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年过的,憋屈得叫你终生难忘。

鲁南赵公

今天是大年初四,憋在家里有些闷闷不乐。想一想,从初一到今天,今年这个春节过的实在是有些憋屈。为什么说今年春节过的有些憋屈呢,问题就出现在这个“阳”字上。

自从去年12月上旬全社会大放开之后,社会上的国人们纷纷中招。据传说,全社会已经达到了百分之八九十。身边的同事、亲戚、邻居、朋友也不例外,也都争先恐后的相继逐个闯关。而我们家里的四口人,就是那少数没有被传上的所谓健康人。

这下问题来了。春节前亲戚朋友来串门,尽量提示他们保持安全距离,我们全家更是全副武装戴好口罩。交谈中也由过去的滔滔不绝,而变成了寥寥几句话语。待客人离开后,还要用消毒液对室内环境和物品进行喷洒消毒。

我们这是齐鲁大地孔孟之乡,过年的时候有一个习俗,大年初一晚辈要给长辈进行拜年。我母亲80多了,亲戚当中晚辈儿比较多,每年的大年初一,他们都来给她老人家来拜年。今年可倒好,来拜年的这帮小辈们只能在门外头,给老人家磕头拜年了。

更使我忐忑的是,过去的每年春节,大年初一以后,从正月初二到正月十五,每天都排满了同学、战友、同事、朋友、亲戚等,相互走动摆场相聚,每天都喝得昏天地暗的。而今年可倒好,他们都知道我没有阳,只是在电话里给我打个招呼,来不来就由我了。唉,你说这事儿闹的,感觉自己就像是另类。

版权声明:这个年过的,憋屈得叫你终生难忘。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200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