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守荒岛40年的老人,记者上岛探查,竟发现其背后天大的委屈。

纪录冷暖人生

海南省临高县附近的海域上,有一个名为鬼岛的荒岛,小岛本身不但名字奇怪,而且还伴着另一个村民们口中,几十年来的传说。

说在鬼岛上边,虽然没水没电,但却有一个独自在此生活了近30年的老人,只是老人多年来很少下岸,因此久而久之便成了一个传说式的民间故事。

鬼岛

2003年7月,正在此地采风的凤凰卫视记者得知情况后,决定上岛观察一探究竟。

由于鬼岛和大陆之间没有固定往来的轮渡,在一番请求后,记者在一个村民的帮助下,历经航行后才乘船到达了鬼岛。

我们见到的鬼岛面积不算太大,沿海滩涂都是碎石,只在小岛中间的树林里,才发现了一间用石块砌成的房屋,然而却没发现有人在此居住。

就在记者疑惑之际,忽然听到一声狗叫,而循着声音望去,在远处天地之间的夕阳里,看到了一个老人带着一条狗散步的场景。

老人名叫王世光,而他也正是村民们口中那个独守鬼岛30多年的主人。

初见记者后老人表现的十分警惕,并不愿同我们多谈,直到我们表明来意和老人燃起篝火后,王世光才借着酒劲向我们讲述了他的过往,和那一段隐忍着跨越了半个世纪的冤屈。

1940年王世光出生在了鬼岛附近的一个渔村,在那个动乱不堪的年代里,一大家人过的颠沛流离,如何吃上一顿饱饭一直都是困在全家人脑袋上,永恒的难题。

在缺吃少喝的日子里,他的两个妹妹相继饿死,慢慢长大的王世光为了给家里省口吃的,也为了替全家寻个出头之日,于是在1956年响应号召,去到了距家上千公里外的地方光荣入伍

在部队的日子里,王世光因头脑灵活和军事素质过硬,很快便成了连部的通讯员,也在入伍第二年被连队推荐参加卫生员集训,光荣的成为了一名团部卫生队的护理人员。

在当时的部队里边,王世光彼时的进步,已经被确立为了培养提干的重点对象,他本人也无比期待着成为干部,彻底脱胎换骨的那天。

可天有不测风云,没有人会知道两年军旅生涯所谓的高光时刻,竟成了王世光这一辈子的绝唱!

