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岗 ‖ 名臣大儒——大兴朱珪世家

京畿有道

自古学者有大家、专家之别。专家者,精通一门之学问,而有其独到之建树者;大家者,博通数门学问,而皆有所建树者。大兴朱氏兄弟,堪称大学问家也。


朱珪字石君(1730-1805),号南崖,晚号盘陀老人。自11岁即传高安朱轼之学。先世居萧山,自其父始迁籍为大兴(今北京)人。乾隆十二年,与兄朱筠同时中举,名震京师,次年成进士,选庶吉士,寻授编修,累迁侍读学士。二十四年主河南乡试,二十八年擢按察使兼署布政使,历官多年,颇有政绩。五十一年授礼部侍郎,五十九年为两广总督,授左都御史、兵部尚书。

及乾隆帝驾崩,嘉庆帝临朝,驰驿召之,旋命直南书房,管户部三库。特赐宅第于西华门,又赐紫禁城骑马,加太子少保,充《实录》总裁官。国家大政,有所咨询,朱珪皆造膝自陈,不草一疏。嘉庆四年( 1799),复典会试,调户部尚书。翌年,兼署吏部尚书。备受嘉庆帝宠信,历加太子少保,太子太傅等,拜协办大学士,又兼掌院学土。嘉庆帝又御书“天禄储才”四字额,以摹刻院堂,而以墨迹赐朱珪,挂于宅第之中,以示殊恩。

朱珪在学士院中为二十四科前辈,资历最深,且掌院事,瀛州典故盛且荣焉。嘉庆十年(1805)正月,宣制拜体仁阁大学士。翌年春,感疾,至十二月初病故,时年76岁。嘉庆帝为之震悼,亲临赐奠,晋赠太傅,入祀贤良祠。嘉庆帝又钦制“抒痛诗”十二韵,并御制“碑文”,刻石阡门,荣宠无以复加。



朱珪在翰林院时,国家有大典礼,其撰进“雅颂”“诗册”“文跋”,乾隆帝必嘉赏之,以为能见其大。圣制诗,时时寄示,命作诗以唱和之。乾隆帝曾将数年所作怀念朱珪之诗数10首,集为2册,题名曰《蒹葭远目》《山海遥思>,以示朱珪,此又一殊荣也。

朱珪生平于《大学》义利之辨,《通鉴》治乱之由,天命呼吸可通民情,反复敷陈,帝尝为之耸听。其所著《知足斋诗文集》(文集6卷、诗集24卷),帝命以刻本进,并赐题“律诗四章”于卷首,以为之序。其应制诸作,词藻华丽,实大声宏;至于感物怀人、模山范水之作,长篇险韵,则别开生面,才力之大,无所不举,其风格与杜陵、昌黎为近。古名臣大儒之专集,于斯为盛。

朱珪生性端凝纯粹,胸中无城府,于经术无所不通,汉儒之传注,宋儒之性道,兼而有之。取士锐意求朴学,通人寒士,必扬其名。主持政务,持大端,不亲细务,情操亮节,海内仰之。尤笃孝友,事寡嫂尽敬,抚养兄长之子如己子。其品行极为时人所称道。



朱珪之兄朱筠(1729-1781),字东美,一字竹君,号笥河。年13,通七经;年15,所作诗文,见者惊为老宿。与朱珪读书,同起卧,以道义、文章互为师友。乾隆十年(1745),兄弟二人同补诸生,后又同中举人,同成进土。

朱筠历任庶吉士、编修官及方略馆纂修官。丁父忧之后,又升擢侍读学士,充日讲官,知起居注。又多次出任各地乡试主考官、会试主考官,所录取多为宏才硕学之士,卓然以韩、
欧自任。振起古学,奖拔寒士,后生小子,一善之长,誉之如不及。天下士人翕然称之曰“竹君先生”。

朱筠又与王昶为同年友,同官于京师,遂齐名,时人称之为“北朱南王”。朱筠曾先后主持顺天、福建、安徽等处乡试,在提督安徽学政时,提倡古学,以文字、训诂为经学之阶梯,乃重刊宋版许氏之《说文解字》,使学宫子弟知所诵习。朱筠又曾请校正“十三经”文字之传写讹舛者,立石太学,议不果行。因著《十三经文字同异》一书藏于家,故世称据经好古之儒为“朱派”云。

