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也是容易吃牢饭的高风险职业,入行要三思

程序猿阿诺

编程序这工作看起来就是人跟机器打交道,但其实也是有相当风险性的,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越过了法律的边界。干程序员的朋友们要特别小心。

俄罗斯程序员德米特里·斯克利亚罗夫(这名儿太长,咱管他叫斯克兄吧),他在给 ElcomSoft 公司打工的时候,破解了 Adobe 公司电子书的加密代码,这样他公司就能将任何文档转换成 pdf 格式。

骚包的是斯克兄还跑到拉斯韦加斯参加 DEF CON 黑客大会,猛批 Adobe 数字版权管理技术太 low。看起来很拉风是不是?但后来发生的事情很魔幻,斯克兄被 FBI 请去喝茶,审完判了 25 年监禁,还有 225 万美刀罚款。

这是怎么回事?原来斯克兄的职业行为,在俄罗斯是合法的。但他入境美国就要遵守当地法律。这么公开一宣扬,Adobe 怎能咽下这口气,于是向 FBI 举报。斯克兄要没减刑,估计还要三年出来。对了,这事发生在 2001 年。

这件事抛开意识形态上的问题不说,斯克兄绝没有主观犯罪的故意,就是正常履行职业行为,然后跑另一个国家去吐了下槽。你说他肠子得悔得多青,换了你,能意识到有这样的坑吗?

再说个美国人吧,亚伦·斯沃茨。他的生命只有短暂的 26 年,但他会被人记住,是因为他做过的一件壮举。

这哥们是个理想主义者,技能能力也相当高超。他坚信学术信息是全人类共有的财富,不能锁在科技巨头的保险柜里。于是他破解了付费期刊库 JSTOR,下载了近 500 万篇学术论文出来。

虽然后来斯沃茨被举报后,归还所有文档,并且也没有传播出去,但美国司法部还是没放过他。斯沃茨被司法部以计算机诈骗的罪名起诉,可能要坐几十年的牢,100 万美元的罚款。

这哥们选择了自杀,他用生命的代价,捍卫了自己的理想。黑客们为了纪念他,就定期举办名为“亚伦·斯沃茨编程马拉松”赛会。众多黑客们齐聚一堂,通过开发软件来继续斯沃茨的理想。

亚伦·斯沃茨

其实在中国也不例外,快播王欣是一个典型的案例。曾经的宅男神器“造福”大众,但其涉嫌传播非法内容,开发者要承担什么责任?

这在当时的业界引起过争议,最典型的辩护理论就是“菜刀论”。即卖菜刀的不应当为行凶的买菜刀人负法律责任。但这还是踩过了法律的边界,王欣被判了 3 年 6 个月,罚款 100 万。

王欣

大多数程序员都是奉公守法的良好公民,真不会故意去赚那种明知是犯法的钱。比如说做游戏外挂、黑产、色情、赌博类的事情。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再看两个例子。

某大型电信企业有规定,内部代码不得托管在第三方平台上。但有位程序员图方便,把工作代码放在了 github 上造成泄露。此事被发现后,公司报警,这哥们后来被判了四年。这也没有任何犯罪的故意,就是差在安全意识上。

有句话说的好,爬虫耍得好,牢饭吃得早。某公司的业务需要收集大量个人信息,老板就下令让技术想办法。CTO 又把这活儿指派给一个新来的手下。

对这位程序员来说,这就是职业行为吧,再怎么着跟犯法不沾边吧。于是就写了个爬虫去自动收集这些信息。但闹腾的是,这哥们写的程序质量不咋地,居然把政府的市民服务网站搞瘫了,出大事了。

追究责任吧,CTO 是主谋,判三年;程序员是从犯,判一年半。这二位心里得多憋屈,招谁惹谁了这是,出来挣份打工的钱,背上了破坏网络安全的罪。

有网友建议说,凡是让写爬虫的活儿,都要严词拒绝。但怎么拒呢?说“你不能让我干这个,否则我就举报你”?这就是防不胜防的事儿,就得多关注业界新闻,不能只闷着头写代码。

总之,程序员要避免自己吃上官司,第一是安全意识要放在首位。有时候即使过于谨慎也没啥不对的,因为出一次错的代价就足以毁掉一生了。

第二是不要抱有侥幸心理。任何人拍着胸脯跟你做保证,说你就是提供个技术支持,怎么可能会有事之类的,你都可以直接拒掉了。记住我们的法律不相信“菜刀论”。

第三是不要有贪念。程序员接私活的不少,但除非是特别知根知底,或者对方具有很高的公信力。否则给的钱越多,风险也就越大。

干程序员的兄弟们,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安全地把钱挣了,不掉到任何一个坑里。

#头条创作挑战赛#

版权声明:程序员也是容易吃牢饭的高风险职业,入行要三思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207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