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上古文字解密(一):侗族女神伊萨姆拉

我是萨婆


中国上古文字,如星罗棋布一般,在有限的时间创造里,布局下上古许多风云诡谲的历史事件,它用长宽高的立体再现,归藏下了中华文化起源与发展的走向,成为独一无二的文化基因密码。它经纬了这个地球上最古老,也是最伟大的文明。它从初始就乾坤下了人间这个大江湖里的快意恩仇,不得不承认,它是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起始,是中华文明必然兴盛于世界的支撑点。


根据《中国远古时代之四:远古时期主要部落简介》里的文章记载,弇兹合雄氏以玄鸟为图腾,其三大族系合称"三柯氏",也称三青鸟氏。 他们以燧人弇兹为始祖,以华胥为始祖母,各部落族群尊称他们为"伊萨姆",或"伊萨姆拉",而各分支的首领则称"耶”和“劳"。随着燧人氏部落不断强大,他们逐渐统一和掌控了黔东南、广西,以及湖南与之相关地区的经济与政治话语权。为了更好的发展,他们由清水江一路南下到高椅,有意识的与水路网络四通八达的湖南怀化五溪流域,进行水上交通对接,最终完成了上古文明的时空拓展与统一。


《淮南子·墬形训》:“天地之间,九州八极,正西,弇州”。《山海经·大荒西经》“有弇州之山,五彩之鸟仰天名曰鸣鸟,爰有百乐歌儛之风” 。《穆天子传》:“天子賔於西王母,乃纪其迹於弇山,名曰西王母之山”。《山海经》:“西海渚中有神,名曰弇兹”。 上古女神华胥由湖南溆浦的江口,徒步寻找到巨人燧人氏后,与其结为夫妻,开始了夫唱妇随的生活。华胥被冠之以丈夫的氏族姓,被族人亲切的称之为弇兹氏。弇兹是燧人氏的称谓,弇兹氏是联盟部族首领夫人的称号,三鍫是部族联盟精神图腾所在地的称号,伊萨姆拉是联盟合雄后,燧人氏和华胥被升格成神的称号。


弇兹,同音假借,实际上是盐池的盐的发音,与织布发出的声音组合而成。说明弇兹部落,在农耕种植的基础上,又曾经以烧治盐巴,冶炼金属,以及擅长织布起家壮大,而成为雄霸一方的三鍫部落联盟组织。而之所以历史上将三鍫写成商丘,实际是对桑丘两个字的同音假借。桑乃桑梓的化音,意思是种有桑树的地方,是父亲的丘陵。贵州三穗和剑河交界处,上古时候曾经有过比较大型的盐池,至今区域内还留有烧巴,巴冶和翻滚等与当时盐业操作有关的地名。因为冶炼盐巴技术的需要,燧人氏部落掌握了用火技术,同时,也掌握了高超的金属冶炼技术。而盐巴的发掘与贩卖,更让本来因为稻田耕种就非常富裕的,燧人氏部族的经济更加突飞猛进。


“弇”是燧人氏部族联盟后保留下来的最古老的称呼,以示与盐业起家的传承关系,在发展过程中“弇”又被华胥赋予了崭新的祭祀含义。《注》“弇谓中央宽也,弇则声郁勃不出也”。可见弇是站在人群中央唱歌的,众人声音大,唯独弇的声音小,说明弇是这种演唱活动的中心。伊萨姆拉的“伊”是“一”的由来,意思是位置第一的人。发展到后来,古籍上又有了“伊尹”的记载,也就是专门辅助燧人氏做各项工作的人。后来“伊”扩展成“彝”的同音假借,成为彝族族群的根源。而“尹”为“音”,是后来“殷”人的“殷”的族群之本。“伊萨姆"的意思是部落里最有权威的祖父,和最能歌善舞的祖母。而"伊萨姆拉"的“拉”字,在上古是的神意思,是指像太阳神一样光芒万丈的祖父和祖母


