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考古百大发现系列十九:山东章丘城子崖遗址

任平生话历史

#头条创作挑战赛#

值此中国现代考古学百年之际,开幕式上公布了“百年百大考古发现”。下面走进百年考古百大发现系列十九:山东章丘城子崖遗址。

几千年的历史传闻被证实

在济南章丘市龙山镇的东面的武原河畔,济青公路北侧,有一长方形高地,宛若城垣,名曰“城子崖”。东西约430米,南北约530米,总面积20余万平方米。台地现存范围东西约200米,南北约350米,文化堆积厚约3米,为重点保护区。

1928年春,吴金鼎在山东考古调查时来到了章丘市,听闻当地百姓盛传“城子崖”存在了有几千年了,便独自前往考察。初到此地的吴金鼎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利用有限的工具进行采样,但由于经费不足、人员缺少、缺乏必要的鉴定手段等因素,初到此地的吴金鼎无功而返。此后,吴金鼎到处筹措经费,并5次来到城子崖进行考察,初步确定了此地是一处文化遗存。

东方文化起源

转机发生在1930年,吴金鼎受邀到当时的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担任助理员,在他的建议下,中央研究院与山东省政府联合组成山东古迹研究会,先后两次对城子崖遗址进行发掘,发现了15600平方米的文化遗迹。

城子崖遗址的发现,填补了我国考古史上的空白。考古工作结束后,吴金鼎与李济、董作宾、梁思永、郭宝钧等人撰写并发表了田野考古报告集《城子崖》,揭开了中国远古文化根源之谜。

中华文明西来说的历史由来已久,早在明清之际,就有传教士提出这一观点,到了民国初期达到了巅峰。1894年,法裔英国人拉克伯里发表了《中国上古文明的西方起源》,认为两河流域的国王就是黄帝,翻越昆仑山后来到中国,建立了中华文明。当时的中国正在遭受帝国主义的蚕食瓜分,加上日本人对报告采取了别有用心的宣传,此观点得到了很多中国学者的支持,中华文明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考验。田野考古报告集《城子崖》的发表,以大量的资料证明中国远古文化源于本土,有力地粉碎了中国文化"西来说"的谬论。

别具一格的黑陶文化

此次考古发掘还出土了少量的黑色陶器,器型匀称、规整,作工精细,火候极高,质地坚硬。由于其应用范围大多为礼器,很少用于日用器皿。出土黑陶与已知的以红陶和彩陶为主要特征的仰韶文化有显著的区别,被称为“黑陶文化”,因其所在地为龙山镇,学名龙山文化。

出土的少量黑陶证明了当时的龙山人已经掌握了熟练的制陶工艺,陶轮在当时已经被广泛应用。由于陶轮并未出土,只能根据出土黑陶推测出陶轮极可能是一种用活动的小棒使之转动的快转轮,并且掌握了陶罐薄壁的制作工艺。

龙山黑陶在烧制工艺上,是根据当地泥质特点和古代制作方法研究产生的。最细的泥料作最上等的器皿,细泥调和着大量的细沙可以作炊器。在制陶理论上,龙山制陶工匠利用燃烧的氧化和还原的原理,采用了封窑烟熏的渗炭方法,器表呈现出深黑色光泽。

一脉相承的城墙遗址

在上世纪30年代的考古发掘中发现了东西390米、南北450米、墙基厚约10米的城墙遗址。为了确定遗址范围和功能作用,进一步发掘中华文明早期起源过程,1989~1990年,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遗址进行了4个月的勘探和试掘,发现了分属于龙山文化时期、岳石文化时期和周代的3个城址。

龙山文化城址,平面近方形,东南西三面城垣比较完整,北面城垣弯曲并向北外凸,城垣拐角呈弧形。城内东西宽约430米,南北最长约530米,面积约20万平方米。从建造结构来看,城墙大部分挖有基槽,有的部位在沟濠块土上夯筑起墙。夯土结构又分为石块夯筑和单棍夯筑两种。

岳石文化城址平面与龙山文化城址基本一致,城内面积约17万平方米。东、南、西三面城垣都在龙山文化城垣以内夯筑,北面则筑在龙山文化城墙之上,也有早晚之分。夯筑技术已经发展为成束棍夯筑,夯窝密集清晰,并且采用了夹板挡土的夯筑技术。

周代城垣筑在岳石文化城垣的内侧或叠压其上,已残存无几。

城子崖遗址是中国考古工作者发现和发掘的第一处原始社会遗址,在中国近代考古学史上具有开创性的意义,对认识和研究中国新石器时代文化起了重要推动作用。

城子崖遗址是第一个由中国国家学术机构独立发现和发掘的史前文化遗址;是第一次在中国东部地区开展的考古发掘;第一次绘制了考古地层图;是中国境内发现和发掘的第一个黑陶文化遗存,出版了中国第一部田野考古报告集,为中国考古特别是史前考古的发展铺垫了重要的基石,城子崖遗址也因此获得了“中国考古圣地”的殊荣。

版权声明:百年考古百大发现系列十九:山东章丘城子崖遗址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68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