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茨坦会议上杜鲁门炫耀美国的原子弹,斯大林的淡定让他大失所望

煮字郎

1945年7月,德军已是强弩之末,欧洲战场盟军和苏军节节胜利,亚洲和太平洋战场日军似乎也气数已尽。

所以柏林郊外的波茨坦会议比开罗会议、雅尔塔会议都要轻松得多,没有压力,只有运气。

摇着轮椅却主宰这个世界的罗斯福的身影消失了,代替他的是嗓门大得如破锣的杜鲁门丘吉尔也不像开罗会议那么趾高气昂,因为落选他中途退出了会议,代替他的是新首相艾德礼。

斯大林是这三强当中惟一没有受过挫折的大国领袖,他总是半眯着眼睛,口中含着巨大的木制烟斗,不苟言笑,也绝不轻易放弃利益。他的军队第一个攻人了柏林,所以他说话的分量比别人都重。

1945年7月21日。也许,巨头们今天该在注定要影响未来世界的《波茨坦公告》上签字了。

杜鲁门、丘吉尔、斯大林及外长们、参谋长们围坐在椭圆形会议桌前,传看文本。

有人悄悄进来,附在杜鲁门耳畔说了句什么,杜鲁门的屁股像有弹簧一样地跳起来走出去。在宽大的走廊里,他从外长手中接过电报,看过后,说:“太棒了!我们终于有了原子弹,日本人会发抖的,连苏联也会发抖的。

这时丘吉尔叼着烟斗出来了,他问喜形于色的杜鲁门:“你有了向《波茨坦公告》献礼的东西了吗?”对于美国研制的这玩意儿,丘吉尔早有耳闻。

杜鲁门想掩饰,说:“我不知阁下何所指?”

丘吉尔笑道:“当然是新墨西哥州荒漠上的东西,会令人耳目一新了。”他连试验场都点出来了。

杜鲁门不否认,也不承认,他说:“我这次来波茨坦有很多原因,但最迫切的是想得到斯大林重申对日作战的承诺。”真是所答非所问。

丘吉尔劝他不必操心,据他所知,斯大林已经命令华西列夫斯基元帅制订了对日攻击计划,华西列夫斯基为总司令,希金上将为军事委员,伊丹诺夫上将为参谋长,下辖3个方面军、太平洋舰队和黑龙江舰队,共有陆军80个师,3个防空集团军,3个航空兵集团军,总兵力达150万人。谁还会怀疑斯大林对日本人手软呢?

杜鲁门说:“还是要巩固一下他的决心。”

回到会场,杜鲁门对斯大林说:“方才我接到报告,我们有了一种破坏力异常大的新式武器,这可能造成决定大局的伟大的事实。”

丘吉尔有几分惊讶,没想到杜鲁门这么沉不住气,干嘛这么早就透露给苏联呢?是炫耀,还是恫吓?丘吉尔没法按常规推测杜鲁门。

杜鲁门就是不按常规行事,他半吞半吐,是想让斯大林心惊,让美国压苏联一头。

斯大林装的本事大概是杜鲁门和丘吉尔所没领略过的,他似乎漫不经心,眼睛眯成一条细缝,叼着早已熄了火的木制烟斗,用完全平淡无奇的口气顺着说:“希望用来好好对付日本人。

斯大林的淡定和漠视令杜鲁门大失所望,他与丘吉尔交换了一下眼神,小声说:“看来,他没弄懂那东西的真正能量。”

丘吉尔也说:“因为他想都没想过这种东西,距离他太遥远了。”

他们都太小看斯大林了。

斯大林和朱可夫一同进餐时,他吃了一口鱼子酱,说:“是黑龙江大马哈鱼的鱼子酱吗?”

朱可夫说:“是的,这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可口的鱼子酱。”

斯大林吩咐给杜鲁门、丘吉尔送去几瓶,并转告他们,如果日本人占领了西伯利亚,谁也吃不到大马哈鱼的鱼子酱了。不过,今后可以继续有的吃了。

这等于承诺苏联要对日宣战了,只是说得巧妙而已。

朱可夫点头,说:“今天他们说的那东西,显然是原子弹,他们为您反应的冷淡而失望。

斯大林说:“让他们自己去抬高身价好了。我们的原子弹制造速度要加快,告诉库尔恰托夫,要加快。”朱可夫又点点头。

几天以后,在日本方面拒绝了《波茨坦公告》后,8月6日,杜鲁门使出了他的杀手锏,把“小男孩儿”和“胖子”丢到了日本的广岛和长崎,这个升起火与烟的蘑菇云怪物吓坏了日本人。

两天后,苏联外长莫洛托夫召见了日本驻苏联大使佐藤尚武,交给他一份苏联的对日宣战书,这是斯大林履行在波茨坦会议上的承诺。

8月9日零时,苏联3个方面军、太平洋舰队和黑龙江舰队,西线出贝加尔,东线偷渡乌苏里,北线在黑龙江拉开了战幕。

很快,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二战结束。

斯大林见识了原子弹的威力,认为美国在炫耀武力制造核恐怖,要求加快研制原子弹以制衡美国。

苏联利用其在美国、加拿大和英国的间谍网,广泛搜集西方研制原子弹的秘密。

1949年8月29日当地时间早7时,哈萨克斯坦的荒漠上闪起了一道从未有过的耀眼光芒。

1949年9月25日,苏联授权塔斯社《真理报》向全世界郑重宣布:苏联已经掌握了制造核武器的技术,已经拥有了核武器。

版权声明:波茨坦会议上杜鲁门炫耀美国的原子弹,斯大林的淡定让他大失所望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206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