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1年,英国人笔下的青州古城、市场、满城

莱之棠


我们抵达青州府的时候,差不多已到了中午。

青州府是当地重要的行政中心,府衙衙门的所在地,一个有着丰富文化和悠久历史的古城。我们是从青州府的东城门进城的,但很快就发现,在东城门附近的街区,压根就没有旅店。无奈之下,我们又折返,从东城门出去,从城外绕道到北城门进入青州城。

城中的旅店很少,在游荡了差不多大半个青州城之后,终于找到了一家旅店,并且房间低矮简陋,还散发着阵阵不知什么东西发霉了的怪味。因为房间非常的潮湿,我们不得不在房间中用麦草生了一小堆火,一方面可以去除潮气,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冲抵难闻的霉味。

一定是这个房间之前的某个入住客人,曾经在房间中存放过一大箱的咸鱼,现在咸鱼虽然已经不在了,但那种腥臭味还是那么浓烈。这还不算,旅店中一位喜欢唠叨的老太太的一段话,给这里本身就已经令人很难忍受的恶心的气味,又浓浓地添加了份恐怖的氛围。这个老太太给我们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在几年之前的一个晚上,有两个过路的客人很晚才到了旅店,吃过晚饭之后,就准备休息了。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没有什么特别的。在睡觉之前,这两个客人中的那个稍微年轻一点的客人,敲开了店主的门,对他说,因为明天早上很早就要赶路,可否今天晚上就把食宿账单结了,明天好方便早早赶路。店主觉得也有道理,就答应了他的请求,并且注意到,在当天晚上吃饭时,两人喝了很多的酒。第二天天还未亮,旅店中负责看护马匹的伙计,就被窗外一个人拍打窗户的声音唤醒,窗外那人对他说:“我们已经出发了,你把大门关上吧!”这件事发生在那年的秋天。之后,也没有人再关心这两个过路客人的事了。就这样,半年的时间过去了,一切正常。只是不时地,有入住的客人抱怨,房间中好像总有一股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酸臭味,也没有人真正把这当回事。

但旅店养的那条狗总喜欢去用爪子刨屋子角落床下面的那块地面,以至把屋子的地面都弄得乱糟糟的。不得已,店主召集伙计把那张木床挪开,准备修复被那条狗破坏了的地面。但在他们挪开那张木床之后,恐怖地发现那条狗已经在床下刨出了一个大坑,大坑中俨然露出了一条一个人已经腐烂了的手臂!店主立刻向当地的官府报了案。这件事立即惊动了全城,知府大人还亲自前来勘验,为了查明死者是什么人,下令将整个尸体挖了出来。

在尸体被挖出来之后,酒店中的一个小伙计,从死者所穿的鞋子上的一件装饰品中一下认出,死者就是半年前曾在旅店住宿过的,晚上喝了不少酒,第二天一大早就出发了的那两个客人之一。但具体是谁,已经无法考辨了。后来,知府下令,将尸体重新埋葬,但破案工作却没有任何的进展,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去确认死者和凶手的身份,此事也就这样草草收场,不了了之了。

听了那个老太太讲的故事,我是越发不喜欢这家旅店了。

在潮湿简陋、气味熏人的房间中,也有一个亮点,这就是悬挂在墙上的一幅精美的中国传统水墨画,画上画的是一只栖息在树枝上的白色的猎鹰。这幅中国画是用中国传统的卷轴样式装裱起来的,卷轴上面用缎带和流苏装饰,也用缎带将画作挂在墙上,图画四周还用丝绸加以裱衬。可以看出这幅画作的作者是非常喜欢飞禽的,否则他不可能将这只猎鹰绘制的如此生动自然。在这一地区,人们非常痴迷于能拥有一只猎鹰。如何训练猎鹰能让它们成功地捕获猎物,是一件很多人都非常感兴趣的问题。

在以前,人们都是通过训练猎鹰,利用猎鹰灵巧有力的爪子和喙,来帮助他们捕获猎物的。事实上,在青州这座城市中,还是保留了大量历史传统的东西。比如,我们就见到,这里居然还有许多的弓箭手。有两名在两个肩膀上各自背着一张弓的弓箭手,在我们抵达青州这家旅店的第一天晚上,还专门来到旅店找我们,请求我们能否提供一些药品,以挽救他们一名兄弟的性命。因为他们的那位兄弟,在此地的满城城外,训练射箭的时候,不小心将一支箭射到了自己的手臂中了。这两个人一个高大魁梧,另一个则低矮瘦小。他们都穿着橄榄绿色的大清军队的军服。

傍晚时分,我们来到街上散步。发现在这几年中,青州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相比上次我们来这里赈济灾荒,城区面积大大地扩展了,城市建设也有了很大的发展,已经有了好几条商业繁荣的街道。

有一条街道,两旁店铺林立,但几乎全部都是贩卖各种刀具和五金器具的。店铺中销售的产品有各式的剪刀、家用刀具、刀剑武器,以及各种五金工具和农具。店铺里的工匠们异常的忙碌,有的在用铁锤锻打,有的在用锉刀磨锉,有的在焊接,有的在打铆,热火朝天,一片繁忙景象。在另一条大街上,所有的商铺又都是贩卖丝绸的,俨然是丝绸一条街。一条街道两旁的店铺,几乎又都是印刷作坊,又可以称其为印刷一条街了。店铺中的伙计们正在用雕版印刷年画。因为一块雕版只能印刷一种颜色,不同的颜色就要用不同的雕版来印刷,伙计们技术熟练,正在快速地一种颜色一种颜色地印刷年画。在屋子的另一个角落,还有些人正在那里给不同的雕版涂抹不同的颜色,也是一块雕版只能涂抹一种颜色,并且要将不同颜色的雕版按照顺序排列整齐。

