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星空的蒲公英遇到了星空中的九龙拉棺

今同

跨越星空的蒲公英

仰望星空,星河璀璨,这颗行星上的人们形成和发展了十分璀璨的文明,而且这里的人类也已经探知到了整个宇宙则是十分的庞大,而他们的家园,只不过是他们所在恒星系中的一粒尘,一粒沙,就连他们的恒星,在他们的星系之中,也只能算是是一粒尘一粒沙,就连他们的星系,在本星系团中也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存在,而他们所在的本星系团在更上一级的超星系团中,也是一个十分渺小的存在,而且,他们也绘制了他们所在的超级星系团的形状,如同一片十分浩瀚的鸭绒羽毛的结构,很多很多年之后,银河系中的另一个最后形成了十分发达的文明——地球,这颗星球上的人类也发现了这个庞大的天体结构,并把这个巨大的鸭绒羽毛形状的星系团命名拉尼亚凯亚超星系团。而在这之前,这颗行星上的人类不但发现了这个巨大的拉尼亚凯亚超星系团,也发现了这个巨大浩瀚宇宙中的其他的天体结构,诸如星系的运转,黑洞白洞虫洞中子星等等,在他们璀璨发达的文明之中,逐渐形成了一些文明的共识,这些文明的共识之中,主要有三个文明的共识。

一是蒲公英理论。蒲公英理论主要内容说的是生命力十分顽强,只要有着适宜的环境,生命就会产生发展,哪怕环境变得十分恶劣,生命也会暂时沉眠,等待着环境变得适宜然后再复苏发展,生物如同蒲公英的种子一样,只要有点适宜的环境,生物就会产生发芽,因此,把生物的顽强的生命力比作蒲公英,成为蒲公英理论。

二是文明多样论。宇宙浩瀚无垠,基于蒲公英理论,这个行星上的文明相信在宇宙的其他地方,还会有着众多的文明,或低级,或高级,或机械,或淬炼,虽然他们还没有发现附近的文明,但是他们相信,文明不会是孤一的,文明会是多姿多彩的。

三是文明争斗论。如同生物之间存在着争夺资源优胜劣汰一般,文明之间为了争取生存的资源空间,在一些文明行星比较密集的宇宙地域,那里的文明如同万事万物之间不可避免的存在着争夺争斗的现象一样,也会不可避免的发生战争争斗,来争取生存的空间资源,宇宙中适宜的环境空间资源十分有限,文明之间不可避免的会发生战争争斗,万事万物都难以跳出争斗现象,文明也不例外。

虽然这个行星上已经形成和发展了十分高超璀璨的文明,但是他们也深深的知道,对于外面的这个庞大的宇宙,他们的文明在庞大的宇宙面前,还只是如同一个不谙世事的孩童,有着很多的未知之谜。这不,这段时期,他们的文明竟然在他们的恒星附近,探测到了一个虫洞。这个虫洞之前根本不曾存在,这段时间在恒星的附近空间,竟然凭空形成出现的一个天然的虫洞,在他们的文明之中,没有任何理论可以解释这种超自然的现象,只能感叹于宇宙的浩瀚庞大,以及他们的文明储备太少,很快他们对这个忽然出现的虫洞进行探索研究。

但是在他们现有的文明理论之下,他们根本无法推算出这样的虫洞多少万年会出现一次,会不会有着一个的大概的周期轮回,究竟是什么原因产生的,他们也没有观察到四周行星的引力紊乱,对于这个突然产生的虫洞,他们都没有足够的理论理由能够解释的清楚,在这样的这样的一个虫洞面前,他们的文明是一无所知一片空白。随着观察的深入,他们也发现这个突然出现的虫洞变得十分不稳定起来,随时都有坍塌消失的可能。

为了在这个奇怪的虫洞坍塌消失之前探索这个虫洞,这个行星上的文明制定了一个探索计划,基于对于虫洞性质的了解,虫洞的另外一端有可能连接着一片遥远的星系,他们计划发射一个探索飞船,进入虫洞之中来探索这个奇怪的虫洞,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资料,当然,这是一次有来无回的旅行,进入到了虫洞之后,一切都会变得无从预测,还有一部分可能会穿越到一片遥远的未知的星域之中,但是回归家园的可能却是十分的渺小,他们把这次探索虫洞的计划称为蒲公英计划。

把这个探索虫洞的计划称为蒲公英计划也有另外的一些原因,一是蒲公英理论是他们文明之中的一个重要理论之一,二是他们研究推测,他们这个行星上的文明生物起源也有极大的可能是别的文明迁徙而来产生发展的,如同一粒蒲公英的种子,依靠顽强的生命力,最后发展出来发达的文明,他们这个行星上的蒲公英种子,起初可能是迁徙而来的恐龙,可能是另外一个恐龙文明迁徙而来最后不断进化而形成了现在的文明,随着科技的发展,他们的身躯越来越小,直立行走,最后形成了人类的形状,但是他们的身躯骨骼成分和恐龙有着很大的相似之处,这是他们这个行星上主流的物种起源理论。基于以上两个原因,他们把这次探索虫洞的计划命名为蒲公英计划,以展现出了对这个虫洞探索的极大的重视程度。

