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培荣|盱眙传奇之七:穆店马湖癞石山

尽享江苏

如果你到过穆店乡的马湖店,并到马湖店西边的癞石山,你就会惊奇地发现,这里一眼望不到边的山岗上,满山遍野、山上山下、山山坳坳、坡坡梁梁,到处都散落着大小不等的巨石,犹如满天繁星,又像是迷魂石阵。这些石头,小的如拳头、足球,中等的如肥猪、绵羊,大的如牯牛、大象,再大的则如碉堡、楼房。石头大多呈不规则圆形,浑身布满大大小小的窝孔,麻麻癞癞,所以才叫“癞石山”。

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石头集中到此?这些石头是从何处而来?又是什么时候来的?千百年来一直是个未解之谜。

原来,这也是盱眙的地质奇观之一。它是火山喷发与冰川时期双重作用的结果。在距今大约十亿年前元古代震旦纪,地球上到处是火山爆发,冷却的岩浆成了岩石,这就是“玄武岩”。由于岩浆冷却时气泡包含其中,故而石头内部和表面形成许多坑孔,凹凸不平。后来,到了距今约六亿年前古生代寒武纪,地球进入冰川时期,有些石块在冰冻中开裂,破碎,雪线推进使石头“浮”在冰层之上不断移动、磨砺。冰川期结束,“浮”在冰面上的岩石便纷纷滚落在山岭山梁,有的则因底层垫撑而滞留在山顶或山坡,成为“飞来石”“古来石”这样的奇观,此后又历经了三次冰川期。穆店的赖石山正是大别山余脉的最后边缘,成为岩石融冰推移的最后滞留地带,所以岩石密集。在西南诸山,如水冲港、河桥、龙山等地山上,还有许多用石块堆垒的“石鼓墩”、“小城墙”等,这些可能是后人修筑防御工事、清理石块建立养马场所留下的遗迹。

铁山寺大陡山的石鼓堆和垒石墙

关于赖石山巨石阵,还有一段传奇故事。

说是在北宋末年,山东大汉穆青为躲金兵追杀,举家来到淮河以南,在此建寨取名为“穆家寨”。他又召集义士,组织武装,在寨南五里的癞石山下辟一养马场取名“马湖店”;在养马场旁设立练兵场名曰“练武庄”;在街东山岗屯兵练武名曰“黄练山”。养战马、训部队,准备迎战来犯金兵。

穆青发现癞石山上怪石垒垒,犹如布阵一般,便经常到巨石阵中漫步琢磨,久而久之,琢磨出一套利用巨石排兵布阵的阵法,并将民团武装拉到山上操练。久而久之,这些武士们对每一块石头的大小、位置都了如指掌,穿行在巨石阵中,就像是在石海中游弋,游刃有余。

后来,金兵南侵,宋廷南迁。有一天,金兀术率兵攻占泗州,渡过淮河,举兵南下,企图沿着古代善道之途,越过莲塘驿,直取建康(今南京)城。金兵刚从盱城出发,就被穆青派出的探子得知,便在烟墩山上点燃烽火报信。穆青看到烽火,便在赖石山布下了奇兵,有意诱敌来攻,边打边撤。

金兵不知底细,还以为宋军不堪一击,便紧追不舍,一直追到赖石山下。哪知那些原来抵抗的宋军都一溜烟跑到山上,连个人影也看不到了。金兀术抬头一看,原来前面有一座小山挡住去路。金兀术心想,如此小山,拿下还不是小菜一碟?于是,指挥大军攻上山来。

金兀术带着几千金兵一拥而上,冲上山来,只见满山都是巨石,到处充满诡异,步步都显危机,犹如进了“迷魂阵”。金兵刚一挪步,便有冷箭射来;才一转身,便有伏兵杀出;刚想停下来喘口气,突然有刀剑砍来;刚想要逃离,却又钻进了另一个包围圈。金兵用的都是长枪长矛,在平地作战威力巨大,但在巨石阵中却施展不开,反而举着长枪暴露了位置,成了宋军的靶子。就这样,数千金兵在石头堆里转来转去、瞎碰瞎闯、迷失方向,分不清西北东南,只有挨打的份。看着天色渐黑,金兀术心里直打颤,心想如果到了天黑,定会陷入困境,便下令撤退。哪知穆家寨的武士们把住山口,锁住退路,使得金兵被动挨打,进退两难。一战下来,杀死金兵千余,金兵一看见满山巨石,就两腿发软、浑身打颤、魂不附体。这时穆青打出大旗,上书一大字“穆”字。

金兀术望着穆家寨叹道:“撼山易,撼穆家寨难啊!”于是不得不放弃原来策划好的行进路线,仓促退回盱城,改道安宜(今宝应)、江都。从此,金兵再也不敢从穆家寨经过了。

后来,人们就把癞石山称为“巨石迷魂阵”,多次成为两军交锋的战场。抗日战争期间,盱眙县抗日民主政府就设在癞石山下的马湖店,在这里指挥全县的抗日活动。尽管这里离盱城只有30里地,但日本鬼子和汉奸保安团却从来不敢前来骚扰,连龙王山都不敢过。在1948年3月,我人民解放军华野淮南支队又在癞石山打了一场大仗:这场战斗从十里长山拉开决战态势,并在癞石山设下埋伏,将国民党青年军的三个团团团包围,一举全歼,打得国民党军队魂飞魄散、狼狈不堪。

(2015年10月)

版权声明:马培荣|盱眙传奇之七:穆店马湖癞石山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71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