时乾隆帝方诏求遗书,朱筠乃上奏建言:翰林院库中藏有明代《永乐大典》,其中多有逸书,世不见者。宜选择缮写之人,入于著录。又请立校书之官,参考得失,并令各州县所有钟鼎、碑碣,悉拓进呈,俾资甄录。经大臣于敏中力助,上乃采行其议。自开《四库全书》馆,凡13年而书成,共存书3460余种,共计75854卷。其得自《永乐大典》者凡500余部,次第刊布,公之海内,学者受益,究其始源,乃朱筠发之也。


未几,朱筠坐事左迁为编修,入四库馆参加纂修《日下旧闻考》。时于敏中总裁馆事,独倚重之。此后,又出主福建学政。乾隆四十六年( 1781)归京,数月而卒,时年仅53岁,时人惜之。

朱筠天性孝友,好博览,书无所不通。解说经义,文字训诂,象数名物,并主汉儒之说。为文仿迁、固、渊、云,尤长于叙事。才气奇横,于义理、事物、情态无不包,所欲言者无
不尽。论史则宗涑水,而历代诸史,皆考究贯穿,证其异同。作诗则导源汉、魏,出入韩、苏,变化创辟,神明独得。其书法则一本六书,自然劲媚。

朱筠性又喜饮,每酒酣耳热时,议论天下事,激扬清浊,分别邪正,慷慨激昂,闻者悚然,可比李元礼、范孟博。朱筠又笃好交游,门生故友及四方问学之士踵接于门,阍者不能尽通,听其自人,宾位不足,尝有循栏而坐者。笑语酬酢,连日夜无倦容。

朱筠又好奖誉后进,陆锡熊、程晋芳、任大椿等皆其所取之士。黄景仁、洪亮吉、章学诚,则北面称弟子。戴震、汪中,兀傲不群,好雌黄人物,而在朱筠幕中独无间言。其他如孙星衍、邵晋涵、王念孙等名士,亦多提拔、护持。其游宴所至,学士大夫多从之,联镳并行,座为之满。

朱筠所居之室名曰“椒花吟舫”,乱草不除,杂花满径,聚书数万卷,而贮藏金石文字尤多。尝论今人读古书,鱼鲁帝虎之讹不可胜诘,独金石文字历久如新,篆隶变革之源流了然可见。遇四方人士来见者,辄嘱购某地吉金贞石。生平所过郡县名山胜水,必遍访摩崖旧刻、古刹残碑。每得唐以前之物,辄狂呼宾朋欣赏,其癖嗜如此。

朱筠著述亦颇丰。尝以经学不明,乃由训诂之不通,通经必先识字,遂仿扬雄《训纂》之体而撰《纂诂》。又谓学者不通古音,无以远稽古训,故刘熙《释名》因声求诂,扬子《方言》以异域之言证《尔雅》之训,乃仿《方言》而撰《方音》。又以礼起于未然,制莫精于“丧礼”,乃撰《礼意》;礼莫古于《仪礼》,苦节文之难读,乃撰《释例》。又仿裴松之注释《三国志》之例,撰《五代史补注》。书成,误毁于火。今世所行者,惟《笥河文集》16卷(一说10卷)、《笥河诗集》20卷,乃其子锡庚所编辑,盖亡佚者多矣。



朱珪之祖父朱登俊,曾任湖北长阳令,与高安名土朱轼相友善。朱珪之父朱文炳(1652-1720),字豹采。诸生。自幼敏异过人,尝手书经文,尽卷不错一字。及稍年长,从宜兴名士储大文受业,自是文章下笔如泉涌,不能自止。自康熙五十九年( 1720)始,屡应顺天乡试而不第。年30余,贡国子监,为八旗官学教习。期满,于雍正四年(1726),以教习用知县,发往陕西,多善政。以耿直不合于众,被上官劾之,落职归家,闭门约己,不交一人。年69卒( 1764)。曾受经学于朱轼,故而又传其学于诸子。有4子,朱筠、朱珪后皆扬名于世。



朱筠之子朱锡庚,字少白。乾隆五十三年(1788)举人,候选直隶州知州,缘事罢官。读书好古文,精通《春秋左氏传》,能世其学。


主要参考文献
《明史》,中华书局标点本。
《清史稿》,中华书局标点本。
《清代碑传合集》,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
《国朝先正事略》,台北文海出版社1967年版。
《大清畿辅先哲传》,北京古籍出版社1993年版。
《畿辅通志》,河北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

版权声明:王岗 ‖ 名臣大儒——大兴朱珪世家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195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