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鲁滨逊的身份之谜:圣尼古拉斯岛的最后一位女性原住民?

国家地理中文网

艺术家Holli Harmon想象了19世纪这位独身女人在圣尼古拉斯岛上的情形。供图:HOLLI HARMON. HOLLIHARMON.COM


她荒岛余生的故事引发了19世纪人们的想象力,是小说《蓝色的海豚岛》的灵感之源。今天,学者们潜入历史深处,探寻她的族人在加州殖民史中的境况。

1853年,水獭猎人从加州最偏远的岛屿返回圣巴巴拉,满载而归。船上不仅有各式各样的船员,还有一位50岁的女子;她所说的语言人们无法理解。更令人震惊的是,她显然独自在岛上待了18年。

这位女子的形象充满了浪漫色彩,颇为引人注目,很快就成为全国焦点,引发了不少浪漫的猜测,出现了幸存的漂流者故事。“毫无疑问,”一位通讯员写道:“她是那个种族的最后一个人。”

无名、安静、勇敢。她的故事具备了迷人的历史故事的一切要素,不仅登上了报纸,也为司各特·奥台尔获得纽伯瑞奖的作品《蓝色的海豚岛》带来了灵感;这部小说甚至被选入全国小学课程。

在加州海峡群岛,红鲍螺是当地居民的重要食物来源。供图:DAVID LIITTSCHWAGER/NATIONAL GEOGRAPHIC IMAGES

但现在,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发现,这位独身女人的生活细节都经不住推敲。今天的学者们认为,对于这个神秘人的一切认知几乎都是错误的,这位独身女人并不孤单。


海峡群岛漂流者

圣尼古拉斯岛距离加州海岸约96公里,周围海水寒冷,是北美海峡群岛最偏远的岛屿;这个群岛经历了原住民使用和环境开发。今天,八座岛屿中的五座组成了海峡群岛国家公园,但圣尼古拉斯岛被美国海军用于武器测试。19世纪,这里生活着美洲原住民,他们在此定居了几千年。西班牙殖民者称之为“尼科莱尼奥人”(Nicoleño)。

现在,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发现,这位独身女人的生活细节都经不住推敲。

这座位置隐蔽、沙丘遍地的岛屿被早期欧洲探险家忽略了,他们只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到了19世纪早期,情况出现了变化,约300名当地居民的命运也随之改变。从1814年开始,俄国的水獭猎人来到圣尼古拉斯岛,寻找珍贵的皮毛,骚乱随之而来。当代文献显示,一位猎人被谋杀,为了报复,这些人杀害了近90%的尼科莱尼奥人。1835年,剩下的尼科莱尼奥人乘坐一艘纵帆船来到洛杉矶,岛上大量水獭被猎杀至近乎灭绝。


海峡群岛

考古和遗传证据显示,圣尼古拉斯岛上生活着两拨尼科莱尼奥人,约8000年前他们占据了这座岛。尼科莱尼奥人的文化似乎与海洋紧密相连,这证明缺乏陆地动物。遗迹包括从骨制箭头到绘有鲸图案的洞穴等各种事物。自17世纪以来,这个部落似乎一直与来自墨西哥、俄国、阿拉斯加等地的猎人和平共处。

尼科莱尼奥人离开了祖先之地,但有一个人留了下来。回到1853年,加州的报纸上开始大量出现关于发现“女版鲁滨逊漂流记”的报道。多年来,一直有传言岛上仍有人居住,于是一支由美国人带领的诱捕探险队发现并“营救”了一位机智的女子。她身穿绿色鸬鹚羽毛裙,一直生活在鲸骨小屋和洞穴里,以岛上的野生动植物为生,包括海豹脂肪、植物球茎、鲍鱼和鸟类。

这名女子显然很喜欢在圣巴巴拉土砖屋里的新生活,但她的大陆之旅也很孤独:无法克服沟通障碍,再加上陆地上的疾病,“获救”七周后她便死亡。在她去世前,一位天主教传教士给她取名为“胡安娜·玛丽亚”(Juana Maria)。

这个故事(一个“高贵的野蛮人”表现出了荒野孤独、自然美丽、原始毅力,最终命运悲惨)吸引了作家司各特·奥台尔的注意;1960年,他以这个故事为基础,创作了《蓝色的海豚岛》。书中根据这个独身女人,虚构了一个少女形象卡拉那(Karana),描绘了女孩突破重重困难成长的过程。


根据真实故事改编

1961年,《蓝色的海豚岛》荣获纽伯瑞奖。

1898年,司各特·奥台尔出生于洛杉矶,本名为Ordell Scott,在成为受人尊敬的成年人读物作者之前,在默片行业工作。在一部早期作品中,因为排版工人的失误,Scott O’Dell成了他的笔名。1960年的作品《蓝色的海豚岛》为他摘得纽伯瑞奖,他也因此开启了儿童历史小说家的职业生涯。1989年,奥台尔去世,为我们留下了26本童书。


追寻真相

这个女子独自一人被困在家乡岛屿,狩猎、捕鱼,忍受风吹雨打,而她的族人已消失;关于她,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可了解的。然而,最近的研究显示,这只是整个故事的冰山一角。

20世纪,考古学家开始返回圣尼古拉斯岛,寻找更多关于胡安娜·玛丽亚及其族人的信息。他们在岛上发现了多达500个考古遗址。有一些,比如鲸骨小屋,确实与这位独身女子有关,而另一些则提供了更多关于尼科莱尼奥人的记录。关于胡安娜·玛丽亚在圣尼古拉斯岛上的孤独生活,故事中几乎每一个戏剧性的亮点都遭到驳斥。

