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不定义“疯女人”

知东营

㊟《谁先爱上他的》



视后谢盈萱领奖时谢错编剧,在台上脱口大喊“F**k”;女演员陈亚兰,凭借反串的男性角色夺得视帝。

——这是 2022 金钟奖之夜被最多人记住的两件事,也意味着在台湾地区的影视行业,在红毯之外的地方,女性从业者的光芒也难得地盖过了男性。

㊟金钟视帝陈亚兰


经历过 20 年前的偶像剧风潮和一时的沉寂,台湾影视工业在近年做了些新的试探。

从《我们与恶的距离》中丧子的母亲、《俗女养成记》里 40 岁的“loser”陈嘉玲、到《她和她的她》具体铺陈出的女性恐惧……

更多女性参与到编剧、执导和出品当中;Netflix 的进驻和题材的突破,将影视作品的影响力推向新的层面。女性角色也在这些年间迎来更高的丰富度,借由银幕人物的经历,去触碰那些让大家讳莫如深的问题。

关于女性生存现状的探讨,以及女性在更包容的环境中所能获取的成就,台湾地区已经做出了范例。


“女帝”

女演员陈亚兰,今年 57 岁。

她加入演艺圈的第一个角色就是西汉的谋略家韩信,又以各种小生角色在歌仔戏这种传统戏曲的世界里打出了一片天。

歌仔戏由女性反串小生的原因,最早是为了防止女性观众过分入戏,“看戏看到跟戏走”;反倒给面容英气的女演员们提供了更多机会。

㊟《嘉庆君游台湾》


陈亚兰获奖的剧集是《嘉庆君游台湾》,改编于民间传奇,一个关于十五阿哥永琰在台湾游历后回宫登基为帝的故事。

戏内登基,戏外拿视帝——为了这部戏,她卖掉了攒下来的 3 套房,最终成为金钟奖史上第一位入围最佳男主的女演员,也是第一位女视帝。


“女神”

虎扑女神的最大公约数是金庸作品,再向内,范围可以缩小到《倚天屠龙记》,或具体到赵敏。

靠着 2003 年版的《倚天》,贾静雯拿到了第一届虎扑女神评比的冠军。

㊟《倚天屠龙记》


2000年前后她在大陆地区长期活跃,演过最玛丽苏版的武则天《至尊红颜》,此后就陷入了离婚的拉锯战,在内地最有水花的作品也只有综艺《妈妈是超人》和《女神的新衣》。

《我们与恶的距离》的制作人,看到贾静雯人生经历中的坚强一面,决定起用她出演剧中丧子的电视台副总监。

㊟《我们与恶的距离》


她为这个角色贡献出职业生涯中最具说服力的演技,在职场中冷冽果决,在家庭中痛苦而冷漠;与此同时,虎扑用户对她的剧照发表评价:“没有敏敏特穆尔的神韵了,现在适合演苦情剧。”


同妻

《谁先爱上他的》是一部同性题材电影,与同类型作品不同的是,它把半边的聚光灯都打给了长期被忽视的群体,同妻。

㊟《谁先爱上他的》


丈夫患癌死亡,把所有的保险金都留给了自己的同性情人。谢盈萱饰演的刘三莲,像一位我们在生活中常能见到的母亲,唠叨、气势汹汹、歇斯底里——

又因为被一个谎言蒙蔽了十年,即使丈夫去世后真相揭开,她还在绝望中寻找答案,一遍遍确认自己被爱过的证据:“我只有一个小问题,都是假的吗?全部都是假的吗?没有一点爱吗?”

㊟《谁先爱上他的》


导演徐誉庭在采访中提到过身边的故事:一个中学同学在毕业多年后向她倾诉,自己亲眼看到丈夫与另一个男人偷情,又极力澄清自己并不难过。

这就是刘三莲这个人物的雏形,“一个看不出伤痕的悲剧角色”。

《谁先爱上他的》当中,包括丈夫在内的每一个角色都是受害者;尽管电影以谅解为结局,但悲剧的源头,依然是难以拷问的迷。


俗女

《俗女养成记》是近几年中口碑最高的女性题材剧集,“俗”意味着普通。

马上就要 40 岁的女主角陈嘉玲,做着令人生厌的助理工作、没有买房、坚持和男友分手,几乎是一无所有地回到了台南老家。

㊟《俗女养成记》


剧集采用了双线叙事:一头是她的儿时经历,另一边是成年陈嘉玲的新生活。通过三代人的故事和两个年龄段的视角,切入了不同年代内普通女性的经历。

人到暮年仍希望拿掉夫姓的阿嬷;儿时不能读书、中年时面对丈夫精神出轨的妈妈;退婚遭遇刁难的小姑;外表光鲜却被长期家暴的表姐……

就连因早恋被发现而当街挨打的邻居家姐姐,都是女性群体曾遭遇到的普遍困惑与难题。

㊟《俗女养成记》


谢盈萱在采访中说,陈嘉玲的“俗”给了她很大的安全感,“她不是一个完美的女主角,我们最大的相似处就是都很普通。”


玉女和“妈妈桑”

林心如,两部大热琼瑶剧的女二,出演的紫薇格格和如萍有着如出一辙的温婉和柔弱。

在如萍成为互联网集体考古讨伐的“绿茶婊”之前,她好几年的主要作品都是没有鬼的国产鬼片以及宫斗玛丽苏长剧,再收获一片“扮嫩”的短评。

㊟《情深深雨濛濛》


以 11 项提名入围金钟奖的《华灯初上》,是林心如在制作和演出上的新鲜尝试。这部作品的背景是八九十年代的日式酒店,林心如和杨谨华出演了一对好友,也是管理一票陪酒小姐的“妈妈桑”。

虽然剧中仍有广受诟病的“二女争一男”的老套情节,但剧本多处关于人物的设定,都更倾向于对边缘女性的群像塑造:底层的贫困、指向人生的威胁、还有挣扎中彼此羁绊的友情。

㊟《华灯初上》



她们的她们

从编剧、导演到制作,台湾近年有多部影视剧的关键创作都由女性把持。

比如《俗女养成记》的导演、编剧严艺文;

还有《谁先爱上他的》的导演、编剧徐誉庭,另一位编剧吕莳媛的作品还有《我们与恶的距离》;

至于《她和她的她》,更是导演、编剧和制片人全员女性,如此才拍出了评论中所说的“只有女性才能真正体会的恐惧”。

㊟《她和她的她》


不久前的金鸡奖,女性电影人邵艺辉靠着《爱情神话》拿到了最佳编剧。

在男性话语权颇重的影视行业,邵艺辉在剧组会让女生们一起坐上那个一直不能让女人坐的器材箱:“我就是让他们知道坐这个箱子什么事都不会发生,既不会下雨,也不会打雷,也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

当然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包括让女性自己来讲她们的故事。

-END-

来源|单向街书店微信公众号、作者:猪猛猛

声明|文中图片、视频及内容均转自原文章,贵在分享,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如有涉及侵权,请及时与我们,我们将及时更正或删除。

版权声明:剧不定义“疯女人”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63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