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xport高学亨:从内向少年到福布斯精英

职场红利研究所

“我们要让所有人都能轻松参与全球贸易。”

这句话出自全球数字货运代理公司Flexport(飞协博)的公司愿景。在被疫情改写跨境物流行业的时代,围绕这一愿景的实现工作变得更难,却也增添了价值。从业务增长上来说,Flexport的确做到了横跨疫情挑战,在硅谷系公司中连续三年登上全球数字货运代理领域的业绩增速冠军。

认识Flexport的高学亨,源自近期和猎头朋友的一次交谈。几年前猎头曾尝试过将他从香港挖到内地更大的互联网企业,但显然并不成功。让大家没想到的是,Flexport亚太区从只有高学亨一人,到成长为800人的规模,在香港、深圳、上海设立3地办公室,只花了不到6年时间。

见到高学亨本人的时候,他刚参加完上海进博会,已经马不停蹄飞到了深圳办公室。想必2022年对他来说是充满里程碑的一年:他在Flexport的职称从“亚洲董事总经理”更新为“亚太企业发展副总裁兼大中华区主席”;在香港中文大学任教国际供应链物流硕士项目课程总监;不久前,他还获颁了福布斯中国全球华人精英Top100的身份。

“疫情期间是比较辛苦,要兼顾客户和团队。早上可能一睁眼就开始居家远程上班开会,晚上有客户应酬,周末要远程教课,时不时要被隔离,最近身体状态并不好。”话虽如此,第一次见到他的人都会以为他只有30岁出头,“压力大的时候,甚至还会梦见第二天要高中会考(香港的高考)。”

鲜有人知的是,剥开诸多头衔,学生时代的高学亨算不上是位学霸。甚至在本科的前两年,成绩只能算中下水平。

虽然这当中有23年的时间让当初的少年在职业中翻身,但一定有些关键的觉悟和决定,使得他触摸到了99%的人都没能抵达的里程碑——抱着这样的好奇,我们走进了他的过去。



热门专业,冷门就业 ╱ 01

一个管培生的“自我管培” ╱ 02

职业第二曲线的诞生 ╱ 03

创业永续:“0到800”之后 ╱ 04

终身学习=人生内在可控因素 ╱ 05




热门专业,冷门就业


大学时的高学亨似乎是男寝里常见的一类男生:喜欢打打游戏,看看电影,迷恋金庸武侠小说,对文化艺术一窍不通。


香港高校对当地学生的学制只有3年。“之前我总是在做兼职来帮自己赚学费,到了最后才在学习上开窍。”到了最后一年,成绩一直中下的他意识到不对,奋起追赶,终于窜上班级前几名。“我是家里第一个读大学的孩子。我的父亲是保安,母亲是清洁工,都是蓝领,在我大学毕业找工作的时候他们都退休了。我有一个愿望,就是让家人活得开心,过得舒服。”

这也导致了从进入社会的那一刻开始,高学亨就有了比周围人更强的事业心和赚钱欲,并开始认真思考和规划未来职业。

1999年的香港,最火的职业除了医生、律师和工程师以外,就是会计、银行、金融机构。作为香港城市大学工商管理专业的毕业生,他面对不小的商科专业就业竞争压力,选择了一条较为冷门的路:来大陆,进工厂。“比起去香港中环里的银行上班,很少人会愿意这么做。”

高学亨的职业第一站在广州番禺,作为L&E [1] 的工厂营运管培生,他得以在大陆的工作环境中应用学校里所学的西方工商管理理论。

在这里,他领悟了一种“以教为学”的方法:他先是把以前学校里的知识内容翻译成中文,做成PPT。每逢周一、周三、周五的晚上,自愿报名的工厂员工和监工会放弃打篮球的娱乐时间,来听他的公益分享课。“最后我发现,虽然目的是教别人,但收获最多的却是我自己。”不仅翻译、做课件、授课的过程反复巩固了之前的知识框架,还迫使内向的他习惯了在众人的目光中演讲。


