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胡适、茅盾都是包办婚姻,可他们夫人的命运结局各不相同!

求知问史

鲁迅、胡适、茅盾都是大文学家,在他们成婚的时代,遵从“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成婚是那个时代的特色,只有很少的人能摆脱那个命运。鲁迅和原配夫人朱安、胡适和夫人江冬秀、茅盾夫人孔德沚,都是遵从父母之命成就的包办婚姻,可他们夫人的命运结局各不相同!

鲁迅的原配夫人朱安女士,1878年出生在商人家庭,比鲁迅先生大3岁。父母给她裹脚,让她学针线、烹饪,学礼仪,就是不肯让她好好读书识字。1899年,21 岁的朱安,经亲戚介绍和18岁的在南京矿务铁路学堂读书的周树人定了亲。

本来预计在1901年冬季结婚,可鲁迅毕业后拿到了赴日本留学的奖学金,要到日本出洋留学,婚事因此搁下。

鲁迅1902年3月离开中国去了日本。让他母亲告诉朱家,要朱家给朱安放脚,然后进学堂读书。对1903年鲁迅身穿西服顶着短发回家探亲,但仍未结婚。

1906年7月6日,鲁迅被母亲以病重为名从日本骗回老家和朱安按旧仪式完了婚。第二天,鲁迅没有按老规矩去祠堂,晚上,他独自睡书房,第三天,他留下独守新房的朱安又去了日本。

1909年8月,鲁迅归国,在杭州、浙江两级师范学堂教生理学和化学教员,兼任日本教员铃木珪寿的植物学翻译,1910年8月,任绍兴中学堂教员兼监学,1912年到南京任国民政府教育部社会教育司第一科科长,8月到北京任教育部佥事。朱安一直独自陪伴着鲁迅母亲。

1919年11月鲁迅兄弟卖掉了绍兴的旧宅,搬到了北京西直门内八道湾11号,朱安也跟随到了这里。1923年夏天,鲁迅和周作人反目,鲁迅搬到了阜成门内西三条胡同21号,朱安又跟着鲁迅搬了家。但即使是同住一个家,除了日常几句简单的对话之外,更无别的话说,更别说其它了。

1927年1月离开北京到广州中山大学任教,9月又转到上海,开始和许广平同居,直到他1936年去世。朱安则一直北京西三条胡同陪伴鲁迅的母亲,直到鲁迅的母亲去世,又独自一个生活,直到1947年6月29日凌晨孤独地离开这个世界。

临终前,她泪流满面地说,希望死后葬在大先生之旁。但最后,她的墓地设在了西直门外保福寺处,没有墓碑。走完了她的69个春秋,结束她婚后四十多年的寂寞岁月。

胡适的夫人江冬秀女士,1890年出生于安徽旌德县江村的一个仕宦之家,父亲早世。也没有受过多少文化教育,仅读了几年私塾,也裹过脚

胡适的姑婆是江冬秀的舅母。胡适十四岁那年,胡适随母到绩溪旺川的姑婆家走亲戚,碰到也来走亲戚的江冬秀的母亲,江母看到眉清目秀聪明伶俐的胡适,一下子喜欢上了,表示要把大胡适一岁的女儿许配给他。

后来,江村的私塾老师胡祥鉴又从中做媒,胡适母亲又测算了两人的“八字”,两家的婚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订婚后,胡适先后到上海、美国求学,直到1917年夏天回国后,成了北京大学的教授,在回家看望母亲时,才定好在寒假期间结婚。1917年寒假,胡适北京回家,和江东秀举行了新式的文明婚礼。至此,胡适才第一次见到这位订婚12年、年已28岁的江东秀。

婚后,江冬秀随胡乱到北京,开始主持家务。她虽然也是一个小脚女人,但颇有魄力,有才干,但处事果断,颇有男子汉气概。

她得知胡适与曹佩声有暧昧关系时,大吵大闹,甚至拿裁纸刀向胡适脸部掷去,胡适很快就与曹佩声断绝了关系 。北大教授梁宗岱要同妻子离婚,她得知梁妻忠厚懦弱,无力抗拒,就为她打抱不平。她将梁宗岱要同妻子接到自己家中,又去法院为她打官司,把梁宗岱打败。

她常劝胡适不要走上政治道路,不要做官,要他好好研究学问。1938年,蒋介石让胡适他出任美国大使,胡适勉强答应后,还要给她解释:“现在我出来做事,心里常常感觉惭愧,对不住你。你总劝我不要走上政治路上去,这是你在帮助我。若是不明大体的女人,一定巴望男人做大官。你跟我二十年,从不作这样想。……我感到愧对老妻,这是真心话”。

江冬秀随胡适到了纽约,一次胡适外出,留她一人在家。那天一个彪形大汉破窗而入,她一把公寓大门打开,回身对那大汉大叫一声:“GO!”江冬秀用她仅会一“句”英语,把那大汉吓跑了。