然而,这是一次九死一生有去无回慷慨赴死的探索计划,一开始也有很多人有着很大的兴趣报名,但是很快就纷纷取消了报名,他们逐渐形成了一种共识,这个一次百分之百的一次死亡之旅,最多最好的结果,也只是在进入虫洞之初的时刻可能会获得一点数据,然后在虫洞之中就有可能被撕的粉碎,理智战胜了冲动,以至于最后报名的人寥寥无几。

后来,他们在监狱的死刑犯中选中了一位女士,来乘坐他们的探索飞船进入到虫洞之中进行探索,她之前的所有罪行都得到了赦免,如果万一能够回归家园,她还会成为这个行星文明的英雄,这个囚犯女士的老公,也志愿和她一起探索,就这样最后确定下来了,由他们夫妇二人来乘坐飞船来探索虫洞,他们夫妇二人也因此成为了这个行星文明上人所共知的英雄。

很快,这个行星上的人类建造好了两所探索飞船,一个里面有着稳定的供应循环生态系统,只要飞船没有被很大程度的破坏,这对夫妇可以在里面生活很长一段时间。

基于人道主义关怀,同时也会发射一艘无人飞船,这个飞船里面主要是一些不急备用之物,当然,也包含一些防卫的各种武器,包括含有病毒的生物武器等等,主要目的是为了给夫妇二人提供最大可能的帮助。在这两艘飞船之中,也携带了一些介绍他们文明信息的介质,诸如位置问候各种自然声音城市信息等等,如果其他文明能够捕获得到,就有可能和他们行星文明取得通信的希望。两艘飞船的外表都被设计成了常常的石头形状,如同星际之中散落的天然的陨石一般,但是这两艘飞船却是集合了这个行星之上最高的技术,最好的材料,甚至携带了量子通信技术,想获取这个虫洞的第一手研究数据资料,无疑,这次探索虫洞的行为是十分空前绝后的。

基于虫洞的不稳定性,最后飞船被敲定了提前发射,虽然飞船上的安全保障隐患还没有完全消除,但是为了探索这次突然出现的虫洞,他们最后还是决定了提前发射。

发射之时,万人空巷,发射的影像也传遍了这个行星上的每一个角落。最后发射还算顺利,两艘飞船相继向着预定的虫洞入口飞去。

几乎全行星上的人类都注视着这场发射的影像,只见第一艘飞船顺利的进入到了虫洞之中,各种通信手段传来的影像显示,他们夫妇的飞船经过了一阵剧烈的抖动之后,进入到了一片如同满是雪花点点的世界之中,但是,很快,飞船在影像之中竟然消失了。后来,这个行星上根据仅存的影像推测,他们的飞船进入到了一片高能粒子的世界之中,飞船极有可能在进入虫洞的第一时刻就已经解体消散了。

第一艘飞船进入到了虫洞之后,虫洞很快变得不稳定起来,加速变化,最后竟然消失了,导致第二艘飞船竟然未能进入到虫洞之中,不断的加速,向着茫茫的太空虚空之中不断的茫茫前行,如同一块孤独的细长形状的陨石,在茫茫的星域之中默默的前行……

然而,第一艘进入虫洞之中的飞船实际上没没有消失解体,第一艘飞船上的夫妇二人在经过一阵的剧烈抖动之后飞船很快的平衡稳定了下来,在虫洞中快速的穿行,四周的景物迅速的后撤,变成一个一个的远远甩在后面的小点,飞船穿过之后,似乎也打破了虫洞的平衡,过来一段时间之后,飞船经过的虫洞区域也就变化消散了,但是飞船却是一路在虫洞之中飞速前行。

夫妇二人也是很久没有在一起过上温馨幸福的生活了,这几乎是一次必死的旅行,虽然目前在飞船之中可以衣食无忧,但是,它们夫妇二人也是十分的明白,这是一次没有希望和前途的旅行,意外和死亡随时都会降临到来,它们在飞船之中也是为所欲为,随心所欲,尽情贪婪享受着能够呆在一起的每一刻,珍惜在一起的每一秒的温馨时刻。

在这次的虫洞旅行之中,妻子成功顺利的诞下了一个健康的男孩,夫妇二人精心抚养孩子,照看的十分细致。

终于有一日,飞船外面的环境有了很大的变化,经过了一片十分炙亮动乱的区域之后,在这片十分炙亮的区域之中,飞船不断的剧烈的抖动,飞船如同一片狂风暴雨之中的树叶,不受控制的抖动震动,如同很久之前飞船刚刚进入虫洞之时的情景一般剧烈抖动,最后,飞船终于平静了下来,夫妇二人此时已然发现,他们的飞船已经置身于一片陌生的星域之中了,而这也意味着,他们的飞船,已经成功的穿越出了虫洞!

