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三天

写者阿盛


除 夕

大年三十,绝对是我们创业人一年中最难熬的一天!

年关难过!原本计划好的
收款,随着年关的逼近越发渺茫和无望。而答应别人该付的款,也因年关的逼近而紧张和急迫。

从除夕早上的第一个电话开始,不管是要债或是因给不了钱来电解释的,都一一用心听着或解释着。

对于咱们生意人来说,已许多年没有过年的喜悦和期盼,反而是随着年关的无限接近而不断绷紧的神经。

工人工资,材料款,工程款……没有一样不需要钱才能摆平的。

往年,我们会带着工人到甲方甚至劳动局去闹腾,直搞得鸡飞狗跳,人心惶惶。今年不同了,我觉得闹了那么多年,每年都一个花样,没有意思,不闹了。

于是,电话里发个短信、微信表示还记得有这笔账,甚至于电话也懒得打,微信、短信也不想发,就等除夕之夜,摆饭之前看有没有“奇迹”出现——大部分是下午五点就绝望了。

记得三年前,我们为一央企做工程,开车七八百公里,在除夕当天赶到项目地(头天预约除夕当天中午十二点前出承兑汇票),拿到承兑汇票,又开车赶往贵阳,于下午四点前兑成现金,又马不停蹄地开车五百多公里,除夕之夜赶到老家把老家农村工人干活的工资一笔笔送到他们手上,又开车二百多公里赶回兴义家中。

那年除夕当天,当我和爱人送完民工工资,冒着凌冻路滑的危险深夜一点过赶回家,我们的眼里溱满着工程人心酸和不易的泪水,更别提对新年的喜悦了。

年关难过年年过!


这三年,由于“口罩”事件的影响,我们改变了方式,不再因为做项目而因资金伤脑筋。

这三年,也吸取以前做生意的惨痛教训,终于止损,虽然没挣到钱,至少没有产生新的外债。可以说是“厚积薄发,静待时机”的三年。

然而,处理旧债依然是大年三十必须的事情。从天亮开始,挨个一家家电话的解释,有些小账能处理的尽管处理,直到下午六点天快黑了,打完最后的电话,紧绷的神经才松驰下来。

那些没有联系我的债务人,也因夜色的降临,周边渐浓的鞭炮声而放弃对他们的期望。

不管怎样,看着满桌丰盛的年夜饭,围在一起的全家老小,才真正感受到过年的气氛和温馨。


酒是必须喝的,不喝酒用饮料代替。供完饭,朝家神的“祖宗”磕三个头,简短回顾一年的过失和收获,许下对来年的愿望和期望。引领孩子们也学习过年的礼仪和程式,传承家庭沿续的传统习俗。

有些人对磕头和供饭的“旧习”不以为然。我倒觉得:生活的仪式感,特别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教育尽管有迷信的成分,更多的是一种文化和传统习俗的传承。所以,无论“七月半”“过年”“清明节”等等节日,我都会引着孩子们正二八经地学习和体行。

酒足饭饱后,由于没有了工作和所有烦心事的牵挂,一家人围坐一堂,象开年终总结会一般,总结一家过去一年的成绩和不足,以及未来一年的计划和安排已成为多年的习惯,伴随看电视机里热闹的“春节联欢晚会”,享受着一年中最清闲、最怡然、最快乐的时光!

发红包是必须的节目,看着父母和孩子们拿着红包其乐融融的笑脸,更增添着新年的喜乐和无限的慰藉。

大年初一

手机一天没有开机,利用一年来难有的一天清闲——身闲心也闲,真正应了那句“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思考2023年的规划和安排。三年疫惜,早已把时常萌发的创业激情之火浇灭了。然而,本不安分的我看到“放开”后,在短暂的“阳过”之后,社会面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和川流不息的车流。年前约几位朋友到农家乐吃烧烤、摆白、晒太阳。

三年了!一千多个多么珍贵的日子,我们都不曾放开过到野外“放风”。戴着口罩,在近乎窒息的氛围中因一波又一波的“封锁”而茫然无措!

原本想,可能下半生都要戴着口罩,在不断核酸检测和不时的“封城”中渡过了——那将是多么恐怖和难熬的漫长岁月啊!