弇兹合雄联盟各分支首领是“耶”和“劳”。在《说文》:“耶”通“爷”,是爸爸的爸爸。在弇兹合雄联盟里,指的是丈夫一方的族群。而“劳”通“姥”,指的是妈妈的族群。也就是妻子一方的氏族部落。而“姥”在上古文字里又是对西王母的称呼。可见,弇兹合雄的氏族联盟,是燧人氏和华胥氏与各部族之间婚姻关系的联盟,是亲上加亲的家族联盟。 耶在重要的弇兹合雄的祭祀礼仪活动里,是担纲主持与念诵,以及庞大的芦笙舞者使命的部落。而“劳”,被指派为维护祭祀礼仪秩序的,后衍生成保卫国家,负责打仗的军队部落。“佬”发展到后来成为苗族“嘎脑”的前世今生。


而“耶”又通“夜”,是指上古鬼方国里,非常有实力的夜郎大国。也就是在燧人氏的三鍫部落强大之前,夜郎等诸多邦国就已经在这片区域存在和发展了。这些黔东南和广西、湖南湘西部交界地区的部落,因为稻田耕种技术极其先进,在农业上已经进入到了自给自足的部落文明阶段。他们以农耕习俗确认族群共性,各个部落之间相互联姻。以相似的宗祠认同,来制定相同的礼仪祭祀规制。以此,启蒙了上古文明在湘、桂、黔这个区域内的发展态势。


之所以,湘桂黔交界地区有这么多不同称呼的少数民族,是因为上古时候,各部落的生存环境不同,擅长的生产工具不同,进步发展的程度也不同。因此部落与部落之间也就形成了相互需要,取长补短的关系。以此来获取严峻环境下部落生存发展的空间。所以,各部落名讳也就成了,各少数民族现在的身份认证。这些上古时候的原始农耕族群,因为长期的生活和生产实践,积累了大量丰富的天文地理,以及社会文化经验。凭借着丰富的治理部落的经验和理念,带领生民走向繁荣和强大的族人头领,后来都成为了伏羲帝国时代,国家文明建设中的中流砥柱。他们和弇兹伊萨姆拉共同制定,并奠基了中华文明上万年的国家制度。


史料记载,燧人弇兹氏,与大鵹、少鵹组成了上古时期,祭祀活动的最高礼仪方阵,也就是神话传说中著名的西王母的信使:青鸟方阵。大鵹和少鵹即是弇的伴唱,又是护卫和随从,同时,她们还是弇兹氏的信使。她们存在的目的就是以弇兹氏华胥为核心,在保证伊和萨玛所有指令,都能够被落实的情况下,她们还需要对外界突出弇兹氏的神秘性和权威性。而这些青鸟方阵的护花使者,在伏羲帝国成功建立后,与伏羲帝国共享西王母荣光的同时,作为西王母文化思想的重要的传播人,她们也成就了自己人生的辉煌,成为高庙等国家祭祀之庙堂里的首祭。


伊萨姆拉华胥一生都在致力于黔东南与湘、桂交界地区的各氏族部落的团结与融合。她努力倡导以宗教祭祀之礼仪规制,做为各个部落的结盟纲领。促使各族群在宗脉、精神、政治,乃至于经济方面,都能够找到共通共荣的基础。最终以建立天下一统的集权制国家为目标。所以,她当之无愧的是我们中华民族最伟大的始祖母和女神。 从原始部落一路走来的华胥,一生都是以倍具夸张的虎齿豹尾的造型,和凤鸟来仪的神仙方阵,图腾着她开天辟地的能量。并以此征服着各氏族部落不安分的原始野性与强悍本质。在她神秘而倍具智慧的引领下,让在艰难环境下的生存的原始群落的人们,看到了融入族群的巨大力量和希望。对华胥西王母的信仰,在上古伏羲帝国期间达到了坚不可摧的最高峰。


