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卫视春晚,刚被夸上热搜就曝出四大丑闻,网友:下次别办了

嘈坊

1月22日的晚上,各地卫视可谓是拉开了“春晚大战”。

在同一时间段里,便有超过10台的晚会精彩上演。

其中,北京卫视“赢麻了”。

开播后不久,晚会的收视率便直线飙升,之后更是稳稳地坐在了当晚的收视冠军宝座。

而要属这台晚会上热度最高的节目,就莫过于相声《兔年说兔》了。

该节目由演员何冰和韩童生共同演绎,虽然两人并不是专业的相声演员,但他们的表演仍然让许多观众眼前一亮。

无论是趣味谐音梗、缩写文学等包袱,还是整个作品的节奏感,都不输专业的相声演员。

甚至,有网友暗暗表示——他们完全不输岳云鹏。

以至于,这还让有网友发出感叹:这可让“岳云鹏们”怎么活?

节目的出彩程度,更让词条“何冰 韩童生 真的不错”,跟着“北京台春晚 好看”,一同冲上了热搜,引来许多观众的叫好。

收视率第一,节目又有讨论度,无论从哪方面来看,北京卫视春晚都是最大的赢家。

只是,漫天的好评还没有持续到24个小时,便出现了惊天反转——引来一片骂声。

原因是,这个出彩的相声节目《兔年说兔》,是明目张胆地抢来的。

然而,除了这一点,这台晚会的其他做法也是备受争议。

01 未经允许,擅自挪用

大年初一的晚上,何冰和韩童生在北京卫视春晚表演的相声《兔年说兔》,可算是让不少观众感受到了以往的“年味”。

因为他们终于等到,能让自己开怀一笑的相声作品了。尤其,这个作品和岳云鹏的相声相比,也毫不逊色。

也因此,许多观众也没有吝啬自己的赞美之声。

但就在叫好声充斥各大网络平台的时候,作为作者之一的相声演员盛伟,却突然发文控诉北京台的春晚节目组——未经作者允许,便直接使用。

原来,盛伟和另外两位相声演员回想、梁原,一起创作了相声《兔年说兔》。
在相声行当里,相声本子在成型之后,还要在之后的演出中不断地修改和打磨,直至确定最终的本子。

在演出途中,北京台的春晚节目组看到了这个节目。
作为过去十年时间里,收视率一直是第一的北京台,必然需要出彩的节目,来维持过往的辉煌。
于是,临近春节时,节目组通过电话和盛伟表达了合作的想法。
不过,盛伟拒绝了,回想和梁原也拒绝,或许是觉得节目还没有成熟到可以在电视上表演,也可能只是单纯不想合作。
总之,不管是何原因,三人都明确地拒绝了对方。

在盛伟看来,事情至此就已经结束了。
节目组没有再打来电话,其他各种小道消息也没有关于这个相声的。
甚至,北京卫视提前发布的节目单,也并没有关于这个节目的。
然而,让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节目开始后没多久,演员何冰和韩童生居然表演了属于他们的作品。

节目播出后没多久,演员盛伟便立马发文,控诉北京卫视的明目张胆的侵权行为。

但也有网友随之发出了质疑的声音:既然作品有三位作者,也许是另外两位同意了呢,否则北京台也不会有具体的文本。

不过,盛伟立马给出了答案,那就是三人都没有同意把文本给北京台使用。

与此同时,其他的相声演员,例如金霏、李寅飞等人,也纷纷表态支持他们。

紧接着,回想又分享了在朋友圈质问秦峥的截图,秦峥明确地说了对不起。

但也只是对不起,并没有做出任何的解释。

虽然说,在如今的文艺圈,“抄袭”这一行为,已经是一件见怪不怪的事情,但直接把人家的作品抢来表演,依然让许多网友开了眼。

不得不说,北京卫视也太霸道了。

只是,三位作者要想通过网络平台进行维护权益,可能性似乎并不大。

因为将近两天的时间了,北京卫视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有网友表示,这是北京台的常规操作了,三位作者可惹不起。

而且,如果没有协议或合同,想要维护自己的权益就更难了。

但从盛伟的回复来看,他们也许会选择拿起法律武器来保障所有的权益。

要想创作出一个好的作品,要经受的困难和曲折难以想象,希望他们能拿回作品的归属权,以及被侵权的赔偿。

至于这事最后会怎么解决,目前只能让“子弹”再飞一会。

02 邀请有争议的演员

在相声节目《兔年说兔》还没有陷入争议之时,某些有争议的演员时不时地出现在镜头上时,便已经引发了观众不满,直言——

有何云伟,北京卫视的格局都被拉下一大截了。

但坏事的何止是何云伟,还有潘长江和周炜。

其实,潘长江也好,周炜和何云伟也罢,都不算是字面上的“劣迹艺人”,或者是“问题艺人”。

可他们引发的争议,以及争议给他们所在圈子带来的影响,却一点都不比“劣迹”和“问题”的小。

拿潘长江来说,仅仅是直播卖酒,就让他从艺三十年来所积攒的口碑和名望,在一夜之间崩塌。

刚开始,他还只是在直播间大喊大叫,满嘴跑火车;后来,他逐渐演变成卖假酒,卖的价格比市场价还高……

种种原因,让他“老艺术家”的形象一落千丈,也让他彻底晚节不保。

曾经,他是著名笑星;