青州府的居民对我们非常的友善,有一位面容慈祥的老人,给我演示了一种被称之为“三弦”的中国传统民间乐器,这种乐器有点像西方的吉他。非常明显,他是一位技艺高超的民间演奏家,乐器使用非常娴熟。三弦这种乐器,顾名思义,只有三根琴弦,弹拨时发出非常清脆悦耳的旋律。周围围观的人群对他的演奏赞不绝口,都称赞他是当地最好的乐手,并热切地希望能再聆听到他的演奏。演奏结束之后,这位老人还邀请我们再听听他演奏“二弦”的感觉。二弦也是一种中国传统民间乐器,一共只有两根琴弦。这种乐器则有点像西方的提琴。他用二弦拉了一首中国著名的民间乐曲《茉莉花》。

在旅途中经过的另一个地方,我们曾听到过另一种中国传统的民间乐器“笙”演奏的乐曲。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乐器,还保留着古朴原生态的特点,它的下面是一个碗状的共鸣腔,上面排列着一些长短不同的管子。在每一个管子上,插入了一个金属的簧片。管子上面在特定的地方开有小孔,吹奏的时候,根据需要,用手指盖住或者松开这些小孔。含在嘴里吹气的管子被安置在那些带孔的管子的旁边。从这些音管里发出的悦耳悠长的音调,和我们从苏格兰风笛中听到的音调非常的相似。如果我们不是已经知道这是一种中国非常古老的乐器发出的声音,我们一定会以为这就是某一位苏格兰的著名风笛演奏家在用风笛进行演奏。只是笙这种中国乐器的声音,没有苏格兰风笛那么洪亮,也没有那么多的音调变化。

青州古城市场上的弹唱者


青州古城的传统乐器

我们向那位老人表达了我们诚挚的感谢,感谢他让我们欣赏到了如此美妙的乐曲。看到有人欣赏他的演奏,老人也很是高兴,又给我们用三弦演奏了一曲。

在青州城,我们还看到了一件非常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在街道的许多地方,都有一种硕大的烧水壶,店家用这种壶烧热水来卖。奇怪的是,这种烧水壶是如此的巨大,以致炉火是在水壶的肚子里面来烧的,也就是这种烧水壶自带火炉。在壶嘴的地方放置了一个小铜钱,当水烧开后,蒸汽从壶嘴冲出,冲过铜钱中间的小孔的时候,就会发出“呜呜”的蜂鸣声。中国使用的铜钱一直都是在中间有个方形的孔,以便于用绳子串起来好携带。特别在各家各户准备做晚饭的时候,这种蜂鸣声此起彼伏。在我们居住的旅馆中,客人听到响起这种声音,也知道是水开了,就会拿着茶壶来用热水泡茶。我们在听到这个声音后,也跑过去打了一些开水以做洗漱之用。虽然打热水是要收费的,但每一壶热水的费用是微乎其微的。然而,最让我们感觉滑稽的是,在这种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当地居民就会拿着他们尺寸、规格、质地、形状、样式等等千奇百怪的各种水壶前来打水。从形状上说,有圆的、方的、扁的,甚至还有六棱形的;从大小上说,大的可能能装20升水,小的可能只能装2升水。

青州城中最重要的产业,就是织造丝绸的前端的原料生产。在青州府周边的很多地区,都大规模地养殖桑蚕。在对外贸易的刺激之下,这一产业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每一年都有大量的蚕茧被输送到港口城市烟台。在烟台,近几年来有外国商人在那里建立了规模宏大的缫丝厂。在专业化的加工处理之后,因为质量上乘,青州府出产的生丝已经创出品牌,在欧洲有良好的口碑。无论它们是销往欧洲的何处,其包装都是一卷一卷的。在山东的绝大多数地区,特别是在青州府的周边地区,丝茧都是最主要的贸易商品之一,产量非常巨大。这一产业的兴起,让成千上万的家庭女性有了谋生的手段,避免她们的家庭陷入贫穷的厄运。

就在青州府的城墙之外,还有一座也有城墙围绕的城池,这在当地被称为“满城”,就是大清帝国的军队驻扎的地方。城池虽然不是很大,但城墙坚固,并且经常还被加固和维修。在以前,城墙外围还有一条宽宽的护城河环绕。但现在,这条护城河已经干涸了,就变成了士兵们操练以及练习射箭的训练场了。满城实际上就是一座兵营,里面只有士兵,没有什么商业设施,仅有的店铺就是出售食物的饭馆。青州城的居民非常不喜欢满城的士兵。在第二天早晨我们路过满城的时候,这里一片宁静,有种死气沉沉的感觉。在围绕满城的城墙边上,树木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在这一地区,经过之前来到这里的传教士先驱们的不懈努力,在当地居民中,已经发展了数量可观的基督教徒。

版权声明:1881年,英国人笔下的青州古城、市场、满城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64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