仿佛是经历的传承:如今在Flexport工作的年轻员工们


在工厂做管培生,也让他从职业的开端就接触到了管理,所负责的人员规模达到了30人(包含销售、客户服务、IT、库存管理和物流等职能),并以一年多一次晋升的速度被提拔。“助理经理、经理、业务经理……年轻人只要努力起来,职业前期的升迁速度其实是最快的。”

未来的职业方向,也在他的脑海中越来越清晰。“我要尽可能地寻找,能将西方管理手段应用到中国这一高速发展的经济体上的机会。”

[1] L&E:一家提供可持续、创新性包装解决方案的全球供应商,也是一家美资企业。如果你有留意过adidas的鞋盒包装,会发现正品的鞋盒上都会印有该公司logo。



一个管培生的“自我管培”


DHL、利丰、顺丰、再次回归利丰……回顾高学亨在Flexport之前的职业路线,他曾经历过一次“二进宫”。

到顺丰工作,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加入中国企业。“高速成长的顺丰,在工作文化、语言环境、管理模式上和西方公司的差别都很大,前期的适应并不容易。”最典型的一点是,许多想法需要在不做过太多周密计划的前提下就要先去执行——这也符合许多大陆互联网公司的一贯作风,但和西方公司的习惯模式完全相反。“我发现,这种方式虽然未必让项目更快成功,却能让你短时间内敢于迈出实现想法的第一步。”

回到利丰 [2] ,则是为了能去做零售。在供应链链条上,零售是最重要的一环,也是最接近客户的一环。当高学亨得知利丰在开拓零售板块业务时,就迅速争取了回老东家的机会。

“管理,应该先从管理自己开始。”倘若留心观察,我们会发现高学亨在职业的各阶段分别从事了设计、生产、运输、零售等几乎整个供应链主链条上的环节。这不仅满足了他对一个复杂的专业领域系统化学习的目标,也为日后更大规模的公司管理打下了基础。

在利丰童装做港澳区总经理的时候,他也踩过年轻管理者易踩的坑。

当时他手下有非常多有20-30年丰富经验的同事,都觉得怎么做都达不到他的要求。“我那时候不自觉地变得脾气暴躁,甚至被反映到我当时的老板那里。”而老板则如此安抚“告状”的前同事:“Henry(高学亨的英文名)是一个年轻的管理者,他有他的优势,也有管理上的短板,这种发脾气的沟通方式,其实目的只是为了让你们能相信并按照他的想法去执行。”半年后,这位同事在酒局中吐露此事,他才醍醐灌顶。

类似《沙丘》中的名言“恐惧是思维的杀手”,他回想起当年老板对他常说的一句话:It's not end of the world. You don't have to panic. (这不是世界末日,你不用惊慌。)“作为领袖,任何事情发生都应该是最冷静的一个人。”他如此总结。管理经验更丰富的老板的智慧也改变了他应对问题的方式,“很少会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你要做的是给团队以信心,来解决这个问题。”

反省年轻时的管理风格,他发现自己总会不自觉地压住一些有经验的人,只为对方去执行公司想要的方向。“经验丰富一些后,我反而希望年轻人能跟我一起去找到对的方向,统一目标,然后讨论实际的解决方案来达成目标。”

有趣的是,如今他在一些员工眼中依然是严厉的。但和过去不同,曾经他是不自知地真动气,现在则是“有选择地”使用更重的语气和动作,让对方感知自己对问题关键性或严重性的态度——更像是通过控制情绪的表现,来做更有效的表达,以实现管理目的。