1961年的建军节前夕,当地组织了一批地方人员到部队开展军民共建,在茶话会结束以后,一个地方女青年直接找到了王世光,不由分说直接塞给他了一张纸条,随即快速离开。

借着月光王世光看清了纸条上的内容,只有短短四个字,我喜欢你

面对突如其来表白,王世光却万分紧张,只因在他的老家,父母已经为他定下了一门亲事,在那个意识形态特别严格的年代,男女关系的处理上稍有不慎,那后果跟犯罪一样。

为此王世光并未对女孩儿有任何回应,但感情的事往往又没有道理可讲,茶话会结束后的日子里,女孩开始三番五次来到部队,指名点姓要求和王世光见面。

女孩过于外向和主动的性格,与那个年代人们的含蓄格格不入,一时间造成了十分不好的影响。

这期间虽然王世光,虽然也多次表示自己已经有婚约在身,可女孩儿仍旧我行我素充耳不闻。

慢慢的部队内部也流言四起,毕竟男女关系可大可小,况且女孩儿的行为已经间接影响了部队的正常训练。

万般无奈下,王世光决定退伍回家,逃避当下发生的一切。

可厄运终究还是到了来临的时刻。

1961年11月底,就在王世光被确定退伍即将返乡的前夕,团部保卫股的人逮捕了他。

理由则是有人控告王世光强奸,举报人正是那个死缠烂打的女孩儿。

突如其来的无妄之灾让王世光百口莫辩,伴随着女孩儿在部队哭哭啼啼,以及寻死觅活的态度。

这件事情随即在附近的群众中,造成了恶劣的影响,为了尽快息事宁人也好,还是其他原因也罢。

总之在王世光一直拒绝承认强奸事实下,他还是被投入了大牢,在那个年代里,人们朴素的情感上都认为,没有哪个女孩会不要名节去诬陷他人。

而这个理由也就是判罚的理由。

在拼命抗争和抵死不认下,王世光最终获刑十年,这期间他虽然一直不停写信试图为自己反映,可奈何他写出去的上百封信,其实多年来压根就没有被监狱送出。

由于服刑期间,他本人一直没有所谓的认罪悔罪,导致他整整蹲满了十年大牢,没有得到一天的减刑机会,当然,服刑期间因所谓的态度不好,王世光被管教单独关押和批评的情况,那更是家常便饭。

我们无法理解这漫漫10年是如何度过,也无法感同受身这是如何绝望的遭遇。

1972年十年期满后,王世光终于重见天日,整整十年没有一个家人前来探望,他凭借着记忆里的模样一路奔波回到了阔别许久的家乡。

王世光不曾料到的是,在他服刑期间,因受不了村民们的流言蜚语,父母无可奈何下带着一家老小,逃到了别处生活,也就是在他出狱前半个月父母在同一天又相继离世。

他这个漂泊半生的游子,终究是辜负了父母的期望和养育之恩。在父母坟前王世光跪地痛苦不已,他流着泪乞求父母的宽恕,希望父母泉下有知能相信自己,从来没有干过坏事。

1956年参军时,他胸带红花和父母挥手告别,十多年的沧海桑田归来后,父母却成了皑皑白骨。

此情此景当真让人肝肠寸断,王世光说父母一生养育了他们兄妹8个,坎坷一生却没有享福。

自己不但没为家里争光,反而逼的一家人流离失所,直到父母去世,他也没尽过一天孝道,他说自己早已无脸再面对这个世界。

从父母坟前起来后,面对孑然一身无处可去的地步,王世光便绝望的踏上了那个孤岛,一直到了30多年后的今天。

记者和王世光聊天

初入鬼岛的日子里,岛上没水没电,王世光便自己捡了石块垒了一个5平方左右的房屋,日常用水则基本靠下雨天用废弃水桶收集雨水,安顿下来后,他每天的日子里便是靠捕鱼维持生计,为此他还修建了一个水坑,用来存放捕到的鱼,倘若攒的多了,便偶尔划着小木船上岸换些财米油盐。

一个人的日子里,他早就习惯了这份寂寞,多年后一条小狗不知从何处游到了岛上,从此一人一狗算是有了各自的陪伴。

谈及这些过往时,王世光借着篝火,只用了一瓶酒的功夫,而我们所看到的,则是一个老人坎坷又无奈的一生。当天晚上,记者索性住在了小岛,借着酒意与老人天当被子地当床畅聊了一夜,直到篝火彻底燃尽。

第二天,天刚朦朦亮,老人便开始了新一天的撒网捕鱼。他说刚上岛时,总能捕到几十斤重的海货,可现如今都是些斤把重的小鱼,守着孤岛30多年,他也不知道大海里都发生了什么。

老人苦笑着说,大海里的事儿他说了不算,毕竟连自己的人生,他也无法做主。

曾几何时,他听说鬼岛上有鬼的存在,于是他幻想着把自己的委屈,来说给小鬼来听,他说书上曾有钟馗借鬼差来替人办案,他也想在鬼岛上找到一个能听他说话的钟馗,很可惜这鬼岛上又并没有鬼。

30多年的生活里,老人见到了十多具,不知从何方漂泊而来的遇难者遗体,对于这些葬身大海的亡灵,老人都一一将他们打捞上岸,并掩埋了起来。

当记者询问老人,难道不怕那些神神鬼鬼么?

