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朝大臣——治河大臣靳辅回忆录(二)

纳兰博宇

康熙十年,我辞别了家人,独自一个带着书本行李。坐着马车上任去了。路过河北邯郸的时候,因为天色已晚,于是我来到了邯郸县境内的吕翁祠暂住一夜。也就是在这里我认识了我的好友,年纪不大的陈潢陈天一兄弟。


我看见他在墙上写着;四十年来公与候,虽然是梦也风流,我今落魄邯郸道,要与先生借枕头。觉得此人很有来头。于是和他攀谈起来,果然他胸襟开阔,但是怀才不遇。因为屡次科考均不中。又不肯放弃功名回家种地或者当塾师。他最喜欢也最懂的是治河。而我对这方面也很感兴趣。我们志向相同,如鱼得水,又仿佛伯牙子期遇到知音的感觉。于是我聘请他做我的幕僚。他欣然同意。我们二人携伴而行。一起赴任。

到了任上,我发现安徽境内连年受旱,百姓流离失所,心中很是难过。于是我想方设法地安置百姓。让他们都有屋住,有饭吃。给他们找各种抚恤。很多流落在外的人也都陆续回到了安徽。在任一年后,我发现临淮,凤阳几个地方,百姓没有好的地种,朝廷还有收各种税赋,我就写奏折上去要求暂停纪几年税赋,让为百姓和田地都有休养生息的时间,为了治理旱灾,我还提出了沟田法。


在田地边上挖沟。用挖出来的土来当道基。道高沟低,下了雨积在沟里,多了就排出去,旱了就挖出灌溉田地,这道奏疏递上去没有回音。我上奏折去问,才知道朝廷正在忙于对付三藩。我只好妥协了。


在巡抚任上呆了两年不到,我就被委任为河道总督。因为黄河再次泛滥了。这次泛滥让周围几个省份的百姓都受了大灾,前任河道官员王光裕贪污治河的钱财,又草率了事。才导致如此。我必与他不同。我和陈潢两个人白天检查河道,晚上开会讨论。

一起研究出治河八法:一是取土筑堤,使河宽深;二,开清口、烂泥浅引河,使得引淮河刷黄河泥沙;三、加筑高家堰堤岸;四、堵塞周桥到翟家坝的决口;五深挑清口至清水潭的运道,增培东西两堤;六,淮扬田亩及商船货物酌纳修河银;七、裁并河员,各负其责;八、暗地里设兵,划堤分守。并没有给出具体的费用,如果按我说来,朝廷在很多地方都可以不用担心黄河泛滥的问题。

但是朝廷里有人觉得我挡住了他们的财路还有人觉得我要的钱太多,国家在平三藩没有那么多银两供我治河用。于是我和陈潢等人一起讨论。把方案修改了一下再次呈上去。并且奏称如果黄河不治好,势必导致淮河,运河都会受影响。甚至影响平定三藩的战斗。皇上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力排众议。支持我们修河筑堤。

如果顺利的话,我们的治河计划可以在三到五年内完成但是天不遂人愿。出了好多事情,,

(未完待续)

版权声明:康熙朝大臣——治河大臣靳辅回忆录(二)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70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