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篡改了历史?1975年,一批由湖北出土的文物,告诉我们真相

麋鹿观世界

“第一次看到它们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即使过去很久,研究员凡国栋依然激动,“仿佛打开了一片新世界,也许司马迁当时都没有见过。”

原本只是一批常规的出土文物,却意外揭露了一段令人震惊的历史真相。文物中记录的信息,不仅完整的展示了秦朝的真实面貌,更是颠覆了世人对秦始皇帝的认识。

甚至连在场的考古专家都连连称奇,感叹被司马迁骗了数千年。

作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实现大一统的皇帝,他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这些文物又反映出哪些真相?

1975年末的冬天,由于正赶上农闲期,湖北云梦睡虎地号召青壮们一起,为明年的灌溉工程修建一条水渠。赶巧,这天的活儿少,散工时太阳还没完全下山。

村民张泽栋和几个同伴一起,扛着锄头走在田埂上,一走一边闲聊。正开怀间,张泽栋无意中往一边的旧水渠瞥了一眼,然而也就是这一瞥的功夫,竟意外揭开了一段尘封的历史。

因为最近总在挖土、拢渠,所以对泥土的成色还是有些印象的,但是这旧水渠边上的泥土却呈青黑色,这无疑有些扎眼了。一想到早两年前当地发现的古墓,似乎挖出来的土也是这颜色,张泽栋心里不禁一动。

他叫住同伴,自己小心地走过去,用脚试探性的轻踩了一下那土堆。没成想,随着这一脚下去,他整个人瞬间失重,要不是同伴伸手及时,差点整个人陷下去。

惊魂未定间,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脚下,原本青黑色的土堆已经完全塌陷,原地只留下一个深坑。稍微平复了下心情,眼见没有再发生什么连锁反应的张泽栋,再次探头向坑中望去。

这一望可不得了,映入眼帘的,竟是一口棺材的盖子。好在这两年附近总是发掘出古墓,张泽栋也曾多次过去帮忙,倒也没什么害怕的情绪。这会儿看到棺材,激动之余也反应了过来,赶忙让同伴通知文物部门,而自己则留守在原地看护。

接到电话的文物局不敢怠慢,赶忙组织了一队人手就往现场奔赴而来。

虽然有些仓促,但考古队并不十分匆忙。作为一座历史极为悠久的古城,这里之前就已经挖出过不少古代墓葬,出土的文物甚至可以追溯到商朝。

当考古队抵达后,第一时间封锁了现场。在经过初步勘测后,确认此处一共埋葬了12座古墓。其中,除了张泽栋发现的那处棺材板的墓葬稍有破坏外,其余11座都保存的十分完整。

虽然这些墓葬的规模不大,也没有封上封土堆,似乎墓主人的身份并不十分高贵。但是看着这一座座排列整齐、保存完整的墓葬群 ,专家的心里没由来的充满了期待。

然而前期的发掘工作却不尽如人意,除了一些破碎的铜质器物碎片外,古墓中竟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文物。正当在场的工作人员都十分失望时,角落的10号古墓却传来了一个好消息。

就在10号古墓的椁室被打开后,大门上“五十一年曲阳徒邦”的字样,引起了考古队员们极大的注意。顾名思义,曲阳就是云梦县,而五十一,很有可能指的就是某个君王在位的年份。

看着如此清晰的文字记载,专家们的心中再次升起了希望了火焰。果不其然,随着对10号古墓的深入清理,两方木渎出现在了大家的眼前。

经过观察,两方木渎的正反两面居然记载了400多个字。在经过专家的翻译后,大家惊讶的发现,这竟是一封秦朝版“家书”。是由一名叫做“衷”的男子,写给亲人的家书,记录了秦始皇的灭楚之战。

