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北欧小国,为何成为世界最大猪肉出口国之一

参考消息

3万平方公里,人口约590万。论气候条件不如南欧国家,论自然资源禀赋也不如其他北欧国家,但丹麦却成为世界最大猪肉出口国之一,全国5000个猪场年产生猪约2800万头,其中90%用于出口,约占世界年出口猪肉量的23%。此外,丹麦还是世界上最大的牧草种子生产国和出口国。

虽远隔重洋,中国已经成为丹麦在亚洲最大的贸易伙伴和世界第三的肉制品进口国。中国市场对于丹麦农牧企业的吸引力无需赘言。

2019年,丹麦肉企“丹麦皇冠”在中国的第一个生产基地在浙江平湖正式投产。据悉,平湖工厂将为中国各地的零售及餐饮客户提供鲜肉与冻肉产品,年产量可达12500吨,显示出丹企对于中国市场的信心。

丹麦如何耕耘自己的“农业童话”,又有哪些值得我们借鉴的经验呢?

养猪场自动化程度高

因其严格的食品安全保障体制和完善、有效的食品安全监管体系,丹麦农产品和食品常年在《全球食品安全指数报告》中名列前茅。丹麦是如何一步步发展为安全优质食品制造和出口的世界领导者之一呢?

用丹麦农业和食品理事会首席顾问延斯·雷恩的话来说,丹麦的“农业童话”是一个经过150多年来不断建立和优化价值链的故事。链条上的每个环节——农民、食品生产者和加工者、政府和专业技术提供者,同心协力生产和营销高质量食品。

以养猪业为例。首先,丹麦猪场的自动化和数字化程度非常高。机器在很多方面帮助养殖者从繁重的喂食和清扫工作中解脱出来,一切可通过电脑后台操作来完成。一个年产17000头生猪的养猪场里,只需6名工人就可正常运转。

雷恩坦承,较高的生猪生产成本和严格的环境保护规定,使得丹麦始终以市场和出口为导向,在生产和可持续发展方面不断创新。

具体实践中,丹麦在农业生产中严格限制化肥和农药的使用,避免污染地下水资源。政府当局经常会突击检查土地的使用情况,农民使用的农药和化肥都需要详细登记备查,以保证人畜健康和生产安全。

丹麦在长期发展养猪业的过程中,一直努力减少养猪业对环境造成的污染。丹麦监管当局不仅严格禁止在猪饲料中使用催生剂、荷尔蒙等生长激素,还要求生产企业利用科技成果,增强生猪对饲料中氮和磷的消化吸收能力,大幅减少生猪通过粪便排放出的氮和磷等污染物质。目前,欧盟对于养猪场每公顷土地所允许的最大氮排放量是170公斤,而丹麦则更加严格,仅为140公斤。

无论是在养殖还是屠宰过程中,丹麦均采用了世界上最严格的检疫标准。在屠宰场,所有生猪必须经过由政府审核和雇用的专业兽医的严格检查后方能屠宰。这样的检疫工作均是独立进行,以确保其严格性和客观性。

在丹麦,“幸福生活”的猪虽说最终难逃脱被宰杀命运,但大多受到最大程度的“善待”。不少养殖场装有猪舍淋浴系统,会为怀孕的母猪开辟更大的活动空间。丹麦监管机构对运输动物的空间和时长也有严格限制。

如果是上市被贴上“有机”标签的“有机猪”,政府还规定它们每年4月至11月间必须出栏放风散养。每年4月的某个周末,全国猪牛鸡等蓄养动物均在此日开始“放风”,这一天还被定为全国“有机日”,民众可以携家带口去农场共赏“出栏盛况”。

“猪芯片”带来高收益

最近,有“猪芯片”之称的种猪培育问题在国内得到高度重视。生猪种业的长期稳定,直接关乎国家“肉篮子”安全。作为全球最大的猪肉生产国和消费国,我国生猪种业却大而不强,国产“猪芯片”质量不高。

丹麦生猪出口的核心竞争优势不仅来自高效的猪场生产管理,还有其百年来不断完善的种猪繁育经验和基于数据、DNA编码的生物科技筛选育种能力。

丹育是丹麦所有商业猪场以合作组织的形式联合成立的公司,该公司繁育体系包括26个核心育种场、65家扩繁场。

丹育种猪以高繁殖性能著称,公司最早采用基因组选择技术,不断改良种猪性能,同时通过大数据精准服务客户不同需求。据介绍,丹育科学的育种计划数十年来为养猪者带来了巨大经济效益,在过去三年中,已将平均每头猪的年均利润提高了1.81欧元。

合作社模式提高效率

丹麦写就“农业童话”的另一大关键是其特殊的农业“合作社”经济模式。

丹麦素有“专业合作社的摇篮”之称,98%的农民都是专业合作社成员。合作社是农民在从事同类产业的基础上,自愿结合组成的经济组织,通过合作形成竞争优势,合作社会员从中获益。

合作社嵌入到整个农产品产业链中,对农产品实现从田间到餐桌的全程控制。合作社为丹麦农民提供诸如农业生产资料供应、农产品加工销售、农业信贷和保险乃至培训咨询等一系列产前、产中和产后的服务,通过对生产要素的优化配置和产业组合,实现了大规模专业化分工生产,把分散的家庭农场经营融入一条龙的生产经营体系,从而最大限度地发挥了整体效应和规模效应。此外,合作社也提高了农民的市场地位和谈判力量,并帮助节约交易费用和改善市场失灵。

不同产业的合作社之间也可开展合作与资源整合。譬如DLG集团和丹麦皇冠通过合作,分享农民生产数据,可以非常精确地计算出哪种混合饲料能给猪群带来最高的生产力。2021年,上述两个合作社分析了整个价值链的优化机会,计算出通过优化价值链,每公斤屠宰重量可能有高达0.3丹麦克朗(1丹麦克朗约合1.039元人民币——本报注)的成本节约。

“作为合作社,我们发挥我们的专业知识,照顾农民的利益,使生产的复杂性降低并提高效率。这样农民可以专注于最擅长的事情——生产世界级的猪。”DLG集团首席运营官兼董事会成员耶斯珀·帕格说。

版权声明:这个北欧小国,为何成为世界最大猪肉出口国之一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7449.html

最近更新

热门浏览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