫道:“你就是牛皋的徒弟么?姓甚名谁?”所向披靡的山狮驼并没有把杨继周放在眼中,杨继周也没有将眼前的金将看在眼里,他回答道:“且先取了你的头来,再和你通名报姓。”山狮驼大怒,举起溜金镋,劈头盖来。杨继周右手戟架开镋,左手一戟向着山狮驼当胸刺去。

两人镋来戟架,戟去镋迎,真个是棋逢敌手,将遇良才,他们一个是宇文成都再世,一个是典韦重生。一个是双铁戟,犹如二龙戏水;一个是溜金镋,恰象猛虎离山。一个镋发,虎啸山风生万壑;一个戟施,龙喷水浪进千层。直杀得:遍地征云笼宇宙,迷空杀气罩乾坤。两人战有足足一百合,难分高下。

牛皋叫一声:“番将,我没工夫等你了。”说完命军士推动粮草,一径冲开番卒,望宋营中去了。山狮驼大喝一声:“老蛮子!鬼头鬼脑,怎肯轻放了你!”撇了杨继周,恰待来赶,杨继周、王英二人一齐上前截住。山狮驼只得回马,又战了几合,敌不住二人,拨转马头,望本营败了回去。王英遂同了杨继周回到宋营,就同牛皋一齐进帐缴令。岳雷同众将亲自出帐迎接。杨继周进帐,各各见礼,叙了些旧话寒温。岳雷传令收明粮草,分隶兵卒,设宴款待。

又过三日,普风和尚用妖法连伤宋军多员战将,宋营的关铃、狄雷、陆文龙、樊成、严成方、吉成亮、施凤、何凤、郑世宝、伍连、欧阳从善等一班小将齐喊:“今日不要放走了这妖和尚!”一齐出马来奔普风。普风慌忙向袋中取出“黑风旗”连摇几摇,忽地乌云骤起,黑雾飞来。鲍方祖见了,便向胸前取出“宝光镜”,拿在手中,迎风一晃。那镜中放出万道光芒,照得通天彻地的明朗,那黑风顿息,云开雾绝,兴不起冰雹。普风大怒,就把手中铁禅磨了一磨,口中念念有词。那根禅杖蓦然飞在空中,一变十,十变百,霎时间,幻化成千上万的禅杖,望宋将头上打来!宋将正在惊惶,那鲍方祖不慌不忙,将手中的拂尘,望空抛去,喝声:“疾!”那拂尘在半空中也是这般一变十,十变百,变成千千万万,一柄拂尘抵住一根禅杖,呆呆的悬在空中,不能下来,两边军士们都看得惊呆了。

普风和尚见禅杖不起作用,正待收回,那鲍方祖左手张开袍袖,右手一招道:“来了罢!”那拂尘仍变做一柄,落在手中。这普风的禅杖,就变作一条三寸长的泥鳅鱼,籁的一声,落在袍袖里去了。这普风失了禅杖,就似猢狲没了棒弄,心慌意乱,驾起金光要走。才离不得平地上一二尺,被关铃赶去一刀,砍个正着,一交跌翻。余雷又赶上前,手起一锤,把普风脑盖打开,一命呜呼了。

旁边观战的山狮驼按不住心头火起,把马一拍,举起溜金镋,望关铃顶门上盖铲来。杨继周见了,手挺双戟,接住山狮驼厮杀。战不上几个回合,杨继周叫一声:“山蛮,你爷爷战你不过。”回马便走。

山狮驼道:“杨南蛮,你待往那里走?”拍马追来。杨继周听得脑后銮铃响,晓得山狮驼已近,回转马头,用力飞出手中戟,那戟势大力沉,竟飞出的疾箭还要快一些,径向山狮驼心窝里插去。

杨继周这招“回马戟”早已练得滚瓜烂熟,山狮驼想要招架,已经来不及了,双龙戟从他的前心直透后背,山狮驼“啪”一声跌下马来。杨继周赶上前去,再加上一戟,山狮驼连和大家说再见的机会都没有了。经此一战,杨继周是《说岳后传》第一猛将的威名就打出来了。

版权声明:千古猛将传奇:弃枪练戟的杨再兴儿子杨继周,为何武艺这么厉害?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76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