夫妇二人打开各种通信仪器想与母星联络,但是,各种通信仪器几乎都已经不同程度的损坏了,就连整个飞船,在穿越虫洞的震动区域之时,也发生了各种各样的故障损坏,甚至,他们赖以生存的飞船循环系统,都亮起了各种各样的红灯,这意味着,他们要么维修好飞船的循环系统,要么找到一处适宜的环境降落,不然,他们一家三口就只能听从死亡的召唤。

夫妇二人尽可能的维修好飞船上的循环系统,但是飞船本船为了能够在虫洞消失之前进去到虫洞之中探索,本来就建造的十分仓促,很多都是一次性的零件,根本就没有备用的零件,夫妇二人现在就只剩下最后的希望,那就是尽快找到一处宜居之地降落,从而能够有新的生活。

很快,它们扫描发现,这里有一个十分稳定的恒星系统,而且,在这个恒星系统的四周,竟然有着很多的行星,大概足足有七八个行星,这七八个行星能够有着宜居环境的行星以及卫星就大为增加了,夫妇俩十分欣奇,期望在飞船完全损坏之前,能够找到一处宜居的环境,平安降落,开始新的生活。

他们操纵着飞船不断的减速,探访过一个又一个巨大的行星,甚至还差点落入一个巨大气态行星的巨大引力之中,最终操纵着飞船勉强加入,才摆脱了巨大气态行星的引力深渊。

风雨过后就是彩虹,最后,夫妇二人终于发现了前方的蓝色星球。这个星球有着海洋,有着陆地,有着深林,完全是一处人间仙境,宜居之地。

夫妇俩大喜过望,操纵着飞船向这颗蓝色星球降落。

然而,飞船此时也是接近濒临解体状态,要降落到这颗人间仙境的行星,还需要经过过很多的危险关卡,比如,降落的角度,比如,如何克服浓厚的大气层的高温,飞船上仅存的两个逃生舱,其中一个也已经损坏的难以使用,飞船本来就是仓促建造,极小的逃生舱只能装得下一人能够逃生,这意味着,这个狭长飞船之中的三人,一旦危险降临,就只能只有一人有着渺小的逃生希望。

此时此刻的飞船,如同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前方的每一处危险,都足以引起致命的毁灭。

夫妇二人驾驭着处处损坏的飞船,尽力的向着前方的人间仙境降落......

然而,危险还是如期而至,飞船之中已经处处响起了警报之音,红灯警报也处处亮起,数据显示,飞船已经失去了控制,飞船的外部,已经显示接近2000度的高温,飞船外部的耐高温材料本来就已经破损,核动力发动机已经处于十分危险的境况之中,随时都有爆炸解体的可能......

最后时刻,几乎没有经过任何的思索,夫妇俩几乎同时决定,把唯一完好的逃生舱留给刚刚来到世间的孩子,载有夫妇俩唯一血脉的逃生舱很快弹射出了已经濒临爆炸的飞船,向着下方降落。

争斗几乎无处不在,此时,这颗宜居星球之上,依然有着文明,虽然文明还没有达到高度发达的程度。

此时这个飞船的下方地域,却有着一些人正在争斗。当日之夜,同城之中的雷阵雨和白莲花在不断的追杀已经追杀了几天的采花淫贼田光光,采花淫贼田光光当日逃到了这一片地域,却遇上误入了一些高人的争斗地域之内,而他们围捕数日的田光光,竟也稀里糊涂的死在了那群人的争斗的阵法之下。而雷阵雨和白莲花则躲在远处,逃过一劫。

雷阵雨和白莲花亲眼见到当晚一个身穿红衣的太昊老祖和一个手持灵火鸟之人的残酷争斗。

持鸟之人道:“灵活鸟,为大鹏同类之鸟,威力堪比大鹏,不知今日此物是否能够擒你。”

灵鸟震翅一飞,忽然变大数十倍,全身光芒大声你,周围妖娆女子火蝙蝠都退避一旁,翅膀一震,一道电光猛击蟒蛇,蟒蛇却未能够躲避开来,“轰”的一声巨响过后,已然受伤。

红衣老人太昊老祖道:“想来你们今天已做了充分的准备,今日幸亏我还带着至宝,今日就与你们同归于尽,玉石俱焚。”说着从怀中拿出了一个黝黑的盒子。

持鸟之人道:“时空宝盒,你竟然会拥有此物!”

红衣老人道:“宝盒时空,时空转换,看我今日把你们纳入时空宝盒之中!”

“宝盒时空,时空转换.今日看你们还能不能够把我毙命于此,还是我把你纳入时空宝盒之中。“

持鸟之人道:“听闻时空宝盒,能够变换时空,摧毁一切,你若是打来了时空宝盒,怕连你也会难以逃脱,大家同归于尽!”