王世光却笑着说道,我连人都不怕。

30多年来,老人独守着这座荒岛,惯看秋月春风,如今的他早已不再想着报仇,也不再想着替自己平反。

他说遭遇这一切,或许就是他此生的命罢了。

犹如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一样,这个鬼岛就是王世光老人他的世外桃源。在这里他没有人世间的尔虞我诈,没有彼此的勾心斗角,他和他的小狗阿黄,彼此为伴,在纷纷扰扰的尘世间,享受着属于他们的平静,感受着浮生偷得半日闲的时光。

修建的鱼塘

在鬼岛的大海边上,老人用30年时间修了两个鱼塘,但每次都会被不期而遇的台风卷着巨浪冲垮,潮水褪去后,老人依旧会周而复始的堆砌石块,重新修建,来来回回30多年,至今鱼塘依旧没有完工。谈及这项看似毫无意义的举动,王世光告诉我们,人活着就要有个念想,有个忙碌的事情,闲久了人会颓废。

而在鬼岛上徒手修建一个,永远不可能完工的鱼塘,就是他留给自己的念想。在无数个台风来临的日子里,老人总会希望台风能吹倒他居住的石屋,这样当第二天的朝阳升起时,他就永远的结束了无休止的痛苦,也不用担心死后无人替他下葬,而他的石屋就是他最终的归宿。

听着老人平静的述说,我们看到了一个传奇坎坷的人生,在鬼岛两天的相处中,记者和老人成了忘年之交,在离开之时,我们和老人互相挥手告别,而记者也许下了十年之约,相约十年后再来看望这个不期而遇的老人。

当然,彼时的记者也好,王世光也罢,没有人会真的把这个约定放在心上,毕竟我们生活中无数次和朋友间的改天再见,下次吃饭类似的约定,也从来没有兑现的一天。

何况还是这份长达十年的约定。

然而,白驹过隙十年后的2013年,记者没有失言,再一次来到了海南临高,沧海桑田的十年间,路边的渔村已经不复存在,乡间小路也变成了沿海大道。就在记者下车打听王世光老人之时,你很难说这世界上是否真有冥冥注定。

因为在公路的尽头,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恰好朝我们走来,而来人正是十年未见的王世光老人。

老人告诉我们,他今天上岸用鱼换药,没成想却碰到了我们,他带着我们又去买了两瓶白酒,说要在小岛上再招待我们一次。

再次回到阔别十年的小岛,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当年的新闻报道后,有许多好心人来到此处看望慰问老人,也有好心人替他翻盖了房屋。

当地也表示要将老人接到岸上居住,但最终又被他婉言谢绝。

王世光说他在岛上习惯了,他只想死在这个岛上。

十年里,当年鬼岛周边的海域上已经被各种船只占据,也有公司在填海开发工程,老人亲眼看着自己独守了40年的宁静,被一点点打破至今。

这期间,有工人上岛要求挖了鬼岛用石头填海,但遭到了老人的激烈反映,他说自己活着就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数次冲突中,阿黄咬上了闹事的工人,由于无钱给对方医治,几天后老人发现阿黄死在了岸边。

王世光抱着阿黄痛哭流涕,他说自己上一次流泪还是在父母的坟前。

为了给老人一点慰籍,记者两天后给王世光送来了两条小狗,希望它们能替阿黄陪伴着,这个度尽波折的老人。

再次离开时,海面上下起了大颗大颗的雨滴,老人同我们挥手告别着,一直追到了海里。

天空中飘落的雨滴,恰如我们此时无声的言语。

祝福老人,希望他余生能幸福安康,愿无情的生活给予他一丝善意。

众生皆苦,努力的活着,好像就耗费了我们全部的力气。

当你在抱怨命运的不公时,你不会知道这世界上有这么一个鬼岛,和一个独守了40年老人的故事。

版权声明:独守荒岛40年的老人,记者上岛探查,竟发现其背后天大的委屈。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200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