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如何拯救春节?

亦正亦奇


说春节是最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喜庆节日,没有之一,没有人会有异议。即使韩国又在那儿声明春节是他们的传统节日,十四亿中国人笑笑:高丽棒子真逗!

昨天看青木的文章,意思是面对越来越无感的春节,得让人们重新找回稀罕的味道,好像只有旅游(含海外旅游)这一途径。文章写得很好,基本告别了农业社会的窘迫和寒冬时节的自然限制,大鱼大肉和琳琅满目的小吃、饮料酒水是当下国人的日常生活,没有了稀罕劲儿,过年也就不再稀罕于吃穿,不再稀罕于娱乐,孩子们自然也就不再翘首企盼,大人们也更多地感觉春节这个大长假反而不如五一国庆般自在。

年节的气氛越来越淡,其实与禁炮没有多大关系,今年春节前夕多地有松口,多地有划片燃放烟花炮竹,应该说迎合了部分群众的期望,但即使真的全面放开了,即使不考虑污染和消防安全,估计好多人也还是会感觉乏味和无聊。根本的原因是人们欲望的阈值被工业生产所带来的物质富足而不断拉高,大人小孩都没了兴致。


再看看春节晚会,越来越多的人不再守着电视机从头到尾看完。2023年的春晚,节目还是很丰盛的,除了小品差些外,都还不错,但是能被逗乐的人是越来越少,我为此还不得不翻出以前春晚的经典小品《就差钱》、《不差钱》等等,孩子笑得肚子疼,我被笑到了岔气,嗯,要说小品还得是赵家班的那些人演得好。在我的眼里,春晚就是春晚,最大的目的就是逗乐子,在这一天,不需要它再承担更多的宣传职责。可能从这个纯粹的角度出发,还有可能在以后再拉回些人气。

春节的假期几乎每年两会都有延长的提案,也很能代表人民的意愿,但是没有用。事实上即使春节延长到15天,又能怎样呢?究竟会损失多少经济?又能有多么严重或恶劣的影响?不见得。政府的那只手不去主动调控,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总有人会有需求也总有人会提供需求。

年味变淡的另一个反映是亲情变淡了,除了留守在老家的父母和孩童被在外打拼的游子们牵挂着回家过年外,大多数已经安家于城市的城市人,无不是大年初五前后,急吼吼地返城,过稍微清静的假期和小日子。在老家走亲戚拜年也是跟完成任务似的,一天能走至少3家。是的,别看过年的阵仗拉得挺大,其实也就三五天时间——相当于长途短时旅行。多少年前走亲戚时上炕喝酒吃饭,饭后泡茶拉家常的温馨和闲适早已退化到了打个照面给个红包而已了。

随着工业化城市化的继续发展,中国传统乡村文化、家族亲情、甚至中国的传统文化式微和落幕迟早会沦为必然。一方面这会归结于社会的进步,另一方面这会归根于工业文明对农业文明的优胜劣汰。近期看电视剧《三体》,疑惑的感觉尤甚:人类像是被其他文明所特意安排的进化和发展,最终也会毁灭。

该不该拯救我们的春节,与此同时应想到的是:该不该拯救我们的传统文化:孝道家风的传承?工业化和城市化会摧毁了我们的传统春节,人间亲情还能否继续保留得住?农业和农村发展的尽头会是什么?流连于虚拟世界的一众青少年,何时能回归现实社会?即使青木给出了号召人们出游等能与工业和城市文明相符的春节过法,但确实回答不了这几个终极性质的问题。


那么,该如何拯救我们的春节?先从延长假期开始吧。吃惯了鸡鸭鱼肉的城市化口腹,能不能寄托于每年就只有春节期间可以吃到无污染、有机类的食品菜蔬?习惯于打游戏、看各种视频便捷交流信息的人们,能否就在春节半个月的假期内过没有手机通讯、没有大小视频只有传统节目演出的生活体验?能否就在春节半个月的假期里面,真正地实现不带任何目的的放松:肆意的大笑,或者大哭,也可以放心地带家人天南海北去选择出游。愿望很美好,有需求的人不在少数,但实现起来太难。能满足多样化的需求才是生活,能满足几乎绝大多数人的多样化需求的假期,才能是好的春节。

农业化、工业化和城市化的春节都是春节,从经济发展的角度,在我国农业化的发展还会始终存在,即使是用工业化的手段进行农业的发展,农业化的春节仍然不可能完全被替代。而工业化城市化是需要有灵魂的,这一点单纯的工业文明无法提供,也许二者的结合倒能完美地进行传承和演变。

明天破五,按传统农村春节的说法,破五后既可以动土、开业。有需要早干活的,在年三十的总结、初一的团圆和展望之后,在这一天会早早下地或开张干活,为了新的一年继续开局打拼,迎接春天的耕耘播种。从这个意义上说,春节是国人灵魂和情绪的安放之期,家里,就是那个处所港湾。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春节,是真该被拯救。否则,我们一年一年的 辛苦发展又是为了什么?难不成就是为了发展?

版权声明:该如何拯救春节?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201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