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两方面来看,北方游牧民族饮具的历史成因

回看古今

北方游牧民族器具的发展与当时的社会背景、整体的手工艺基础息息相关,更与千丝万缕的历史文化密不可分。

社会背景概况

北方游牧民族在自身发展过程中受到了中原文化的影响,在政治、经济上都不可避免的与中原农耕区域建立联系,10至13世纪北方游牧民族与中原地区在政治、经济上的互通与交流为北方游牧民族饮具发展提供了社会条件。

    政权并立和对峙

10世纪中,在北方草原地区出现多个政权并立的现象,政权的并立使各游牧民族内部抵牾冲突不断,三百余年间,中国北部版图诸多变化,各民族势力此消彼长。

在中国北方地区诞生出多个民族中包括契丹、女真、党项这几个主要的游牧民族,他们各自建立了民族政权,受困于特殊的自然条件及地理风貌,严酷的生活环境迫使他们不断向外扩张,因此在这一时期民族间的冲突与往来十分频繁,政权更替、人群杂居现象十分常见。

十世纪初,辽君临于诸夷之上,是北方游牧民族政权中十分重要的一支。契丹族执政期间辽地不断向外扩张,四处攻伐,开疆拓土,从许多史料中我们都可窥知辽疆域的扩展。

至辽圣宗时,契丹政权已逐渐稳定,政治、经济等各方面都有了较大的发展,日益完善。随着燕云十六州的割让,中原与契丹的政治形式发生了变化,对于契丹民族来说,中原地区的防线变成了直通腹地的桥梁。

“擅渊之盟”签定后,两方有了一段时期的和平共处,这一时期民族交往有所增多,在短期内快速促进了辽地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进步和发展。

西夏是在北方区域由由党项人西部建立的王朝,辽宋签订“擅渊之盟”后同时与西夏结好,因此十一世纪在西夏与辽、宋三足鼎立的政治对峙局面中度过,这一时期西夏统治者仿效宋朝的统治制度,同时吸纳汉民族与契丹民族的文化,在政治、文化上有了较快的发展。

后期西夏与南宋和金割据,局势不稳,民族处在长期的战乱之中,社会生活中的各方面发展在这一时期进入了停滞状态。

金是以女真贵族为主体在我国东北建立的国家。十二世纪辽与北宋相继灭亡,金取代辽国成为新的北方霸主,夏金之间的矛盾成为了北方游牧民族区域内民族关系的新主线,此时的夏、金与南宋呈现出新的三足鼎立关系。

10至13世纪,北宋结束了长久的分裂局面,完成了中国南方地区的部分统一,北方地区却出现了各游牧民族纷争不断的局面。

频繁建立的游牧民族政权既是推动社会发展与传播的动力,在战争频发时期也是阻碍文明进步的屏障,在多民族共存的辽、宋、西夏、金时期,西北民族关系多变,持续不断的冲突对抗为民族交往提供了条件,中国历史在这一阶段经历着各民族政权多方对峙。

在各种方式的文化交往中,游牧文明内部以及游牧文明与农耕文明之间不断碰撞、相互融合,对于推动中华文化整体向前发展起到重要作用,为中华民族由分裂逐渐走向统一奠定了政治基础。

    经济往来与互通

中国北方游牧民族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生活在临近的地域之中,相似的生存环境形成了游牧民族相同的经济模式,都是以畜牧业为主要生活来源,而生产方式形成了民族文化的基本特征。

同时社会生产方式与其所属的民族特性及社会发展水平之间也是息息相关的。

(1) 经济模式趋同

北方游牧民族主要生活在我国北部地区,东北地区山林湖泊为主,西北地区则主要依靠辽阔的草原地区。

无论生活在何种环境,北方游牧民族早期皆是以捕鱼、打猎为主要的生产方式,长期过着“随水草以居,迁徒不常”的动荡游牧生活,因此这一时期北方游牧民族的生产力水平远远低于农业地区。

北方游牧民族统治者注意到这种情况,并迫切寻求改变,于是便开始有意识地向中原地区学习,通过补充农耕,丰富游牧民族单一的畜牧业,提升民族生产力。这一举措在辽、金王朝统治时期都有反映。

在辽与宋、金与宋的战争中,游牧民族有意识的将许多熟悉农业生产的汉人及汉族工匠带到游牧民族区域,一方面是补充游牧民族区域地广人稀的劳动力,另一方面是为了学习中原先进的生产技术。

被虏来汉人在这里长期生存,所具备的农耕知识代代相传,使北方游牧民族地区的生产水平在原有的基础上有了极大程度提升。

同时游牧民族有其自身地理环境的优越性,在发展精耕细作的同时,注意本身畜牧业的发展与稳定,形成了双轨并行的农、牧结合生产方式,增强了游牧民族经济的稳定性,提高了社会生产的水平,也为后来的民族融合提前奠定了一定的经济基础。

(2) 互市朝贡交往

北方游牧民族政权与中原政权之间政权势力的此消彼长,导致各民族间长期对峙与并立,政权的扩张加速了民族的融合,这是民族文化交流的社会前提方面;在经济上,各游牧民族与中原地区在长期通过各种方式进行交往。

和平共存时期的北方游牧民族,频繁通过互市与朝贡与中原王朝之间进经济往来活动。

中原地区农耕民族与北方游牧民族在不同的自然提条件下所衍生出截然不同的生产方式,游牧、渔猎经济与农业生产都具备有各自的特点的生产物,也会有本身生产生活方式所不能供给的部分。

北方游牧民族由于自然条件的限制,自身生产的物资并不能满足民族生活的需要。对于制作精良的手工艺品、茶叶等农业区食品等常常需要农业区的补充和供给,而中原农耕区域对于畜牧经济下的产物也有需要。