家书中详细记述了“衷”与另外两位兄弟在战场上的各种遭遇,并强调了兄弟三人都已经立了军功,待他日返回家中,便可获取爵位。

虽然只是一封简单的家书,但书信中那种对家人的思念、以及对即将到手爵位的喜悦溢于言表。

然而相比“衷”的喜悦,专家们的惊喜也接踵而至。刚刚开始清理11号古墓不久,工作人员就在其墓主人的棺椁中收获了一大堆竹简,并且上面的字迹密密麻麻。

见此情景,在场的工作人员无不大喜过望。要知道,对于考古工作者来说,文字记载的价值比任何金玉宝石都来的珍贵。不仅如此,在后续的清理中,工作人员又陆陆续续收获了1155枚完整的、以及80枚略微残缺的竹简,共记录了4万多字。

经过分拣、清理,工作人员惊讶地发现这些文字几乎都是以隶书撰写。种种情况表明,这12座古墓的年份就是秦朝。

更让大家兴奋的是,这些竹简竟然详细记录了秦朝的方方面面,包括但不限于:生活习俗、战事记载,其中详细的各种律法,更是令在场专家们啧啧称奇。

然而随着出土秦简上记载的文字被一一译出时,现场却出现了令人惊讶的一幕,在场的专家们或神情呆滞、或充满疑惑,稍倾便眼含热泪连连摇头:我们竟冤枉了秦始皇帝数千年!

原来,11号古墓的主人名叫“喜”,是一名基层的官员。在他的记叙中,不仅亲身经历了秦朝统一六国的战事,更是目睹了秦朝的社会发展以及百姓的生活状况。

如果说,上述内容还与史书中记载的大致相同的话,那么当提及秦时军制、以及令秦始皇那声名狼藉的“焚书坑儒”事件时,历史的轨迹就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弯。

在司马迁的《史记》中,秦始皇不仅是个残暴的皇帝,在法律制定上更是昏聩不堪。那场动摇了秦朝统治的陈胜、吴广起义,就是因为不能在规定时间内抵达目的地,从而被迫造反,并喊出了那句流传千古的“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然而同样的事件在“喜”的记述中却截然不同,在他看来在秦始皇帝治下,国家富强、百姓安居。而其中严苛律法、书同文、车同轨以及统一度量衡,都是利民的决策。

并且,秦朝被人诟病最甚的兵役制度,也可用徭役来免除,且并不限定身份。如果你不想用徭役来免除兵役,也可将其兑换成等量的钱币,并不存在所谓“不能在规定时限内抵达就要杀头”的说法。

除此之外,专家还在秦简中记载的文字里,窥探到秦朝时期不符合时代背景的发达医学理念。在一些传染性疫病的防治上,甚至远远超过了现代人。更别提冶炼、建筑的技术上,直到现在都无法完全复刻。

如此种种,皆与司马迁笔下的秦朝截然相反,不禁令人匪夷所思。

正在犹疑间,一位同行的考古队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无论“喜”怎样粉饰,秦始皇帝屠杀六国皇族与平民的行为是不可否认的,所以,被称为“暴君”也是理所当然的。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不禁言论纷纷,其中也有一些频频点头。是啊,已经发生的事情,是无法抵赖的。然而此时,一位老者的话又再次令众人陷入沉思。

在他看来,作为中国历史上的首位皇帝,他是独一无二的。他不仅开创了大一统的局面,更是为后来者划下了榜样。并且,想要创建一个史无前例的政权,流血牺牲也是在所难免的。

在完成一统六国的大业后,他制定的种种律法制度,无不体现他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暴君”。作为君主,以“规矩”来管理治下子民无可厚非;作为皇帝,在征战中对敌残忍,也是震慑他人最有效的方式。

只要他在对待本国人民时是仁慈的、是友善的,那他就是名副其实的圣君。

从“喜”的竹简上也可以看出,即使仅是一名秦朝基层官员,但他依然为自己所处的朝代自豪,更为国家能有这样一个威武霸气的君主而感到由衷的高兴。

毫无疑问秦始皇是伟大的,无论是否残暴,他对后代的贡献绝对是独一无二的,对此大家有何看法呢?

版权声明:是谁篡改了历史?1975年,一批由湖北出土的文物,告诉我们真相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195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