太昊老祖道:“把我逼上绝路,大家都只能同归于尽了,还望你能够收下留情,放我一马,不然大家都会同归于尽!”

然而持鸟之人却还只是围攻着,既没有放弃,也没有猛攻,也许是真的怕太昊老祖来个鱼死网破,时空宝盒启动,大家同归于尽。

一时之间,这里的打斗成为了一种暂时的平衡僵持状态。

然而,此时二人的上空之中,一对夫妇正在做着艰难的选择,最后它们二人把生存的希望留给了尚在襁褓之中的孩子,它们把尚在襁褓之中的孩子放入到了飞船之上唯一的一个逃生舱之中,启动了逃生舱的逃生程序,然后把逃生舱弹射出了飞船,很快不久,整个飞船就爆裂了开来。整个天空之中出现了一道爆裂的白色炙亮光芒,划过了天空,呈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异像。

打斗持鸟之人和太昊老祖也被这个异像吸引,向上观看,但是,一些巨大的爆炸残在爆炸波的推动之下,已经加速跌落了下来,二人几乎还没来得及反应,已经被残骸击中而亡。很快,天上下起了一阵火雨,纷纷跌落了下来。

身在远处的白莲花和雷阵雨还以为这打斗的二人还真的启动了时空宝盒,改天换地,扭转了时空,不禁感叹这两大高人所持的至宝的威力之大,简直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但是二人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在绝对的高手面前,二人可不想如同采花淫贼田光光那般,稀里糊涂的被波及而被杀死。

火球落下,在巨大的高温之下,太昊老祖和那持鸟之人连同附近的一切,几乎被高温同时融化了,痕迹也难以留下。

逃生舱如同之前设定的一般,经过减速,最终落到了这个行星的地面之上,拥有顽强生命力的蒲公英的种子就这样流落到了这个行星之上。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白莲花和雷阵雨这才悄悄的前来查看,却发现这里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的地域,一片被烧焦的虚无的地域。但是二人很快听到了几声婴孩哭啼之音,二人几经寻找,终于在附近找到了那个逃生舱,几经周折,终于打开了逃生舱,抱出来里面的婴孩。

二人也不禁感叹,这时空宝盒的威力真是太过巨大,时空转换,转换时空,竟然把一个婴孩转到了此地。

后来,二人把这个婴孩带回了附近的同城,由于婴孩在一个巨大的石头旁边被发现,按照惯例,二人把这个孩子起名为雷石,当做自己的亲生孩子抚养,而一直以来,雷石对自己的身世也是一无所知,只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雷阵雨和白莲花。

后来,基于雷石的贡献和功绩,人们给了雷石另外一个响亮的绰号:“雷神。”以至于后人几乎忘记了,雷神曾经有过一段时间一直使用雷石这个名字。

后来,后人有了众多的感叹和评论,其中一条是这样写的:

虽然地球的环境万分幸运,和太阳的距离远近合适,在外有巨大的木星拦截住了很多体小天体的撞击,很大一部分的小天体被木星巨大的引力捕获,有的甚至突破木星的洛希极限,直接被木星撕碎,使木星后面的生命摇篮地球避免了一次又一次的天体袭击,避免了一次又一次的生灵灭绝文明灭亡。

但纵然如此,地球也不是万无一失,永远安全的。

从目前的证据来看,地球上的文明已经毁灭过一轮又一轮,曾经璀璨灿烂的文明之光熄灭了一次又一次,甚至连一丝蛛丝马迹也不肯留下。

传说中,地球上的生灵曾经毁灭数次,每一次的毁灭意味着到原物种生命和文化重新回到原点,意味着曾经璀璨灿烂高度发达的文明之光永远甄灭在的宇宙的尘埃之中。

传说中,很近的一次文明,兽族曾经长时间的统治着地球,曾族中尤以恐龙为多,然一场大灾难,几近毁灭殆尽,文明之光再次熄灭。

传说中,最近的一次文明,人类曾经统治着地球,但也没有避免灾难的到来。

古老的宇宙充满了太多太多的神秘和秘密。

地球,万万分之一地拥有了诞生生命的环境,关于地球上的生命起源之谜,人类一直在探索,而且不断地进步着。

然而人类之于宇宙,渺小得还不如一粟之苍海。虽然对宇宙的探索日新月异,但相比于庞大的宇宙来说,探索还是缓慢。

虽然探索有限,但却不乏传说,相传,盘古开天辟地,炼化宇宙,相传,地球的世界曾经毁灭数次,最近最近的一次大灭绝,大毁灭,地球这个世界上的生灵大都遭遇劫难,但覆巢之下,也有完卵。

相传有诺亚方舟,让很多生灵度过劫难。相传有玄武神龟,渡年幼的伏羲女娲和一些生灵渡过大劫难。待灾难过后,伏羲女娲炼石补天,拣士造人,人类才在大灭绝过后,如星星之火,才渐成燎原之势。后伏羲逐渐成为大神,被后人尊为三皇之首。女娲也亦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大神。相传之后有三皇无帝,嫦娥甄宓。春秋战国,秦皇汉武......上古奇缘,便是地球灭世之前的故事......