农家乐里排队点餐的人群和老板忙得脚后根踢屁股的情景,我隐约感觉——咱们梦想中的创业情形又回来了!

大年初一,我们中国人讲究“正月忌头,腊力忌尾”的,在这一天,家里不能倒垃圾,不能打烂碗,不说不吉利的话,进家门的第一个人必须是男人(最好是男孩子),可是,今天来拜访的是位女性好友,也不计较了。

早上煮了三碗汤圆供在家神前餐桌上,以期新的一年“招财进宝”“财源滚滚”。

余下的时间就是新的一年工作和创业思考和写文章:一,先把去年的工作接着完成,积累一定资金为再次创业作准备;二,因《今日头条》上经济学家任泽平和司马南关于“国营”与“民营”之争,深有感触。


二位专家都是我尊敬的名人,他们敢想敢说,都在自己的立场上为“国营”与“民营”鼓与呼。我倒觉得:立场不同,见解各异,争辩自由,百花齐放。只要不提纲上线,不骂娘污名,不搞“政治运动”式的拉帮结派,未尝不可。

况且,以我们国家如此成熟的治理体系,如此宽松的政治环境,如此博大的国家胸怀,只要不反党辱国,不搞个人攻击,不卖国求荣。只要“政治正确”,对事不对人,适当的争论有助于把道理讲明,让更多人了解政策实质,应该是有利无害的。

据此想法,写成《肉食者鄙:“民营”企业之痛》一文。

初二

沿续昨天的思路,完善工作和创业的规划和构想。

2023年,绝对是最近这几年来最适合的“创业之年”!压抑已久的消费情绪一定会在2023年井喷。国家政策的放开,人们又回到2019年前自由、随心的生活气息中。

经过三年多的各种限制和生老病死的洗礼,人们会更加珍惜来之不易的美好时光。大有“劫后重生”之感。2023年,大家会把更多时间用来旅游观光、健康保健、享受生命以及创业重生实现生命“最可宝贵”的实践和体验之中。

随波逐流,或者叫做“时代风口”。在今年适当的时候“再创业”,应该是今年最重要的规划,当然,还是根据“天时、地利、人和”来把握启动时间。

根据我自己的预判和估测,大约2023年年中是非常适合的,创业方向主要是消费领域,这是我思考已久的且有一定的成熟度,但因涉及“商业秘密”,暂不细言。


随意,看了一遍电视剧《庸正王朝》。唐国强老师不愧为演艺界“大咖”。看了多次,但每次都有不同感悟,对我的“再创业”想法又增添了一些有益的思考:

一,独木不成林。雍正是孤独的,在与几个兄弟争夺皇位过程中,唯有他“独自”一个人在战斗,而老七、老八、老九、老十四等,如群狼围攻。


幸得“高人”邬先生的运筹帷幄和十三弟挺身而出,以及田文镜、李卫、年羹尧等众位“不辱使命”,方在争斗中最终取胜,成为最后赢家。

二,时穷杰乃现。在康熙皇帝委派治理黄河水灾和催收国家“欠款”中,只有雍正不怕“惹火烧身”,义无反顾迎难而上,终于不辱使命,为自己登上皇位积蓄了政治资本。

三,夫为不争,天下莫能与之争。邬生“不争之争论”深刻揭示着斗争的策略。会叫的狗不咬人。在其他几位阿哥为争皇位争得你死我活过程中,唯有雍正默默做事和“布局”,深得康熙信任。


四,勤奋是解决一切困难的法宝。雍正堪称为“史上第一勤奋皇帝”,每天睡眠四小时,把整个生命都奉献给了国家,从接手时国库不足五百万两银子,八年后至他去世,国库存银达五千万两,为乾隆留下丰厚的“家业”,是“康乾盛世”最重要的奠基人。


以史为鉴,可以正衣冠。中华浩翰的五千年历史长河中,总有能让我们学习和借鉴的榜样。当然了,今天的更多创业者,无论是成功者或实败者,我们都应“取之长避之短”,为自己的“再创业”指引爷正。

三天大年终于过完了!初三回归总结,约几好友唱酒聊天打打麻将,好不快哉!

2023,我真的来了!




版权声明:大年三天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204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