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前传——公元145年大事记

醉舞经阁叔

春正月,帝不豫,大将军梁冀征勃海王鸿到洛阳都亭。

戊戌,帝崩于玉堂前殿,年三岁。

自汉兴,母氏莫不尊宠。顺帝既未加虞贵人爵号,而冲帝早夭,大将军梁冀秉政,忌恶他族,故帝母虞氏抑而不登,但称“大家”而已。

梁太后杨、徐盗贼盛强,恐惊扰致乱,使中常侍诏固等,欲须所征诸王侯到乃发丧。

太尉李固对曰:“帝虽幼少,犹天下之父。今日崩亡,人神感动,岂有臣子反共掩匿乎?昔秦皇亡于沙丘,胡亥、赵高隐而不发,卒害扶苏,以至亡国。近北乡侯薨,阎后兄弟及江京等亦共掩秘,遂有孙程手刃之事。此天下大忌,不可之甚者也。”

太后从之,即暮发丧。

清河王蒜征至京师,将议为嗣。蒜为人严重,动止有度,朝臣太尉李固等莫不归心焉。固以清河王蒜年长有德,欲立之,谓梁冀曰:“今当立帝,宜择长年高明有德,任亲政事者,愿将军审详大计,察周、霍之立文、宣,戒邓、阎之利幼弱。”冀不从。

皇太后与大将军梁冀贪立年幼,欲久自传,遂定策禁中,丙辰,使冀持节,以王青盖车迎勃海王鸿子缵入南宫。丁巳,封缵为建平侯,其日即皇帝位,年八岁。皇太后梁氏犹秉朝政

帝母陈夫人者,家本魏郡,少以声伎入孝王宫,得幸。亦以梁氏故,荣宠不及焉。

清河王罢归国。初,中常侍曹腾谒蒜,蒜不为礼,宦者由此恶之。

将北卜冲帝山陵。太尉李固乃议曰:“今处处寇贼,军兴用费加倍,新创宪陵,贼发非一。帝尚幼小,可起陵于宪陵茔内,依康陵制度,其于役费三分减一。”乃从固议。

时太后以比遭不造,委任宰辅,固所匡正,每辄从用,其黄门宦者一皆斥遣,天下咸望遂平,而梁冀猜专,每相忌疾

初,顺帝时诸所除官,多不以次,及李固在事,奏免百余人。此等既怨,又希望大将军梁冀旨,遂共作飞章虚诬固罪曰:

“臣闻君不稽古,无以承天;臣不述旧,无以奉君。昔尧殂之后,舜仰慕三年,坐则见尧于墙,食则睹尧于羹。斯所谓聿追来孝,不失臣子之节者。

太尉李固,因公假私,依正行邪,离间近戚,自隆支党。至于表举荐达,例皆门徒,及所辟召,靡非先旧。或富室财赂,或子婿婚属,其列在官牒者凡四十九人。又广选贾竖,以补令史;

募求好马,临窗呈试。出入逾侈,辎軿曜日。

大行在殡,路人掩涕,固独胡粉饰貌,搔头弄姿,槃旋偃仰,从容冶步,曾无惨怛伤悴之心。山陵未成,违矫旧政,善则称已,过则归君,斥逐近臣,不得侍送,作威作福,莫固之甚。

臣闻台辅之位,实和阴阳,琁机不平,寇贼奸轨,则责在太尉。固受任之后,东南跋扈,两州数郡,千里萧条,兆人伤损,大化陵迟,而诋疵先主,苟肆狂狷。存无廷争之忠,没有诽谤之说。夫子罪莫大于累父,臣恶莫深于毁君。固之过衅,事合诛辟。”