大鵹和少鵹,《广韵》认为:“鵹,音离,黄鸝,仓庚也”。笔者以为黄鸝,是指以土地耕作为生的黎人,而仓和庚是指装粮食的仓库,和孕育稻谷的种子。说明黎自古以来就是一个以农耕为主,以鸟为信仰图腾的民族。《书·尧典》里:“重黎之後有羲氏、和氏”,和是禾苗的禾。也就是伏羲和耕种稻田的和氏一样,都是高阳氏之后,高阳就是高庙的太阳燧人氏。《淮南子·汜论训》的记载里有:“重,古者,人醇,工龎,商朴,女重”。意思是重感情的黎人是一个崇尚古老之风,人民淳朴,工匠能干,商业之风朴素,生活是以女子为核心的族群。


所谓重黎,就是侗人,但不是我们今天意义上的侗民族。在古籍史料记载中,侗人是上古鬼方之国里各部落达成联盟后,族群人的自我称呼。它包含了上古湘、桂、黔区域内所有的少数民族。洞、侗、桐、铜、同等文字的发明与发展,实际上是上古时期,原始族群在社会生产力发展进步过程中,人类对自身社会性行为的探索和相互认同的一个过程。



洞是远比上古湘桂黔地区的鬼方国更为久远的,或源出于山洞的原始族群;而到了燧人氏部落联盟阶段,山洞人族群的社会性已经进步到了,能够自给自足的农耕性群聚社会。所以,这时候就产生了以木为习俗的,彼此相互认同的桐人称呼。然后过度到以冶炼青铜器,为共同族群的铜仁(人)。这种生产力的进步,范围扩大到族群之间,在社会习性上就体现了更大的包容性,和共同发展性。于是,联盟成为同样的人就成了上古鬼方国侗人称呼的来历;最后,就是伏羲建立起来的国家时代,从根本上开始了追求人与人之间,部落与部落之间,在思想和认识上,达成的共通共荣的大同社会理念。


湘、黔、桂交界区域,自古山高林密,树是这些山民的重要生活工具。而桐树因为能够引火,与人类生活有了更为紧密的关系。这也是燧人氏部落被认为发明了火的重要原因。所以,桐人是整个用火族人的统称。《礼记·月令》:“季春之月,桐始华”。《说文》曰:“荣也”。这两句话的表面意思是,春季是桐树开始苏醒繁荣的季节。而深层的表达却是,重黎地区所有用火的农业民族,到了春天桐树开花,是农耕最忙的时候,也是歌舞最盛行的时候。他们春天来了有仪式,耕田有仪式,插秧有仪式,清明踏清也有仪式。总之,“桐始华”,很好的说明了,桐人以相同习俗聚集而歌,用载歌载舞的仪式来表达他们的喜悦之情。通过这种物以类聚的形式,说明用火的桐族人,他们之间的人间悲喜是完全相通。而让他们放下芥蒂,彼此敞开心扉的人,是伊萨姆拉女神华胥。


《尔雅》“材中琴瑟”,而桐是木材里做家具和乐器的不二之材,《诗·小雅·湛露》:“其桐其椅”,所以,桐椅才成为上古高都的那把最神圣的椅子。在上古时候,擅长做箫和琴瑟的侗人就是桐人。而燧人氏部族因为懂得冶炼,所以,也懂得制铜和用铜。历史上有过桐国。而贵州黔东南地区至今还有铜仁这个地名。所以,洞、桐、铜、同、侗这几个字,无不体现了它们在重黎族人的精神与生活里,所蕴含着的重要意义。 《诗经·豳风·七月》:“嗟我农夫,我稼既同”。


《书·舜典》:“重华协于帝”,意思重黎族群和华胥辅助了伏羲帝。《说文解字》“同,合会也”。《易·同人》:“天与火同人,君子以类族辨物”。说的是天子与火同人,所以,天子会以类似于自己族群的标准,来判断和辨别事物。这和我们现在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的道理完全一样。 而相同的人聚合会面,这个会面的地方,最初应该是在锦屏与湖南怀化会同交界的大同乡。鬼方各部落达成初步共识后,在伏羲帝建设的上古高都,也就是现在湖南怀化会同的高椅古村修建完工后,会同就成了鬼方重黎人正真意义上聚集会面的地点。