“面对年轻的同事加入,管理者应承担部分他们原生父母的职责。”这句话听得我心里一惊,感觉极其容易被人误读为“爹味太重”。

他继续解释道:“好的管理者要把对错好坏的界限给到下属,指点员工可以尽力发挥的价值点在哪里。”或许,这的确是对年轻员工最负责任的做法。

[2] 利丰:香港利丰集团起源于广州的华资贸易(1906~1949),利丰是香港历史最悠久的出口贸易商号之一,自1995年起成为跨国集团。经过100年及三代管理层的刻意经营,利丰集团已经演变成为国际性大型跨国商贸集团;经营出口贸易、零售和经销批发三大核心业务。



职业第二曲线的诞生


Flexport之于高学亨,是他个人职业生涯的“第二曲线”。

回忆和Flexport的创始人Ryan Petersen [3] 的相识,对方起初只是表现出对亚洲物流、货运代理、电商等领域的好奇,和高学亨有了一些围绕业务的交流。一年后,Flexport凭借商业模式的创新拿到了A轮融资,Ryan想要在亚洲地区开辟业务,高学亨一下成了绝佳人选。

2021年,高学亨参与CNBC全球科技大会

“我以前从未想过要一个人起步做公司。”和他曾经的跳槽理念不同,这个选择既不是财富500强,也不是一个大型跨国企业。6年前,加入初创公司或许对硅谷人才来说习以为常,但在香港并不算主流。


面对重大职业转折的决定,高学亨请教了DHL [4] 时期的一位前老板,对方当时已是另一家大型企业的CEO。

“若以5年事业作为投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个选择。


“要么留在现在的公司,有机会成长为跨国企业某一部门的CEO/总裁,就像我一样,每天忙着做预算、管团队、去各种演讲场合宣讲商业模式,但你自己想做的很多事情将会受到非可控因素的限制,并且要随时和公司共识对齐。


“要么,你也可以选择用这5年去初创公司挑战自己,看一下外面的世界,把你过去学到的真本领在这家初创公司里实践——如果成功,你便能得知自己人生究竟能发挥多大的影响力,并收获更多的职业可能性;即使失败,想重回职业经理人路线,你也不愁会找不到工作。”


听完前辈的一席话,他立马接受了Flexport的橄榄枝。

“现在看来,我在这几年创业的不同阶段学到的东西,比过去按职业经理人路线学到的要多得多。甚至每天学习、看见的东西都不一样。”

高学亨把Flexport亚洲区的成长大致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2016年入职后的半年。由于几乎是白手起家,团队招聘、银行账户、办公室选址,甚至是办公室里的WiFi都需要他亲自操办。“每天睡醒的第一件事,就是问清楚自己今天要从哪儿下手开始准备。”他调侃道,“别人问我在哪儿办公,我说我现在还在家办公;问我怎么发工资,我说我其实也半年也没领到工资。”半年来,他在LinkedIn上给候选人一封一封发邀约,在咖啡馆和电话里总共面试了172个候选人。

最终,他选出了3个应届毕业生。“我记得很清楚。一位是香港本科毕业;一位是内地来港读书的硕士;还有一位是意大利出生、在美国工作2年又回港读硕的中国人。他们都非常清楚自己想要加入一家初创公司。”

这是一个只属于极少数人的机会:大部分人即使愿意选创业公司,都还是更关心能学到什么。毕竟,“这只是一份工作”——谁也不知道创业公司是否能活过每个明天,或者是否能给到我们理想中的稳定性和工资水平。

在高学亨看来,初创的早期员工必须要有4点基础品质:

“一是有活力,对接手的事有天然的热情;


“二是对新知识保持饥渴,即使不懂行业,也能借助好奇心快速学习;


“三是很会沟通和解决问题,能穷尽手段找到答案,不怕试错,错了大不了道歉;


“四是具备企业家精神(Entrepreneur Spirit),不会整天想着自我利益,而是关注如何在工作中体现自我价值。”


就这样,3位早期员工从运营和客户服务角色出发,按照主攻地区简单分工,开始连接起Flexport亚太区最早一批的买家客户和卖家客户。他们身上的品质,则成了Flexport日后招聘看人的底层标准。

