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东名人)河东张氏三相(张嘉贞、张延赏、张弘靖)

河东名人馆

不过在我国宰相史上,运城临猗的张氏家族也可以说是显赫千秋,彪炳史册的。张嘉贞、张延赏、张弘靖祖孙三代都曾官至宰相,被后人称作“张三相”,三百多年大唐历史惟此一家。而张延赏妻子苗氏更为罕见,系宰相苗晋卿之女,其父亲、公公、丈夫、儿子、女婿均做过宰相。历史上除了女皇武则天之外,恐怕是其他妇女无以能够企及左右者,因而被称为唐代最为尊贵的女人。只是人们对此知之甚少,难免留下一缕淡淡的遗憾。

翻检中国官场数千年史迹,不难看出是一部世袭史、宗亲史、裙带史,故有“朝里有人好做官”一说。但有一个前提必须具备,就是不论属于哪个范涛,你必须是一块做官的“材料”,尤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仅靠关系的支撑也是难以维系长久的。

河东是张氏起源地,东汉时期王符在《潜夫论》卷九,“志氏姓第三十五”,文中介绍了张姓的起源,他最先提出张氏起源地是“河东解邑有张城,有西张城,岂晋张之祖所出邪?”张城,又称东张城、张阳城,今名东张镇,今属山西省运城市临猗县。南宋罗泌《路史》认为河东张城乃黄帝臣张若封国,张城就在今山西省运城市临猗县东张镇所在地。

张氏家族的发祥地,应是今天临猗县的张嵩村,土话称之为“酌秀”,距今已有4000余年历史。张嵩村最早被叫做鸣珂里村,是为夏朝盐官管理“河东猗氏盐池”的地方,商初,朝廷派遣御驾将军张嵩(张氏第29代先祖)接管镇守盐池时住在此处,遂将村名更改为张嵩村。

祖出汉代张良,史料介绍,当年汉初三杰之一的张良,便是张嵩的后裔,张氏第80代先祖,为刘邦开创基业建立大汉王朝立下汗马功劳,成为中国历史上一代名相,其后裔文韬武略,多为朝廷股肱大臣,于唐时传至张氏第105代祖嘉祯、106代祖延赏、107代祖弘靖祖孙三人时,曾先后担任玄宗、德宗、宪宗三朝宰相,素有“三相张家”之称,张嵩也因此享以“酌秀”的美誉。《张氏家谱·序二》上这样写道:酌,张的土音;秀,相的雅音。后者为避祖先之名讳,而改称之为酌秀。

张嘉贞(666年—729年)出生于张嵩村年少时便精通《诗》《书》《礼》《易》《春秋》,博闻强记,弱冠应举,补平乡尉,不久“能吏”之名也已遐迩有闻。还是祖宗那句老话,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有一次侍御史张循宪为河东采访使,遇事不能决断,便想到了他的这个小本家。

张嘉贞呢也是人尽其才,他对此事条分缕析,应裕自如,令循宪从心底里叹服不已。便请张嘉贞代为草拟奏章,受到女皇武则天的赏识,旋即颁旨召见。张嘉贞面对女皇的问询侃侃奏对,武则天大为赏识,被拜为监察御史,不久又晋升为中书舍人,从此官运亨通。数年过去,唐朝已到了玄宗时代,开元年间被称为盛世,张嘉贞的才华更是被赏识,诏拜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加银青光禄大夫,继而擢为中书令,成为当朝一品宰相。

张嘉贞身居相位三年,鞠躬尽瘁,恪守职责,他善于奏对,敏于裁遣,将繁杂的朝事处理得有条不紊,很受玄宗与朝野上下的欢迎。后因其弟嘉佑脏污事发,被张说弹劾,遂于开元十一年正月罢相,出为幽州刺史,张说代他为中书令。对于张嘉贞来说,也真应了“成也张氏,败亦张氏”,成败得失皆与张氏有关。好在开元十二年,张嘉贞复为户部尚书,兼益州长史,判都督事。继而又代卢从愿为工部尚书、定州刺史,知北平军事,累封河东侯。卒后赠益州大都督,谥号作恭肃,亦算是功德圆满。

说到张延赏(727年—787年)的宰相职位,确实是靠父亲张嘉贞的荫庇得来的,只不过是颇费了一番周折罢了。因为张嘉贞到中年时,只生育五个女儿,直到六十二岁时才生下延赏,算是暮年得子,于是取名为“宝符”,可见疼爱有加。只是张嘉贞去世时延赏只有三岁,可谓“早孤”,依赖母亲的教育才长大成人,一直到十五岁都并无什么契机,“养在家里人不识”。至于他是如何得到父亲的余荫庇护呢?《猗氏县志》张嘉贞条目后有这样一段话:“……(嘉贞)引(荐)万年主簿韩朝宗为御史”。

可别轻视了不足二十个字的这一段话,要知道这个韩朝宗,就是李白笔下描写的那个“生不愿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在张嘉贞去世十余年后,韩朝宗已经成了京兆尹,也就是首都京城的主政官,相当于今天的北京市长。一次他在拜见玄宗后建言道:“陛下待宰相进退皆以礼,身虽殁,子孙咸在(朝)廷,张嘉贞晚息宝符,独未官。”玄宗听后思考了一会儿,遂召拜宝符为右司御率府兵曹参军,并赐名为“延赏”(取‘赏延于世’之意)。