考古和遗传证据显示,圣尼古拉斯岛上生活着两拨尼科莱尼奥人,约8000年前他们占据了这座岛。尼科莱尼奥人的文化似乎与海洋紧密相连,这证明缺乏陆地动物。遗迹包括从骨制箭头到绘有鲸图案的洞穴等各种事物。自17世纪以来,这个部落似乎一直与来自墨西哥、俄国、阿拉斯加等地的猎人和平共处。

独立历史研究员Susan Morris四年级时在学校里读到《蓝色的海豚岛》,对这个独身女人一见倾心。“我完全被她的勇气和机智打动了,”她说。Morris是研究团队的成员,多年来一直在消解关于独身女人的神话和误解。

圣巴巴拉岛是距离圣尼古拉斯岛最近的岛屿之一。考古学家认为,尼科莱尼奥人等部落会季节性去那里捕鱼、收获贝类,但不会定居。供图:TOM BEAN/ALAMY


追根溯源

Morris说,虽然之前人们进行了学术研究,掌握了大量二手资源,但19世纪的编年史学家显然忽略了种种资料——前往圣尼古拉斯岛的猎人、在独身女人去世前几个月里与她联系的原住民、为她施洗的传教士、岛上的考古记录,以及尼科莱尼奥人自己。他们的动机已然不可知,但有一种推测是,孤独的漂流者这个故事过于瞩目,以至于遮蔽了人们的集体判断。

这些历史资料揭开了一个截然不同的故事。研究团队追踪了1835年离开岛屿的尼科莱尼奥人,发现至少有7人定居洛杉矶,并在那里繁衍生息。其中至少有一人,被称为“托马斯”(Tomás),比那位独身女人寿命更长,证明这种浪漫描述是错误的,胡安娜·玛丽亚并非“部落的最后一人”。

传言没有人能与她交流也不准确。语言学家现在已经把她的方言里剩下的四个单词追溯到塔克语分支。(圣巴巴拉的原住民说丘马什语,这也解释了他们为什么很难理解她试图与他们交流。)最终,胡安娜·玛丽亚成功与能理解她的人对谈。“她试图分享自己的故事,”Morris在2018年的演讲中说。

事实证明,把独身女人带到圣巴巴拉的男性白人严重误解了这个故事。被发现时,她用手势讲述自己的故事——而他们以为,有力的手部动作表明她留在岛上是因为丢失了一个婴儿,而他后来被野狗吃掉了。但当Morris和同事查阅民族学家John Peabody Harrington的笔记时,他们发现她其实与儿子一起待在岛上;她的儿子因为害怕新来的人躲了起来,这些人把尼科莱尼奥人带回了加州大陆(19世纪末,关于这个故事,Harrington采访了一些加州原住民)。多年来,这对母子一直在岛上生活。母亲在儿子惨死后,才离开了圣尼古拉斯岛;历史学家认为死因可能是鲨鱼袭击。


复杂的遗产

在Ferdinand Deppe于19世纪绘制的圣盖博修道院画作中,出现了盖博瑞利诺人。供图:THE HISTORY COLLECTION/ALAMY

1769年,西班牙殖民者抵达今天的洛杉矶县地区,盖博瑞利诺人是生活在那里的诸多美洲原住民之一。1771年,天主教牧师创立了圣盖博修道院,并开始劝服当地人皈依基督。西班牙人称他们为盖博瑞利诺人,这个名字就这样保留了下来。盖博瑞利诺人被迫在修道院里工作,如果反抗就会遭到残酷惩罚;历史学家估计,几千名原住民的死亡与修道院的工作环境有关,很多人埋葬在那里。如今,他们的后代接受了盖博瑞利诺人这个名字以纪念祖先,虽然这背后的历史和起源错综复杂。那些逝者努力保护自己的语言、传统和遗产,并以此为傲。


南加州人

今天,学者们仍在了解加州海峡群岛充满活力的文化,它们已经流传了几个世纪。据信,除了海峡群岛中的四座岛屿:圣克鲁兹岛、圣罗莎岛、圣米格尔岛和阿纳卡帕岛以外,丘马什人还生活在加州大陆。

海峡群岛南部岛屿:圣巴巴拉岛、圣卡塔利娜岛和圣克莱门特岛上的居民与盖博瑞利诺人有关;18世纪,西班牙传教士招募这些原住民到圣盖博修道院里劳动。Morris和同事注意到,“19世纪中期和20世纪早期记录中的术语Tongva和Kizh,近年来也被用于盖博瑞利诺人的名字。”这些群体可能在文化方面与尼科莱尼奥人有关联。

科学家仍在寻找关于那位独身女人的更多信息。Morris和同事把注意力转向了洛杉矶的尼科莱尼奥人,他们在那里寻找这个部落的后代。Morris说,这是一个机会,既是向独身女人致敬,也证明加州原住民经历了多次殖民和诋毁后,依然有着顽强的生命力。“他们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几千年,今天依然生活着。”进一步研究或将带来独身女人去世后,更多关于她的族人的信息,另一个荒岛神话将破灭。


(译者:Sky4)

版权声明:女鲁滨逊的身份之谜:圣尼古拉斯岛的最后一位女性原住民?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63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