万年之后,一个宏大的天文观测现象惊诧了地球上的居民。

第一节九龙拉棺天降飞婴

英雄传说卷一之上古起缘

第一节九龙拉棺天降飞婴

爱因斯坦是人类科学史上光辉灿烂的伟大人物,他的理论对人类的贡献是惊人的,狭义相对论、广义相对论、宇宙学和统一场论更是广为人知。根据其时空扭曲理论预言的引力波早已被人类的庞大仪器检测证实过,只是其虫洞理论至今因客观条件还很难被证实。“虫洞”就是连接宇宙遥远区域间的时空细管。暗物质维持着虫洞出口的开启。虫洞可以把平行宇宙和婴儿宇宙连接起来,并提供时间旅行的可能性。虫洞也可能是连接黑洞和白洞的时空隧道,所以也叫“灰道“。与黑洞白洞比起来,人类所居住的地球就显得特别渺小了,以人类的条件,要想验证这个在黑洞白洞间存在的理论,可以说难上加难了。虽然人类的触手很难够得到黑洞这么大质量的天体,但是黑洞等大质量的的天体活动所爆发出来的引力波和伽马射线暴却经常被人类的庞大设备检测到。

前不久,美国路易斯安那州列文斯顿和华盛,顿州的哈福德之间两个探测器探测到了源头位于半人马座方向的一次引力波,伴随着发现的这个引力波,还检测到了一次伽马射线暴。当然,欧洲的检测设备也检测到了这次的引力波,位于太空的中国的天琴系统也检测到了这次引力波,也记录了几乎同时发生的这次伽马射线暴的波形。这本是一起寻常的检测事件,然而,别有用心的一些美国科学家把这次的引力波和伽马射线暴的波形输入超级计算机进行模拟合成,最后竟然合成出了一副匪夷所思的画面,在冰冷黝黑孤寂的宇宙深处,四只巨大的龙兽四角抬着一个花轿宫殿模样的物体,后面有五龙相护,疲惫不堪,向着一处星系中心黑洞的方向行驶着。这个花轿宫殿模样的物体,后来讨论是一个巨大的棺椁灵柩,与寻常的出殡图不同的是,少了很多待焚烧的纸兵、纸车马,纸小三,纸电视,纸二奶等陪葬之物,这合成出来的画面,被成为九龙护棺图。

当时,各国之间的电子侦查以及反侦查技术已经日趋成熟,千锤百炼,各国之间的侦查留后门行为已经明争暗斗屡见不鲜日益众多了,被发现了也只是打打嘴仗敷衍了事。美国合成出来的这幅九龙护棺图,很快被超级计算机芯片后门传回了中国。

中国负责谍报信息收集工作的是张科长,

张科长看着计算机合成出来的画面,不由得感叹,世界真奇妙,不怕做不到,只怕想不到。当然这只是作为偶发的不可信事件,但是恐怕得到如此信息的国家都会列为保密信息。而且中国国防下负责谍报信息的张科长还收到了另外一条信息:“欧洲的一些科学家利用这次的波形合成,竟然合成出了一副仕女弹唱图。一个美丽的古代仕女端坐在庭院之中,吟诗弹琴,身边顽童绕跳,一副绕跳顽童娇声声,人间乐事在天伦的其乐融融的画面,真是贻笑大方。”

对于这次合成的九龙护棺图,张科长也没有完全把它当做一个玩笑看待,看着图画,冥冥之中张科长的第六感觉感觉着画面和中国的国宝灵石有一丁点的关联,在巨棺和灵石之上,都有一些相似的长短不一的特殊符号,难道冥冥之中会有一些关联?张科长又调集了用计算机扫描中国国宝灵石的一些数据,和这次引力波和伽马射线暴的数据,组织科学家进行模拟合成。当然,大多数次合成出来的都是一些乱码。灵石早已被公认为中国的国宝,这块存在于史前时期的石头被科学家认定里面储存着很多的未知信息。有的科学家认定这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只是年代特别久远而已,有的科学家认定这块石头是已经消失的地球史前超级文明的生物芯片,里面的DNA生物载体已经干涸,不然可以提取出很多的信息。这次引力波和伽马射线暴发的时间,根据推算是在将近一万年前,经过将近一万年的时间,才传送到地球。而这块灵石的时间,远远的超过了一万年。按照常理,引力波,伽马射线暴和灵石应该没有什么联系。但是,张科长总是不想放弃,经过计算机多次的进制转换,和一些碰运气的条件合成,在张科长的不泄努力下,在引力波,伽马射线暴和部分灵石数据的基础上,中国的超级计算机竟然还真的合成出了意料之外的东西,中国的超级计算机竟然合成出了一个荒诞怪异的神话故事。

