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近代名人——王炳章

夏雨弄斑竹

王炳章(公元1890年—1952年1月),字元九,白族,今云南省大理州鹤庆县金墩乡和邑村迎邑小组人。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6期步科,原国民党中央军校第5分校少将副主任兼教育处长,众称“王大军人”。王炳章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民国六年(1917年),任云南陆军讲武堂学生队长兼云南省立师范军事教官。民国十四年(1925年),任近卫3团副团长。民国十七年(1928年),任滇军第7师副师长,同年调任云南省军官团副团长,五华山(位于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北部,为市区最高峰,占地1.73平方公里,海拔1926米,其北接螺峰山,东连祖遍山,并称云南昆明城中三山,西与翠湖山水相连。五华山现为云南省人民政府驻地,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也因五华山得名)总指挥部教练处处长。民国十九年(1930年),任云南省教导团训练主任。民国二十年(1931年)五月,任滇军第5旅11团团长。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任滇军第9旅18团团长。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任第9旅副旅长。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十月,任滇军第六十军184师44旅少将旅长,出滇参加抗战。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秋,任第六十军补充兵训练处处长。民国二十八年(1939年),任中央军校第5分校少将副主任兼教育处长。民国三十五年(1946年)退役。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任云南省政府顾问。1949年12月,在云南昆明参加起义。1952年1月,被错误处决。1982年1月,予以平反,恢复起义人员身份。

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七月,抗日战争爆发,蒋介石(今浙江省宁波市奉化区人)令龙云(今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人)将云南军队编为陆军第六十军,卢汉(今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人)任军长,张冲(今云南省红河州弥勒市人)任第184师师长,王炳章任第184师44旅旅长。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十月,云南四万余名滇军子弟组成的国民革命军陆军滇军第六十军告别父母妻儿,高唱滇军第六十军军歌:“我们来自云南起义伟大的地方,走过了崇山峻岭,开赴抗日战场……不能任敌人横行在我们的国土……60军是保卫中华的武装!”由云南昆明出发北上抗日,王炳章率第44旅作为云南第一支出征部队受命调往前线。

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日军占领民国政府首府南京之后,计划由南北两面包抄津浦路与陇海路的枢纽,华东重镇——徐州(今江苏省徐州市),以实现对华东地区的全面占领。国民党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今广西自治区桂林市临桂区人)临危受命,保卫徐州、抵抗日寇。日寇入侵山东,陆军上将韩复榘(今河北省廊坊市霸州市人)畏战逃跑,将济南(今山东省济南市)拱手让与日军,蒋介石整饬军纪将韩复榘枪决。为了增强作战实力,李宗仁将四处受排挤的川军将士纳入麾下,又力劝蒋介石恢复张自忠指挥权,构筑了强有力的抗日统一战线。与此同时,日军矶谷师团南下临沂(今山东省临沂市),屠杀当地百姓,张自忠为一雪前耻,率部奔赴临沂,与庞炳勋(今河北省邢台市新河县人)部死战日军,拉开了台儿庄(今山东省枣庄市台儿庄区)大捷的序幕。

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四月二十一日,滇军六十军不远千里直抵华东抗日战场;四月二十六日,卢汉率滇军第六十军支援台儿庄,第184师受命防守运河东岸的禹王山[位于今江苏省徐州市邳州市戴庄镇李圩村房庄,台儿庄的天然屏障,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四月二十二日至五月十八日,国民党陆军滇军卢汉部第六十军及黔军第140师王文彦(今贵州省黔西南州兴义市人)部曾在此山周围一带与日军第五师团作了近一个月的艰苦卓绝的阵地攻防血战]阵地;四月二十八日,号称“常胜”王牌皇军的日军板垣师团一个大队,在坦克、骑兵的配合下,沿着大小杨树(现址不详)、湖山(现址不详)、窝山(现址不详)向禹王山阵地进犯,气焰嚣张,来势凶猛。大理(今云南省大理州大理市)籍将领、时任中将副参谋长的马锳(今云南省昆明市人)和第44旅旅长王炳章身先士卒。王炳章率领全旅将士奋起反击,在禹王山守卫战中英勇抗敌,打退敌人的多次冲锋,战斗异常激烈,伤亡惨重;四月二十八日下午5时,日军发起连续攻击,在一股日军已攻破阵地的情况下,王炳章临危不惧,挥着手枪,带领士兵率先冲向敌人,胸部受伤后仍坚持指挥战斗,直到把窜上山头的敌人全部歼灭,收复了阵地,才步行下山。后张冲师长命令王炳章到汉口(指湖北省武汉市主城区位于长江、汉江以北的部分,主要包括江岸、江汉、硚口三个市辖区),东南隔长江与武昌相望,西南隔汉江与汉阳相望,与武昌、汉阳并称“武汉三镇”。)后方医院治疗,并任伤兵管理处处长。治疗期间,叶剑英(今广东省梅州市梅县人)曾代表八路军到医院慰问王炳章。