[3] Ryan Petersen:Flexport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专注于修复全球贸易中的用户体验。此前,Ryan曾是全球运输的数据即服务企业ImportGenius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2022年初,完成E轮融资的Flexport估值80亿美元,Ryan本人的身价也已超过11亿美元。

[4] DHL:全球著名的邮递和物流集团Deutsche Post DHL旗下公司。2018年12月,DHL入围2018世界品牌500强,位列第63。




创业永续:“0到800”之后


2017年全年,是Flexport亚太区成长的第二阶段。

每隔3到4个月,团队人数就会飙升1倍。“感觉就像每隔一个季度,这里就变成了另一家新公司。”人数增长过程中,要平衡好的是如何培训新员工,以及如何让老员工培训好新员工。业务高速增长伴随高强度的压力,高学亨要想办法激励大家带着可持续的热情去完成大量工作。

到了2020年,Flexport亚太区总人数达到了300-500人的规模,团队架构和业务模式相对稳定了下来。“我们在疫情前完成了保质保量的高速增长,发挥了行业影响力,获得了客户信任。”管理上要考虑的重心迭代为完善制度,让部门、团队、小组之间有更好的粘性与分工配合,并保持创业团队文化的延续。

Flexport让高学亨见识了“创业氛围”所能带来的成长能量——这种能量助益的对象不仅是他自己,也是公司团队。“即使许多产品和服务都已经标准化,我们依然要保持创新”他经常拿Apple公司和同事举例:在保证公司核心产品竞争力的前提下,还有哪些创新服务,能让Flexport在整个产业链上都做到赋能?

在大的Start-up里面创造小Start-up——这是他保持公司创新力长青的方法。过去6年,Flexport在亚洲的不断成长有赖于这种“每个人都去参与和改变”的意愿。“年轻人现在想的东西,可能都比我要聪明,要厉害,我要做的是给他们提供大方向的信息指导,多鼓励他们去讲去发挥,不用害怕是不是和我说的有什么差异。”


壮大的团队:高学亨与Flexport的同事们参加2022年上海进博会


疫情后的时代,高学亨要面临的问题,已经是一个800人公司要共同面对的问题。


“融资,新冠疫情,全球供应链紧张。”他抛出这样几个关键词。眼下,他的当务之急是继续整合、提升Flexport亚太区的研发实力和技术属性,这样才能更加体现Flexport在客户心中的价值。

“从古至今,人才都是企业成败的关键。”经历过团队“从0到800”的他,深知招到好人就像找到钻石,“管理者的难题就是找到愿意接受你打磨的钻石,然后带领大家朝着共同目标发光发亮。”




终身学习=人生内在可控因素



作为一个旁观者,我会认为本科期间两年学业上的遗憾,成为了伴随高学亨的影子。

1999年毕业前的最后一堂课上,班主任有过一段让他印象深刻的发言:

“你们千万不要大学毕业了,就觉得自己就很牛。职场上还有更多的学识等着你们。如果想学理论,也许MBA课程里才会教。重要的是,要保持Life-long Learning(终身学习)”


回忆儿时,父亲也曾不断给他灌输一个思想:要努力读书。“人生在世,有很多外在因素是你控制不了的,比如经济大环境——你不用浪费时间去面对那些你控制不了的事情,或者因此而陷入埋怨和消极的状态。你可以控制和改变的是你自己。”

而终身学习,正是一项强而有效的“人生内在可控因素”。

从广州回香港后,高学亨一边工作,一边回归母校坚持不断进修,并先后取得了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学位(EMBA)以及法律博士学位。

修读法律专业的想法,源自他和EMBA同学的一次爬山。“我们那天在聊‘未来香港会是什么样的经济环境’。最后发现,论零售、供应链和制造业,香港本地的发展潜力肯定比不上内地。而这座城市最核心的优势,除了金融,就是法律。