江东秀除了给胡适洗衣做饭外,她还爱好打麻将,她打麻将还能补贴家用。在牌友不全时,她就看武侠小说。

1962年2月24日夜,胡适因心脏病复发,在台北去世,江东秀极度悲痛。她的长子祖望同她商量说:“父亲在遗嘱里把他的遗体火化,你看怎么办?”江东秀说:“不行。我和你父亲曾有约在先,后死者有权决定先死者的安葬方法,我是主张棺葬的。”后来,这一要求得到蒋介石同意。

江东秀后来随儿子去了纽约,十年后,于1958年又回到台湾,直到1973年去世,享年85岁。

茅盾(原名沈德鸿,字雁冰)和夫人孔德沚的婚姻,是他们两人的祖父定的娃娃亲。他们两家都住在浙江省桐乡县乌镇上,茅盾祖父沈恩培和孔德沚的祖父孔繁林都常到东栅钱隆盛南货店喝茶聊天,很谈得来。一年初夏,两人抱着自己的孙子孙女又来到货店,男孩5岁,女孩4岁,两个孩子在店堂里玩耍,店主钱春江看到后,对沈恩培和孔繁林说:“这两个孩子真般配,你们两家本来是世交,定个亲吧,门当户对的。”

孔繁林和沈恩培听后,都连连说:“好,好。”他们各自回去给儿子媳妇一说,都基本同意定下来了。只是茅盾父亲要求定亲后,女方不缠足,要读书。两人的祖父再次见面,互递了庚帖,测了八字,结果是大吉!茅盾后来才知道孔德沚的八字是改过了的。        虽然沈家要求孔家不要给女儿缠足,让女儿念书,可孔家十分守旧,尽管很有钱,但仍然让孔德沚缠了足,书也不给念。沈家并不太清楚。

后来茅盾进中学,上大学,北京大学预科毕业后,到上海商务印书馆工作,很快就在上海崭露出头角。此时,茅盾的父亲早已去世,茅盾的母亲怕儿子在上海滩沾上坏习气,就想让他结婚。

1917年春节,茅盾回家时,他母亲和他商量结婚的事,他母亲听说这位小姐可能没按他们的要求去读书,就说,怕这样一个不识字的老婆与你将来的身份不相称,如果你一定不要,就托媒人去退亲,不过对方如不同意,说不定要打官司。

茅盾怕母亲为难,就说,识字不识字,也无所谓,嫁过来后,孔家管不着了,母亲可以教她识字,也可以让她进学校。

事情就这么定了。1918年春节后,给两人按旧式礼仪举办了婚礼。

茅盾是第一次看见自己的新娘子,她生得并不漂亮,却十分健壮,见到这边的亲戚客人,落落大方,谈笑自如。但第二天,茅盾母子问起新娘子读书的情况,才知道,新娘子只认得一个“孔”字和1—10的数字,自己还没有个正经的名字!

新娘子听说茅盾去北京念过书,现在又在上海工作,就问他是北京离乌镇远呢,还是上海离乌镇远?这让母子俩目瞪口呆。但茅盾母亲知道新娘子是无辜的,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可这位聪明的新娘子一下就知道了自己的差距,觉得在丈夫和婆婆面前矮了三分。

结婚三日后,茅盾带新娘去岳父家拜见长辈,新娘子回到娘家与她母亲吵了一架,埋怨母亲不让她念书,害得她在婆家成了十足的乡下人!

回到家里后,茅盾母亲开导她,只要新娘子肯学习,她愿意教她识字读书,又让茅盾为新娘子取名为“德沚”。

新婚不到一个月,茅盾就急急地返回上海工作,他母亲开始教儿媳妇识字写字,每天上午、下午各写两个小时字。一两个月后,孔德沚就识了五六百字。后来,喜爱读书的孔德沚又上了石门的振华女校。不久,因为看不惯校长的态度,又回到家中,茅盾母亲又教起了儿媳。茅盾母亲怕儿媳一人在乌镇寂寞,也担心儿子在上海的花花世界另觅新欢,就一起搬到了上海。

在上海,茅盾也抽时间教孔德沚文化,后来的孔德沚文化已有相当水平了。

自此,孔德沚的一生和茅盾紧密联在了一起,风雨同舟,同甘共苦,紧随着茅盾的生活起起伏伏。两人生育了一男一女。

虽然,茅盾在去日本时,和秦德君有过一段外遇,可在回国后,在母亲的压力下,又回到了孔德沚身边。

1970年1月28日,与茅盾相伴50多年的孔德沚去世。11年后的1981年3月26日,茅盾逝世,享年85岁。

版权声明:鲁迅、胡适、茅盾都是包办婚姻,可他们夫人的命运结局各不相同!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196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