滇军第六十军184师师长张冲之子乌谷回忆:“我父亲在禹王山阻击日军时,小日本鬼子一度攻上禹王山。王炳章旅长和我父亲一样都是彝族(王炳章实际是白族),很有血性,看到日本鬼子攻到阵地前,他亲自率领士兵反冲锋,用刺刀挑死了10多个日本兵后,前胸中弹,仍坚持战斗,直至将日军赶下山去。然后又走到我父亲面前说,请师长检验,子弹是不是从前面进去的。”乌谷说:“出师云南前,父亲张冲曾在誓师大会上说:‘我们彝族老祖宗治军有个规矩,前面有刀剑伤者,奖!背后有刀剑伤者,刀砍其背!184师决不贪生怕死,决不做脊背挨子弹的逃兵。谁给老祖宗丢脸,军法不饶!’”这些,王炳章率先做到了。

据抗战回忆录记载:台儿庄战役中,由于日军破译了中方的密电码,致使战地指挥屡屡受挫。白族指挥官(指王炳章)当机立断,急调白族战士当报务员,用白族话指挥联络,弄得日军一筹莫展。滇军在台儿庄大战第二阶段英勇抗击日军20多天,以阵亡13869人、伤5000多人的代价,歼敌10000多人,英勇阻击了南犯日军,被日本东京大本营称为“中国铁军”。 

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王炳章伤愈回滇,任云南新兵管理处处长。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任第183师师长(未到职),后任中央陆军第五分校副主任兼教育长,直到1945年分校停办。期间,共培养训练军事骨干10000余人,其中,仅鹤庆籍青年学子就有200多人报考就读该校。

李泽敏(今云南省大理州大理市人)曾撰诗赞曰:“台儿庄战真英勇,日寇嚣张气焰沉。身负重伤不后退,率领战士灭敌人。结余经费援前线,开办小学献奖金。喜种兰花存雅趣,工于书法爱诗文。”(《历史星河中的大理人物》下卷)

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十月五日,六十军在今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关上街道巫家坝社区举行誓师大会出征抗日

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十月五日,云南省主席龙云检阅国民党陆军滇军第六十军

国民党陆军滇军第六十军将官出滇抗日前合影

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十月八日国民党陆军滇军第六十军官兵出征抗日经过昆明市中心金碧路上的金马碧鸡牌坊


国民党陆军滇军第六十军准备开赴抗日前线

国民党陆军滇军第六十军首创女性加入军队

禹王山战役态势图

国民党陆军滇军第六十军军长卢汉向龙云报告台儿庄战况电文(部分)提到与敌昼夜对战滇军官兵伤亡十分之六

国民党陆军滇军第六十军军歌

国民党陆军滇军第六十军军徽、军盔

国民党陆军滇军第六十军指挥部旧址

位于江苏省徐州市邳州市邢楼镇黄楼村瓦房小组——陈瓦房村

禹王山位于山东省与江苏省交界处的徐州市邳州市,地形以平原为主(建筑为禹王山抗日阻击战遗址纪念园)

位于今江苏省徐州市邳州市戴庄镇禹王山上——禹王山抗日阻击战遗址纪念园

建筑主体沿着山脊线形成纪念轴线由西向东布置纪念广场纪念馆禹王庙等最终指向禹王山战役初次交火地陈瓦房村

位于江苏省徐州市邳州市车辐山镇——台赵铁路唯一遗存的车辐山铁路桥

版权声明:云南近代名人——王炳章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65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