因为会同的会面,这些同样的人将他们各自部落里,经历了上千万年发展积淀起来的,先进的天人合一的原始人文思想,和理想的社会管理架构,以及先进的个人技能技巧,都汇集在了国家这个大平台上。他们共同繁荣了中华上古文明的辉煌历史。这是人类共同意识的一次伟大觉醒,是第一次自觉、觉他的将人类自身发展的命运,编程到人类共谋发展的,有经纬乾坤的宇宙之道的层面上。以此将“天下大同”输出升维成中华文明特有的,以君权为首的集权制国家。


侗字在《注》里有:“侗,愚也。成王自称”的解释。成通辰,有龙的意思。所以,成王就是神龙炎帝。成王炎帝一直以自己是重黎侗人而自豪。侗人是成王的祖脉,是符合弇兹合雄氏共同开启的上古文明之大系统的溯源。《书·顾命》:“在後之侗,敬迓天威,嗣守文武大训”。说的是在成王死后的侗人,因为敬畏他的天威,会恪守文武之大训。说明,上古时期文明形成之期,“在后之侗”的重黎部落的文化和社会结构,已然成为伏羲帝国发展中,国家的重要组成部分。


《淮南子· 天文训》:“昔者共工与颛顼争帝,怒而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满东南,故水潦尘埃归焉”。 伏羲帝国的传承者炎帝后裔共工,在与黄帝后裔争夺权利的过程中,愤怒的死在了贵州天柱的不周山。在这场巨大的权利较量中,尽管黄帝一族也是伏羲帝的宗脉嫡亲,但是,遵循伏羲帝国正统的,炎帝夏王朝帝国的朝廷大臣们,是不认可这样的日月星辰移位。这种没有被授权的权利交接,让以水起家的炎帝族群,开始如尘埃一般归隐而去。所谓炎帝族群,当然包括伏羲帝国发展成立以来,奉华胥为宗教领袖,同时,愿意臣服于伏羲帝卓越领导能力的,已经成为国家日月星辰守护者的“在后之侗”的重黎们的后裔。


重黎,和弇兹氏共同合作创建了伟大的伏羲帝国。他们至始至终都忠诚于华胥和伏羲的帝国。他们同样也誓死捍卫,由这个制度甄选出的正统皇位继承人的身份。他们曾经用自己的生命和信仰,将伏羲的帝国大厦牢牢托起。在政治经济军事上将上古伏羲帝国的文化之旗,高高的供奉在人类历史文明进程的最顶峰。但是,他们在国家分崩离析的那一刻起,跟随着心目中的信仰,将几代人毕生所成就的思想精髓,连同自己的族群,都一起的打包流放了。这也就是为什么上古先进的青铜冶炼技术,会在这个世界上突然消失的缘故。更是震惊世界的三星堆被推倒掩埋在异乡他地的正真原因。


这一段改朝换代的史料记载,是人类历史上最为悲惨的一曲挽歌,它深藏下了因为“敬迓天威,嗣守文武大训”的“在后之侗”的重黎们,为了信仰不惜牺牲的高贵品质。是他们自己主动选择了“水潦尘埃归焉”的宿命。 这场一群人忠诚于伏羲帝国的文化退守,开启了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也是最坎坷的迁徙与流放之旅程。这之后,他们真的就像尘埃一样,踪迹难寻的混淆在了地球人类浩渺的历史烟尘之中。但是,也正因为如此,中华文明之花的种子,才得以遍撒宇内环球,才正真意义上的点亮了人类世界的文明之光。

版权声明:用上古文字解密(一):侗族女神伊萨姆拉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67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