不过史书记载,张延赏“虽早孤,而博涉经史,通吏治”,可见不是平庸之辈。肃宗继位后,擢升张延赏为监察御史,并赐给绯鱼袋。代宗时代,张延赏升任给事中,不久转任御史中丞和中书舍人。此后朝里朝外,中央地方,相继出任文臣武将,很像今天的轮岗锻练,直到贞元三年(787年)被授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终于登上宰相宝座。史书评价道:“延赏更四镇,所至民颂其爱。及当国,早不幸,未及有所建明。然帝待遇厚,称其奏议有宰相体。”

孙子张弘靖(760年—824年)了,他初名调,字元理,是张延赏的长子。比起父亲来,张弘靖确实是一个幸运儿,少时便以门荫授河南府参军,后又调补兰田尉。德宗贞元年间他进入了仕途快车道,宪宗时先以中书舍人知东都选事,后任工部侍郎,相当于今天的副部长级。两年后成为正部级,任检校礼部尚书兼河中尹,晋绛慈等州节度使。宪宗九年,入朝任刑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这是他第一次登上相位。

张弘靖曾在外任上为官五年,深知藩镇势力心有异志,必将会尾大不掉,对唐朝中央政权形大威胁。对此他力主国家政权必须统一,并且不失时机地提出“待不恭,乃加兵”的战略部署,希望以此来处置淮西吴元济事件,力主讨伐“淮西凶党”。由于他的建议未被宪宗采纳,令他感到失望,遂辞去宰相职务,赴太原担任北都留守、河东节度使,五年后他二次入朝为相。不过因原宣武军节度使韩弘入朝为司徒兼中书令,张弘靖便又决定辞去宰相职务,离开长安赴汴州代替韩弘之职。

张弘靖到汴后,一改韩弘过去的做法,厚赏安抚军士,“代以宽简,民便安之”,颇得口碑。穆宗长庆元年正月,弘靖第三次入朝为相,拜检校司空、同平章事,并兼任幽州大都督府长史,充卢龙军节度使。其官场人生亦可谓是沉沉浮浮,“三起三落”,历经风雨沧桑世故。唐代著名诗人白居易在一篇《制文》中,称颂他“政不苛细,甚得人心;寮吏将卒,皆乐为用;清简之化,闻于京师”。并且赞叹道:“呜呼,三代为相,邦家之光,尔其敬哉,无替乃前人徽烈。”

如果你是一位书画爱好者,一定要知道张彦远。他的《历代名画记》是中国古代重要的书画艺术理论著作,他同时提出"精、谨细"的审美标准,以代替"能、逸"二品。张彦远以自己独到的见解,为中国古典绘画理论和美学做出了巨大贡献。他是第一个提出将绘画风格作为美学范畴体系的一个重要课题来探索。

张彦远字爱宾,蒲州猗氏(今山西临猗县)人。唐朝大臣、画家、绘画理论家。他出生在三代相门,钟鸣鼎食的宦族之家。自高祖至祖父,一门三代都官至宰相,时号"三相张氏"。从张彦远的高祖张嘉贞开始,这个家族就爱好书画,收藏了很多书画作品,家中的收藏几乎可以与皇室的收藏媲美。在这样充满文化氛围的家庭中长大的张彦远,自然是在书法、绘画还有书画理论方面都取得了很高的成就。张彦远在书画收藏鉴赏及书画理论、书画史著述方面可谓是用力最勤,笃爱成癖。张彦远之所以能在书画收藏鉴赏方面取得巨大成就与他的家庭是分不开的,凭借着家庭传统的深厚积累和有利条件,加上自己的勤勉用心取得了成绩。说到张彦远又怎么能不说他的《历代名画记》呢?

虽然张彦远也能画能写,但他最擅长的还是鉴赏和点评。《历代名画记》是中国第一部绘画通史著作,可分为对绘画历史发展的评述与绘画理论的阐述、有关鉴识收藏方面的叙述、370 余名画家传记三部分。《历代名画集》是中国第一部较为系统完整的绘画通史,堪称书画百科全书。《历代名画记》将这370多名画家的姓名、籍里、事迹、擅长、享年、著述、前人评论及作品都一一详细介绍,并附有张彦远所列的品级和评价。

除了对画家们的介绍和点评外,张彦远在书中提出的诸多独到的观点和理论为中国古典绘画理论和美学做出了巨大贡献。比如他的"画有疏密二体"的观点开了后来写意画和工笔画的先河,拓展了后代对画体风格和流派的研究,对国画以后的发展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在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之前,也有不少书画理论方面的著作,比如宗炳的《画山水序》、谢赫的《画品》等。张彦远的特点是首次提出中国造型艺术的重要特点是"书画同体",同时重视绘画本身的意义,强调绘画艺术的文化品味。张彦远堪称中国最早的艺术理论家和批评家,《历代名画记》也堪称是中国美学思想史上重要的里程碑。

版权声明:河东名人)河东张氏三相(张嘉贞、张延赏、张弘靖)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201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