书奏,冀以白太后,使下其事。太后不听,得免。

己未,葬孝冲皇帝于怀陵。

广陵贼张婴等复聚众数千人反,攻杀堂邑、江都长,据广陵。九江贼徐凤等攻杀曲阳、东城长。

朝廷博求将帅,时涿令抚任郡职七年,道不拾遗。三公举抚有文武才,拜为九江都尉,与中郎将赵序助御史中丞冯绲合州郡兵数万人共讨之。又广开赏募,钱、邑各有差。

甲申,谒高庙。乙酉,谒光武庙。

二月,豫章太守虞续坐赃,下狱死。乙酉,大赦天下。赐人爵及粟、帛各有差。还王侯所削户、邑。

彭城考王道立二十八年薨,子定嗣。

叛羌诣左冯翊梁并降。

三月,九江贼徐凤衣绛衣,带黑绶,称“无上将军”,马勉皮冠黄衣,带玉印,称“黄帝”,筑营于当涂山中。乃建年号,置百官,遣别帅黄虎攻没合肥。与范容、周生合。

梁太后群贼屯结,诸将不能制,议遣太尉李固。未及行,会九江都尉滕抚、御史中丞冯绲等进击,大破九江贼,斩马勉、范容、周生等千五百级,徐凤遂将余众攻烧东城县。

夏四月壬申,雩。

庚辰,济北釐王安国立七年薨,子次嗣。

丹阳贼陆宫等围城,烧亭寺,丹阳太守江汉击破之。

五月甲午,诏曰:“朕以不德,托母天下,布政不明,每失厥中。自春涉夏,大旱炎赫,忧心京京,故得祷祈明祀,冀蒙润泽。前虽得雨,而宿麦颇伤;比日阴云,还复开霁。寤寐永叹,重怀惨结。将二千石、令、长不崇宽和。暴刻之为乎?其令中都官系囚罪非殊死考未竟者,一切任出,以须立秋。郡国有名山大泽能兴云雨者,二千石长吏各洁齐请祷,谒诚尽礼。又兵役连年,死亡流离,或支骸不敛,或停棺莫收,朕甚愍焉。昔文王葬枯骨,人赖其德。今遣使者案行,若无家属及贫无资者,随宜赐恤,以慰孤魂。”

下邳人谢安应募,率其宗亲设伏击九江贼徐凤,斩之,封安为平乡侯,邑三千户。拜九江都尉滕抚中郎将,督扬、徐二州事。

诏以殇帝幼崩,庙次宜在顺帝下。太常马访奏宜如诏书,谏议大夫吕勃以为应依昭穆之序,先殇帝,后顺帝。诏下公卿。

光禄大夫周举议曰:“《春秋》鲁闵公无子,庶兄僖公代立,其子文公遂跻僖于闵上。孔子讥之,书曰:‘有事于太庙,跻僖公。’《传》曰:‘逆祀也。’及定公正其序,经曰‘从祀先公’,为万世法也。

今殇帝在先,于秩为父,顺帝在后,于亲为子,先后之义不可改,昭穆之序不可乱。吕勃议是也。”太后从之。

丙辰,诏曰:“孝殇皇帝虽不永休祚,而即位逾年,君臣礼成。孝安皇帝承袭统业,而前世遂令恭陵在康陵之上,先后相逾,失其次序,非所以奉宗庙之重,垂无穷之制。昔定公追正顺祀,《春秋》善之。其令恭陵次康陵,宪陵次恭陵,以序亲秩,为万世法。”

迁光禄大夫周举为光禄勋,会遭母忧去职,后拜光禄大夫。

六月,鲜卑寇代郡。

秋七月庚寅,阜陵节王代立十四年薨,无子,国绝。

庐江盗贼攻寻阳,又攻盱台,滕抚遣司马王章击破之。

九月庚戌,太傅赵峻薨。

冬十一月己丑,南阳太守韩昭坐赃下狱死。

丙午,中郎将滕抚张婴,破之,斩获千余人。

丁未,赵序坐畏懦不进,诈增首级,征还弃市。

历阳贼华孟自称“黑帝”,攻九江,杀太守杨岑。中郎将滕抚乘胜进击,破之,斩等三千八百级,虏获七百余人,牛、马、财物不可胜算。于是东南悉平,振旅而还。以滕抚为左冯翊,除一子为郎。抚所得赏赐,尽分于麾下。

武陵太守李进在郡九年,梁太后临朝,下诏增进秩二千石,赐钱二十万。

封故护羌校尉赵冲恺义阳亭侯。以汉阳太守张贡代为护羌校尉。左冯翊梁雊稍以恩信招诱之,于是离浦、狐奴等五万余户诣雊降,陇右复平。雊,大将军冀之宗人。封为D77C侯,邑二千户。

自永和羌叛,至乎是岁,十余年间,费用八十余亿。诸将多断盗牢禀,私自润入,皆以珍宝货赂左右,上下放纵,不恤军事,士卒不得其死者,白骨相望于野。

版权声明:三国前传——公元145年大事记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75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