爬完山回校的两人立刻报读了法律博士。

过去,高学亨最擅长的科目是经济学——哪怕现在也依然喜欢研究国际贸易、货币政策、供需关系、宏观微观。但学习法律带来的则是另一种逻辑思维的训练:思考任何一件事情,都要极致地考虑多方利益视角,并寻找利益交叉的契合点。

“我还记得第一堂课,我们为研究案例做了一个很漂亮的PPT,结果得到的反馈却是不及格——老师说,我们做的东西都是只站在单一的一方去考虑——面对罪犯,只想着怎么搜集所有的证据来证明他有罪,却没有试想过他的辩护律师都会有哪些能帮助他脱罪的辩词。”

这种多角度思考的能力也被他用在了Flexport的工作中。他庆幸自己此前在利丰做过零售,非常清楚零售客户脑子里在关心什么,得以进一步推断要开发的科技产品如何能契合多方潜在客户的需求。

如今,他在求知之路的身份已从学生变成了老师。

但即便换上了港中大授课讲师的身份,和年轻后生们的交流,也能让他感受到获取新知的美妙与动力——正如多年前的那些夜晚,他为工厂员工们上一堂堂公益课时那样。




红利人物Q&A




职场Bonus你认为对职场成长最重要的性格特质有什么?

高学亨

Aggressive(激进)。比如说,当你从大公司的光环中走出来创业,再也不会有人来主动求你做生意,这个时候你可以控制的就是主动放低自己的面子,承认自己现在是个“Nobody(啥也不是)”,厚着脸皮去寻求合作机会——因为,当你手头只有4个客户时,少一个客户就少了25%的收入。这种情况下,你要么想尽一切办法留住这个客户,要么去找替补客户。


职场Bonus你现在最想学的技能是什么?

高学亨

找一个书法大师练好中文书法吧(笑)。小时候不懂音乐和画画,现在渐渐能从书法练字中理解艺术的魅力,对于生活状态一直比较紧绷的我来说,也是种解压的方式。

职场Bonus你有商业上的崇敬对象么?

高学亨

我一辈子的偶像就是我爸。无论是对家人、朋友、工作,他都勤勤恳恳。但就像我和学生讲课的时候那样,我不会重复和对方讲教科书里提及的历史和经典公司案例。历史很重要,但我更希望花时间帮学生找到未来值得关注的领域,思考自己想要成为怎样一个独特的人。


职场Bonus你会如何应对低谷期?

高学亨

我还记得第一份工作中的美国老板曾告诉我,世界上有三种面对困境的方式:第一种是改变环境,这是最厉害的一种方式;第二种是适应环境,继续走下去;第三种是逃离环境,不去面对,这可能是最糟糕、最没有意义的一种方式。逃离往往带来不了关于问题的解法,选择逃离的人无法从困境中获得成长。


职场Bonus你有对未来最大的担心是什么?

高学亨

当企业长大到一定规模,容易进入到舒适区,我最担心的是我们有一天会忘记自己曾经是如何面对一个急速变化的世界。


职场Bonus目前工作上的目标和重点是?

高学亨

希望带领Flexport在中国和亚太范围内,无论是从员工、技术还是整体业务能力上而言,都能变成一家最有影响力的企业。工作重点上,一是扩展更多地区的业务,二是培养新一代管理骨干。


职场Bonus对当代年轻求职者有哪些建议?

高学亨

其实每个经济周期中,都有会有和我当年类似的冷门机会。当下出海的业务正热门,国内有不少公司也需要专才,能去到海外各地做能力输出,或者在当地负责管理工作。


职场BonusFlexport在国内办公室是否有新的招聘计划?

高学亨

有,我们在深圳和上海的研发团队会人数翻倍。越是在国际贸易和经济环境不明朗、市场急速变化的的情况下,我们越要在科研与技术人才的部分加大核心竞争力。


版权声明:Flexport高学亨:从内向少年到福布斯精英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64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