意识到信息十分重要,张科长迅速断了所有的网路,并且启动了屏蔽系统,我国能够从他国获取信息,当然也要防止他国对我国的监视。在之前很久的过去,凭借着高超的技术优势,美国对他国的监视可以说是无孔不入,但是随着世界各国的技术不断创新升级超强,世界各国这才挡住了美国的无孔不入的监视,由一家独大变成各国混战的局面。

当然,超级计算机合成的这个神话故事无疑作为国家的特级机密保密起来。

张科长回到自己的单独的办公室办公桌边坐下,喝上一杯茶,不禁深有所思,超级计算机合成出来的神话故事深深震撼了张科长,这难道真的是一次毫无交集的巧合合成的神话故事吗?神话故事的内容在张科长的脑海中不断完善,不断回响,思绪很快回到了将近一万年前的那个年代......

昆山,是同城附近最大的一座山,山势雄伟,山脉绵延,重峦叠嶂,挺拔险峻,连绵不绝,由来已久,是一些清修者的好去处,由此也经常有一些修行者到山中寻求宝物元丹,以便短时间内提升自己的修为,提升自己的修炼速度。

同城,是昆山山脚之下的一个较为有名的小城。

宇宙仿若是亘古不变硕大无比广袤无垠,很长很长的时间过去之后,同城之上的天空中的星象仿若没有太大的变化,一如既往。

然而,实际上宇宙中的物质的分布是极其不均,中空又充斥着大量的暗物质,时间在宇宙宇宙中各处的流逝速度也是不尽相同的,或许,时间只是在特定的时空之中相对的存在着。

世界上万事万物看似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但是仿佛又是有着偶然的联系。

就在不久,这片大地之上的太空之中,也可以说这个星球之上的太空之中,可以说这颗星球所在的恒星范围之内,闯入了一个神秘的飞船。

飞船之中有着一对夫妇的声音正在讨论着:“前面有颗行星,极大肯定颗宜居的行星,我们前往那颗行星那里,或许可以找到一丝生存之机,不然,我们错过了这颗行星,极有可能永远死亡漂浮在这茫茫的太空之中。”

“可是万一那颗行星不是一颗宜居的星空,比如说是一颗高温高压的行星,那么我们就是一点退路也没有了。”

“赌一下吧,左右都是死亡,有点希望总比没有希望好。”

“好吧。”

“那我们就奔向赌一把,现在改变航向,飞往颗行星。”

这个飞船上的夫妇,自然就是从遥远星系之地穿越那个突然出现的虫洞的飞船夫妇了,本来发射了两个飞船,这个载有夫妇的带着自身密闭循环系统的飞船进入了虫洞之中,而那第二艘补给飞船却在茫茫的太空中默默无闻的前行……

同城之上的天空的星象每天看似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天天如此。然而,此刻,那个赌一把的飞船早已经跨过了这颗恒星周围的数个行星,出现在地球的大气层之中,向着地球的大地降落。。

很明显,这种概率极低的在恒星周围找到宜居之地的极小的可能被他们撞上了,要知道,几乎绝大部分的恒星四周都没有一处宜居之地。

“飞船现在的状态极为不好,现在各种警报声各种故障红灯都亮了起来了。”飞船上的其中一人一人抱怨道。

“但愿我们能够平安降落。”

“”现在飞船外壳高温异常,显示已经有了2000多度的高温了。”其中一人述说着飞船的严重状况。

“可是,我们现在只有一个逃生舱。”一人抱怨道。

“现在高温已经波及到了核动力发动机,我们的飞船快要爆炸了。”

“我们把生存下去的机会希望让给孩子吧,他还是刚刚来到这个世间。”一人倡议道。

“也好,我们来掩护孩子逃离这危险的境地。

此时此刻,飞船下方的大地之上,有着两人正在争斗,争斗的双方,是一个名为太昊老祖和和一个持鸟老人。然而,双方似乎都没有同归于尽之意,僵持打斗了许久,二人几乎都没有分出来胜负。

持鸟之人道:“灵活鸟,为大鹏同类之鸟,威力堪比大鹏,不知今日此物是否能够擒你。”

灵鸟震翅一飞,忽然变大数十倍,全身光芒大声你,周围妖娆女子火蝙蝠都退避一旁,翅膀一震,一道电光猛击蟒蛇,蟒蛇却未能够躲避开来,“轰”的一声巨响过后,已然受伤。

黄衣老人太昊老祖道:“想来你们今天已做了充分的准备,今日幸亏我还带着至宝,今日就与你们同归于尽,玉石俱焚。”说着从怀中拿出了一个黝黑的盒子。

持鸟之人道:“时空宝盒,你竟然会拥有此物!”

红衣老人道:“宝盒时空,时空转换,看我今日把你们纳入时空宝盒之中!”

