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年味丨一盘“狮子头”,别有一番年味丨爱申活暖心春

新闻晨报

一桌丰盛的年夜饭

是新年必不可少的仪式感

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年味代表

小嘉带你一起探索

那些餐桌上的年味

纪磊是土生土长的扬州人,随父母一起在嘉定生活。今年过年,他和父母一起回到老家扬州,再次尝到了家乡的味道……

狮子头

狮子头,也叫“大斩肉”,是扬州人过年必不可少的一道菜。小时候不知“年”是什么,只知道妈妈炸好狮子头,年就到了。每逢过年,她总要亲自做上一大盆狮子头,表达对新的一年团团圆圆、鸿运当头的期盼。这种特殊的味道也成了我舌尖上永恒的记忆。

腊月里,天还未亮透,我就和妈妈上街买做狮子头用的五花肉,街上乡亲们采购年货的热情高涨——络绎不绝的行人和三轮车将古老的小镇挤得水泄不通,吆喝声和鞭炮声此起彼伏,似乎要分出高低来。

回到家,妈妈把肥三瘦七的五花肉洗好,细切粗剁,保留些许颗粒感。然后开始给肉馅调味,加入两勺盐、两勺白糖、胡椒粉、生抽、老抽、料酒,搅拌均匀,再将泡好的葱姜水少量多次倒入肉馅,等肉馅完全吸收之后再加入下一次,此时肉馅已经变得水润润。妈妈还会打上两个鸡蛋增加肉的粘性,防止狮子头在油炸和炖煮的过程中散开。

妈妈一边炸着狮子头一边和我唠起了她与狮子头的故事。她还是个小女孩时,家里比较穷,只有春节才能吃上狮子头。“那时候姐妹多,都是抢着吃哩!”或许是一种特殊的情结吧,每当妈妈说到自己年轻时做狮子头,总是喜上眉梢,脸上露出那不常有的自豪。当我说最爱吃她做的狮子头,她更是乐得合不拢嘴。

热气腾腾的狮子头乘着缕缕轻纱似的热气,慢慢咬一小口,润滑可口的肉馅轻缓地在口腔融化,回味无穷。我喜欢吃完狮子头里的肉馅,再吃外皮,外皮稍焦些,不像馅那么软、嫩,不由得让人忆起小时候用手抓着吃的炒饭焦皮,别有一番风味。

有人说,一种味道

便可唤醒一种记忆

咬一口润滑可口的狮子头

年的味道一下就来了

口述人:纪磊



版权声明:家乡年味丨一盘“狮子头”,别有一番年味丨爱申活暖心春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20520.html

最近更新

热门浏览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