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上色老照片:洋人抱着中国女童拍照,烟民在鸦片烟馆内吸鸦片

图志不语

僧人正在监督苦力

1869年江南某地的一个寺庙,苦力们在搬运石块修缮外墙。寺庙里的一名管事的僧人站在不远处监督苦力们。这座寺庙在太平天国运动中遭到了局部毁坏。

洋房外的清朝老百姓

上海租界区,独轮手推车车夫推着两个顾客经过洋人的居住区,旁边站着一个行人和挑着扁担的小商贩。

这种独轮车既可载人也可以运送货物,在清朝非常常见。

洋人抱着中国女童拍照

1912年青岛,两名穿着清朝服饰的德国海军士兵与一个中国女童合影。抱着女童的士兵显然与她关系匪浅,可能是一个中国朋友的孩子。

戴鸡冠帽的小喇嘛

鸡冠帽是西藏特有的一种僧帽,分为两种,一种是散穗鸡冠帽,另一种是合穗鸡冠帽,小喇嘛戴的是散穗鸡冠帽。散穗的鸡冠帽一般是普通僧人所戴。

工匠站在脚手架上砌砖

1900年三名砖瓦工站在木头搭建的脚手架上砌砖。这种木制的脚手架搭设起来很是费事,这就导致装拆速度非常慢。直到上世纪80年代我国某些偏远地区仍在使用这种木制脚手架。

挑扁担卖竹编用品的商贩

商贩挑着扁担路过一家名为“万生号”的商铺,扁担上挑着竹篮子、竹篓、竹筐、竹帘和簸箕等竹编的生活用品,而这家“万生号”商铺也是售卖竹编用品的。

持枪的清军士兵

西北某地,一名持枪的清军士兵坐在一个大殿外的地垄上。他抬着头一脸严肃的仰望着上方。

清朝末年,清军在西北的实力是比较薄弱的,驻扎部队经常缺乏训练,武器装备也很落后。

农民在家门口弹棉花

弹棉花是中国的传统手工艺,起源于元朝。将棉花去籽以后,再使用弦弓来弹,这样被弹的棉絮就更加松软,适合使用。旧社会时,农村有不少贫苦农民和工匠因生计所逼,整年奔波在外地为人弹棉花来养家糊口。

协助洋人偷盗中国文物的蒋孝琬

蒋孝琬曾在新疆莎车县担任衙门师爷。1907年,在新疆的蒋孝琬陪同并帮助英国人斯坦因到敦煌窃取大批珍贵的历史文物并协助整理,使得大量珍贵的中国历史文物流落到国外。此人实乃中国的历史罪人。

一群赌徒在玩赌博游戏

墙上贴着“大杀三方”、“青蚨飞入,白璧进来”等吉祥语来鼓励赌徒们多下注,而赌徒们则聚精会神的盯着赌桌上的牌面。这是照相馆的摆拍照片,虽然是摆拍,不过也已经真实且生动的还原了清末赌桌上的场景。

穿草鞋的人力车夫

一个贵妇乘坐在人力车上,贵妇光鲜亮丽的穿着与穿着草鞋的车夫形成了鲜明的贫富对比。

烟民在鸦片馆内吸食鸦片

鸦片馆是清代专供吸鸦片者吸毒的营业性场所,直到上世纪50年代鸦片馆才被正式取缔。

清朝末年吸食鸦片成风,当时的人们并不认为这是毒品,觉得是一种时髦,人人竞相吸食。长期吸食鸦片后会导致人的智力下降、目光呆滞、精神萎靡、骨瘦如柴,逐渐形成精神依赖。

善坤格格与其丈夫贡桑诺尔布

善坤格格是第九代肃亲王隆懃之女她的丈夫贡桑诺尔布是清末民初的蒙古族政治家、教育家、诗人。

民夫用独轮车运送冰块

古代并没有冰箱来制冰,人们夏季消暑用的冰块都是在往年腊月时从护城河里采集的,采集好的冰块再靠人力运到冰窖贮藏起来,等来年夏天时再搬出来使用。

杂草丛生一片荒芜的明长城

长城建造的目的是为了抵御外族入侵,结果整个中原都被外族占领,长城便失去了它的军事目的。清军入关后,长城随即荒废,到了清朝末年,因年久失修,长城已经变得残破不堪。

版权声明:清末上色老照片:洋人抱着中国女童拍照,烟民在鸦片烟馆内吸鸦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201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