“宝盒时空,时空转换.今日看你们还能不能够把我毙命于此,还是我把你纳入时空宝盒之中。“

持鸟之人道:“听闻时空宝盒,能够变换时空,摧毁一切,你若是打来了时空宝盒,怕连你也会难以逃脱,大家同归于尽!”

太昊老祖道:“把我逼上绝路,大家都只能同归于尽了,还望你能够收下留情,放我一马,不然大家都会同归于尽!”

然而持鸟之人却还只是围攻着,既没有放弃,也没有猛攻,也许是真的怕太昊老祖来个鱼死网破,时空宝盒启动,大家同归于尽。

一时之间,这里的打斗成为了一种暂时的平衡僵持状态。

然而,此时二人的上空之中,一对夫妇正在做着艰难的选择,最后它们二人把生存的希望留给了尚在襁褓之中的孩子,它们把尚在襁褓之中的孩子放入到了飞船之上唯一的一个逃生舱之中,启动了逃生舱的逃生程序,然后把逃生舱弹射出了飞船,很快不久,整个飞船就爆裂了开来。整个天空之中出现了一道爆裂的白色炙亮光芒,划过了天空,呈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异像。

打斗持鸟之人和太昊老祖也被这个异像吸引,向上观看,但是,一些巨大的爆炸残在爆炸波的推动之下,已经加速跌落了下来,二人几乎还没来得及反应,已经被残骸击中而亡。很快,天上下起了一阵火雨,纷纷跌落了下来。

身在远处的白莲花和雷阵雨还以为这打斗的二人还真的启动了时空宝盒,改天换地,扭转了时空,不禁感叹这两大高人所持的至宝的威力之大,简直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但是二人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在绝对的高手面前,二人可不想如同采花淫贼田光光那般,稀里糊涂的被波及而被杀死。

火球落下,在巨大的高温之下,太昊老祖和那持鸟之人连同附近的一切,几乎被高温同时融化了,痕迹也难以留下。

逃生舱如同之前设定的一般,经过减速,最终落到了这个行星的地面之上,拥有顽强生命力的蒲公英的种子就这样流落到了这个行星之上。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白莲花和雷阵雨这才悄悄的前来查看,却发现这里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的地域,一片被烧焦的虚无的地域。但是二人很快听到了几声婴孩哭啼之音,二人几经寻找,终于在附近找到了那个逃生舱,几经周折,终于打开了逃生舱,抱出来里面的婴孩。

二人也不禁感叹,这时空宝盒的威力真是太过巨大,时空转换,转换时空,竟然把一个婴孩转到了此地。

后来,二人把这个婴孩带回了附近的同城,由于婴孩在一个巨大的石头旁边被发现,按照惯例,二人把这个孩子起名为雷石,当做自己的亲生孩子抚养,而一直以来,雷石对自己的身世也是一无所知,只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雷阵雨和白莲花。

后来,基于雷石的贡献和功绩,人们给了雷石另外一个响亮的绰号:“雷神。”以至于后人几乎忘记了,雷神曾经有过一段时间一直使用雷石这个名字。

但是当日情景,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只是在极短的一段时间之内,简短的几乎无人会发现刚刚过去的一切,只是那一声巨大的响声或许能够打破那里的宁静,然而,对于巨大的星球来说,那一声爆裂之声根本可以说是微乎其微,忽略不计,这个星球之上似乎根本没有发生过什么,或许只是有人偶尔记得当时天有异象产生,但也是很快被遗忘在时光的长河之中。

时光如梭,一晃大概三十年的时光过去了。

同城历来是不乏消息的地方,最近城中纷纷流传了这样一个消息,昆山中最近出现了一个狐洞,有的说是千年狐狸结界而成,洞中很是凶险,去洞中探险的几波人已经是有去无回了,越传越悬,同城中的人们已经越来越多的人们谈论狐洞的凶险了。

此刻,一白衣少年已经远离同城,依据人们谈论的话语来到昆山中寻找那凶险无比的狐洞了。

狐洞是人们偶尔发现,经过几波人的探险,现在洞口周围已经没有任何隐藏之物了,洞口很明显的呈现在白衣少年之前。洞中颜色光怪陆离,流光溢彩,时而变换,时而一动不动,给人一种很难捉摸的感觉。白衣少年只在洞口稍微观察了一下,就一道流光似的进入了洞中。

一进入洞中,白衣少年顿感到洞中阴森幽暗,寒凉彻骨,越往深处洞中颜色越深,给人一种越危险的感觉。白衣少年移步往洞中深处走去,狐洞仿佛感应到了外来入侵者,一阵旋风向那白衣少年卷去。

