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出自愿,事过无悔

直率小帅电影解说

听到声音,林烨不用想也知道这是星际的人安排保安过来撵人了。 当下摆摆手道: “我自己来就行。” 说完,直接提笔在解约协议上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起身离开。 走出会议室大门的时候。 林烨迎面遇上了俩熟人—— 董悦跟许坤。 许坤一边整理着自己的烟熏妆,一边看向身旁的董悦,笑意盈盈道: “悦悦,我刚刚唱的那首新歌还可以吧?说实话,这首歌可是耗费了我整整一年,不出意外的话,肯定能成为今天下午全民好歌曲的预选赛的王牌曲!” “到时候,加上公司答应给我们组的CP热度一炒,我相信咱俩的流量直接就能拉满,不说冲击头条,冲个前三绝对没大问题!到时候,你冲击三线明星的事,估计能稳。” 董悦浅浅一笑: “借你吉言吧。” “不过,我能不能上三线先不说,你这首新歌的质量倒是真的很不错,全民好声音的评委们本身就喜欢你这种轻民谣的类型多些,要是你能凭借这首歌顺利锁定年度前三的话,将来肯定不可估量!” 两人正说着话。 董悦一抬头就注意到正好被保安带出会议室的林烨,当即眼神一愣,怔怔看向林烨面庞。 林烨也在打量着这位一脚踹了原主的美女。 昔日的恋人此刻已经完全没了之前的甜蜜,剩下的只有陌生。 两人身形交错的瞬间。 董悦动了动嘴角,不过终究没有说话。只是默不作声的给林烨闪开一个能容他通过的身位。 然后目送林烨身影逐渐走远。 等林烨身影彻底消失。 立在董悦身边的许坤才一脸轻蔑道: “两年时间,一点儿成名的苗头都没有……真不知道这个林烨当初是怎么进咱们星际传媒的,要说咱们公司还真是活菩萨,居然养这么个废物,养了足足两年半!这要是我开的工作室,试用期没过,我都得给他踢了!” 董悦看他一眼,不置可否,顿了两秒才转移话题道:“人都走了,就别说他了,有这时间还是先想想你下午比赛的事吧。” …… 两人交谈的功夫。 林烨已经拿着解约协议走到了星际传媒的出口。 他刚准备起身下楼。 却被刚刚跟他谈话的女人叫住。 女人叫赵雅芳,是董悦的经纪人。 看见来人,林烨挑了挑眉: “不是都解约了么?还有事儿?”赵雅芳没有说话,直接递上一个信封。 林烨有些不解: “什么意思?” “蔡老板的意思。” “里面是八万块钱,蔡老板不想在外面听见悦悦的风言风语。” “不管怎么说,你也在星际传媒待了两年,应该知道,悦悦的上限不低,这样的艺人,上升期不能有任何的黑料,一切都得拿到明面上说,所以,蔡老板的原话是,八万块钱,买你封口,也算是给你大学时候拿钱供董悦参加选秀的补偿。” 听到这句。饶是灵魂已经换了一个人的林烨,也难免升起一股怒气。 “你们的意思是说,董悦上大学期间跟我谈恋爱是她的黑料?” “of course。” “毕竟,我们给董悦准备的人设是,倾全力支持自己初恋音乐梦的完美女友,所以,她目前只能有许坤这一个男朋友!” 说着话,赵雅芳又把钱朝林烨递了递,接着道: “痛快收钱走人,你也不用当别的什么意思,就当是单纯的补偿,拿钱离开,往后,你跟董悦从此两清。”林烨摇了摇头,淡淡道: “情出自愿,事过无悔,钱就算了。” “如果非觉得良心过不去的话,跟蔡信说一声,下午的全民好歌曲我要录完……” 他说完直接转身离开。 身后,赵雅芳轻蔑一笑: “连首原创歌都没准备,让你上台也只是自取其辱罢了。” “不过,反正是你自己挣来的名额,你不觉得丢人的话,我也无所谓。”离开星际传媒,饥肠辘辘的林烨找了个路边饭馆,边吃饭边消化着上午没来得及读取完的原主的记忆。 全民好歌曲。 一档主打全民参与的原创音乐选秀综艺,因为号称没有任何黑幕而广受欢迎,成为这个世界目前音乐选秀节目唯一的爆款。 眼下,全民好歌曲的海选已经全部完成,进入了电视录播的导师选人阶段。 通过海选的素人选手要拿自己原创的歌曲伴奏、谱曲参加节目组的录播。 林烨虽然被星际传媒解约,但登台的名额却是他自己的。 所以下午参加录播自然没有任何问题。 彻底读取完脑海中的记忆。 林烨狠狠咬了口面前餐馆老板刚端上来的包子,喃喃自语: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老天爷让我重生到你身上,那这辈子我就当选个不一样的活法。” “正好你的梦想也是当明星,只是条件不允许罢了,现在有系统加持,我就当自己追梦的同时,也给你圆梦了……” 这般想着,林烨从兜里掏出五块钱递给面前的餐馆老板:“老板,你这儿的写菜单的本子跟笔借我用一会儿。” 拿纸笔是为了准备下午的海选录播时要用到的伴奏。 作为从石门传媒大学音乐系毕业的学生,尤其还在星际传媒混了两年。 他就是没亲自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靠着前世的记忆。 林烨很快就选好了自己下午要演唱的歌曲,还把需要的伴奏曲谱给准备了出来。 做完这些。时间已经来到下午一点。 稍稍喘了口气的林烨灌了口矿泉水后,便直奔全民好歌曲的录制现场。 核对好身份信息,又把准备好的乐谱交给后台的工作人员后。 林烨就靠在选手休息室的沙发上调整着自己的心绪。 虽然两世为人。 可这还是他第一次站在选秀的舞台上唱歌。 要说不紧张,那绝对是假的。 所以只能靠这种最原始的法子平复自己的心虚。毕竟,他可不想登台即告别。 只是。 他眼睛刚合上一分钟都没,就听休息室的门外传来一阵嘈杂的叫声。

版权声明:情出自愿,事过无悔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204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