如今,他已经成为观众口中的“那个卖假酒的”了。

而和潘长江相比,周炜的事情似乎更为严重。

去年,曾有人戏称,周炜是当时最有名的相声演员。不管是在相声圈里,还是圈外,他的知名度都是当仁不让的“第一名”。

不是因为他是姜昆的徒弟,也不是他的相声说得有多好,而是他自导了一出大戏。

2021年7月,河南遭遇了水灾。作为艺人的周炜,发视频为河南人民声援。有网友让他少说多做,多捐款。

虽然网友的说法有道德绑架的嫌疑,但周炜的回复却让其他人,一边倒地站在了该网友的这边。

只因为他说:“你就是我捐的,回去问问。”

如此低俗,又具有侮辱性的回复,顿时引起了巨大的争议。

当事情越闹越大之时,他不得不站出来解释,可解释的内容是他的账号被盗,所有言论都不是他本人所说。

但网友扒出他以往的言论,发现这不过是他搪塞大众的说法罢了。

如今,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一年的时间了,但迟迟没有任何的结果。

作为姜昆的徒弟,作为主流相声圈里的人,本应该是“反三俗”阵营中的一员。

他倒好,直接成为“三俗”的典型代表了。

如果说周炜的标签是“三俗”,那么何云伟的标签,便是“欺师灭祖”了。

他和郭德纲的恩怨是非,可谓是闹得沸沸扬扬。之后,又因为他在相声上没有太大的建树,以至于形象、口碑和能力都是一落千丈。

他也彻底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然而,不管是他,还是潘长江、周炜,却都被北京卫视奉为座上宾。

正如观众所说,北京卫视实在是不挑人。

03 北京卫视“广告”春晚

如果把北京卫视的整台晚会看完,也许你会发现,它不仅是不挑人,还不挑时机。

硬生生地在各种小品中,乃至是歌唱节目中穿插广告。

把观众尴尬得脚趾抠地。

在小品《谁不说俺家乡好》中,一款啤酒便有四个个人通力介绍。

杨树林说它好,王丽坤说它由好料造,身边的秘书则面向观众,发出由心的感叹,宋小宝则负责二话不说开始喝的戏份。

一段45秒的广告,其实并不长,可放在时长本就有限的小品,不仅让小品变得割裂,还让观众“度秒如年”。

然而,硬塞广告的,远不止这个节目。

在小品《笨小孩》中,大表哥给上小学的小表弟送新年礼物,送的是第3段的奶粉。

出演妈妈的王鸥,拿过奶粉就开始对准镜头,字正腔圆地念了一段广告词。

大表哥还说,送给表弟正合适。

瞧瞧罐子上的“36月龄”,再看看齐腰高的表弟。

真的合适吗?

哪怕之后解释是太久没见,可时间会变,难道表弟的年龄永远不会长吗?

实在是离谱。

如果你以为在所有小品插入广告,已经足够离谱了,其实还有更离谱的。

毛不易在演唱歌曲《你的我的》的时候,节目组都在舞台上摆了一辆车,还总用不同的角度,来全方位展示车身和品牌。

如此“见缝插针”,让观众忍不住调侃:这车演得跟真车一样一样的。

毛不易歌曲的最后一句,是“给你微不足道所有的所有”。

正巧这时,舞蹈演员钻进了车内,于是观众再次调侃:这辆车是一个“微不足道”。

这哪里是微不足道,简直是不容忽视。

04 再现“邓丽君”,其实一次就够了

事实上,不容忽视的还有一个节目,那便是王心凌、韩雪和虚拟“邓丽君”,合唱歌曲《我只在乎你》。

而这个节目之所以会引发争议,是因为邓丽君已经不是第一次被重现了。

早在2013年,周杰伦就曾在个人演唱会上,用虚拟技术复原了邓丽君。

2021年的江苏卫视跨年晚会上,也又一次重现了邓丽君。

如今,已经是第三次重现邓丽君了。

三年时间里,两次“请”出邓丽君,如此频繁的操作,真的没有消费逝者的嫌疑吗?

即便她的家人已经授权同意了,也没有必要搞出“永不停歇”的趋势来。

不少邓丽君的歌迷立即表示,他们对重现邓丽君很是高兴,觉得这是在表达对她的喜爱和致敬,但其他网友却是不买账。

凡事只要过度,就会失去事情本来的意义。

而且,复原出来的“邓丽君”,不仅是姿态和气韵不像本人,动作和脸部都十分的僵硬。

正如网友所说,技术已经达到了死人说话的地步,可人家生前身上的风采,是半分也没有复现。

况且,这大过年的,这大晚上的,“请”出已逝之人来表演节目,“外壳”还如此失真。

便不是致敬,只是单纯的吓人了。

结语:

想让收视率一直保持前列,最有保障的,不是各种“噱头”,是作品本身的质量,表演人员的精彩演绎,以及正确的价值观展现。

弄出各种“噱头”,能够吸人眼球,却吸不来观众的一致好评。

而除了作品、演绎和价值观,表演人员本身的道德水准,也至关重要。

德艺双馨的演员不多,但也不缺;德艺双失的演员不少,可不是不可避免。

总之,只有观众喜闻乐见的作品,才是成功的。

版权声明:北京卫视春晚,刚被夸上热搜就曝出四大丑闻,网友:下次别办了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195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