白衣少年早有防备,随身一转,周身已经笼罩了一层玄白光罩,旋风击中光罩,滋滋作响。白衣少年猛地一喝,运力击中旋风,周围旋风砰然碎裂,很快就化为乌有。

能够只身一人独闯这狐洞,白衣少年自然有一身的修为。

然而,旋风刚去,就从洞内飞出万把飞剑,向着白衣少年疾驰而来。白衣少年身形飞起,已然把前面的几十把飞剑抓入手中,双手迅速挥舞,以斩杀那万把飞剑。万把飞剑星星点点,已把那白衣少年包围在剑网之内,但白衣少年不断折断飞剑,还身有余力移动身形,躲避密集的剑网,剑网密集,偶有飞剑刺中白衣少年,却也被那白衣少年身躯弹开,只是受一些皮毛之伤,激战数回,飞剑不断地被白衣少年击断洞中。

飞剑似有灵性,见形势对自己不利,忽然万剑集合,数万把飞剑猛然变为一柄长剑,向着那白衣少年刺去。白衣少年见阵势变化,只得全力迎击那柄飞剑。功力相交,白衣少年感到略占上风,可是很快,白衣少年感到剑上力量不断增长,长剑似乎和山洞融为一体,不断地从山洞中汲取源源不断的力量,长久下去,自己肯定会被长剑拖住不可。白衣少年猛地运功,借反弹之力一跃落入洞中深处。

刚一落地,猛然感到脚下炙热异常,不得不再次跃起。往下一看,只见地上红彤彤的,想必这洞中已被布置成为一处炙热无比之地,以防有人来窥觑洞中宝物元丹。

那柄长剑也仿佛怕了这炙热之火,悬在洞上不肯进来。

“这炙热之地对别人来说是千难万险,但是对我来说,却是投其所好了。”

冰之凝指!

只见那白衣少年祭出冰之凝指,炙热的地面上不一会就覆盖了厚厚的一层冰层。

原来这白衣少年诸多武功之中,造诣最深的就是冰之凝指了,已经达到收发自如,登峰造极的地步了,而且那白衣少年尤其喜爱这冰之凝指,造诣也最为高深。

白衣少年落到地上,向洞中望去,只见那洞里有一石桌,石桌上有一元丹,肯定是这个狐仙洞里狐仙的元丹了,只是不知这么贵重的东西却大明大白的放在那里,又或者是狐仙早已逝去多年了?纵然如此也不该如此大明大白的摆在那里啊。白衣少年心中总感觉着有一些不妙之处。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明明元丹在那里,自己吃了足可以抵得上自己苦修三年的成果。

一个飞跃跃到石桌前面,只是感觉着眼前略有一点晃动,定睛一看,元丹还是在那里。手掌一伸,狐仙的元丹就被吸入掌中。此时,洞外那柄剑见火势熄灭,已然刺向白衣少年。白衣少年一口吞下元丹,同时回荡开长剑一击,一道闪光,已然穿出洞外。

心情大悦,心想,父王一向认为我进步很慢,这下又得了一颗元丹,父王对我的认识也会有所改变的。抬头一看,却见自己的父王河阳王正站在山洞之外。心中一惊,怎么,父王也会惦记这么小的一颗元丹?心中虽有疑问,但还是叫了声父王!

只见那父王河阳王点了点头,来到了白衣少年面前,刚要夸奖两句,忽然,河阳王伸出双手,化为一柄长剑已然刺中了白衣少年。

同时,白衣少年脚下一热,刚落入洞中那炙热的感觉又袭上脚来。冰之凝指消失之后,炙热之火重新袭了上来。

蓦然清醒,河阳王面目已无,只余一柄长剑留在身上。迅速抓住长剑,暮地一振,长剑脱身而出。

原来,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中了幻觉。就在自己扑向元丹时,幻觉已然产生。狐狸最擅长迷幻,自己竟中了圈套。

伸手入怀,取出自己从家带来的最后一颗金丹药,吞入口中,药一入口,伤口随即愈合,但是自己的功力恐怕要大打折扣

脚下炙热依旧,定睛一看,自己却还是在那狐仙洞中。而不知何时,石桌旁已然多了一个佩剑老者!

那佩剑老者正闭着双眼,双手伸向元丹!

此时,长剑再次袭来,白衣少年只得迎上长剑。一声巨响,少年与长剑已黏在一起!

老者已经模到了元丹,吞入腹中!

但愿还是幻觉!白衣少年心想。这只是妖狐迷惑我元丹已经没了,而想让我放弃!即使不是幻觉,我只要把那老者吃了,照样可以顶得修炼三年的。

“轰!“

元丹被吃,洞中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只见洞中之物纷纷下落坍塌,有些洞中之物化为鸟有。

老者吃过元丹后,睁开双眼,迅速逃出洞去。

长剑也竞然片片断落,整个洞中似乎要化为乌有的样子。洞顶巨石块块落下,整个弧洞要化为废墟。

白衣少年这才意识到那佩剑老者非幻觉,而元丹为镇洞之物,元丹被盗,整个洞速坍塌,化为废墟!就连那利害无比的长剑也化为废墟,不再守卫了。

此时,也只有追赶那老者,吃了那老者,才不白忙一场。想到这,白衣少年迅速向老者追去。

版权声明:跨越星空的蒲公英遇到了星空中的九龙拉棺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199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