为满足双方的需要,便开始有了交易。这一时期官方设置了专门的交易场所——榷场。

从史料可知,榷场设立于国家边界线周围,除了通过交换物资换取经济收益外,榷场同时承担了戍边绥远、控制边境贸易的重要作用。

榷场交易的开始即是中原民族与北方游牧民族相互认知的开始。这一时期榷场的设立对于游牧民族政权经济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引导作用。

北方游牧民族在与中原的交易中多以丝绢交换茶叶,以有易无,这里的物品就包含了附着这民族的文化的手工业制品。

这一时期双方交往频繁,经常出现商业往来与物资交换的情况,长久以来官方渠道的设立的榷场不再能满足双方民族对于物品购买的需要,过走私贩卖的物品越来越多。

民间交易的形式及内容更为多样,这一现象对于民族间的认知也起到了推动作用。多样的交易渠道为10至13世纪时期中原地区与北方游牧民族地区的民间物资交流提供了便捷的方式,促进了双方文化上的交流,也正是通过这种经济往来,巩固了民族交往的经济纽带。

在长期的交往与接触中,北方各游牧民族之间与中原民族之间出现了更为多样的经济贸易往来活动,除了商品交易外,“朝贡”也是各民族之间经济交往的一个重要方式。

在辽宋议和期间,双方交往活动十分频繁,双方互派使者贡赐贺礼是这一时期的既定活动。朝贡活动中所携物品种类十分丰富,其中以宋朝派往契丹所带去的物品中便有与饮食器具相关的酒器、食器等。

此外,夏宋、辽夏、夏金之间各有入贡和赏赐的活动,通过这种带有政治色彩的经济行为带动了朝贡双方的贸易往来。伴随带有文化因素的物品交换,双方的联系进一步加强,也为10至13世纪北方游牧民族物质文化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制作条件成熟

10至13世纪,游牧民族战乱频发,中原地区政治局面也略有动荡,在此长期居住在中原地区与游牧民族边线的民众不断地中原地区的核心地带,也就是向东南方向移动,与此同时,北方游牧民族也不断向中原农耕的生活区域渗透。

生活区域的迁徙通常会带来政治、经济的极速改变。由于北方游牧民族生活区域条件的限制,这一时期人口迁徙的目的是复合且多样的,游牧民族为了生存和发展,进行长期而广泛的迁徙活动,大规模的移民在客观上促进了民族的融合,加快了文化传播的步伐。

    工匠流动

移民往往伴随这人口的流动和技术的快速进步。对于北方游牧民族而言,汉族人口的涌入对于北方地区的经济生产方式产生了极大的丰富作用,来到北方游牧民族区域的汉族人移民带来了先进的生产技术,提高了当地的劳动力水平,进一步推动经济的发展。

有了先例后,当北方游牧民族再次进犯中原地区时,他们便有意识地抢夺具备技能的汉人工匠,将他们带到游牧民族区域后要求从事农业生产活动或手工业制造活动,在辽金史料中均有记载。

除了因为战争被掳掠而的汉人以外,也有大批为躲避战乱不断迁徙最终进入都到游牧民族生活区域的汉人,或是因为游牧民族战争胜利获得新的城池区域,在土地扩张时而被迫包含至牧民区域的汉人等等。

这些人或主动或被动,前后皆进入了游牧民族生活的环境里面,在与游牧民族交往的同时也带来了中原地区较为先进的生产方式和技术,促进了游牧民族区域的农业生产、手工业制造的快速发展。

从北方游牧民族的墓所出土的器具便可看出,在与汉人有了密切往来后,游牧民族特别是游牧民族中贵族的墓葬出土了大量带有中原风格且形制精美的器具,可见中原地区技法熟练的手工业者为游牧民族地区的手工业发展带来了有利条件。

    技术进步

北方游牧民族区域早期器具多为木质或皮革等,这些可以从大自然中直接获取的材质,后又开始慢慢发展金银器,通过与汉人的接触以及工匠的传授,开始逐渐接受陶瓷制品。

随着生产技术的提升,北方游牧民族社会生产、经济水平等方面都有了长足的进步,这些都为手工业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社会条件。

(1) 瓷器

10至13世纪,我国古代陶瓷业经过隋唐时期的发展又来到一个新的高度,各民族都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北方游牧民族的制瓷工艺是在继承隋唐、五代的瓷器制造工艺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以辽代陶瓷为例,辽瓷早期是在唐代制瓷业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与宋并峙期间,大量宋地器具来到辽地,为辽瓷的发展又带来了新的文化元素,辽瓷在本身的风格上吸收中原地区的文化元素,创造出不同于以往风格的器具,成为游牧民族在物质文化上的创新。

西夏原本的制瓷业发展较为缓慢,在与汉人及契丹民族的交往中学习制瓷技术,通过西夏出土器具观察其特点,大半是将中原地区的先进技术融入本民族手工业,并赋予民族审美风格的器具。

金代工艺美术的制作工艺是继辽、宋之后发展起来的,在与南宋并立与对峙期间,金代的手工艺发展持续前进,为金瓷的发展提供了条件。

(2) 金银器

金银器在10至13世纪北方游牧民族地区达到鼎盛阶段,这与北方游牧民族区域丰富的金银原料密不可分。此外便是手工业的发展,北方游牧民族制作使用的金银器工艺很早便具有较高的水平。

在众多的北方游牧民族中,辽代金银器的成就格外显著,具有较高艺术价值的金银器很大一部分都是辽地出土。

整体而言这些器具在早期从形制与工艺表现上都能明显看到唐宋金银器的痕迹,晚期由于自身生产水平的提高,在吸纳承接中原造物文化的同时又展现出较为明显的游牧民族特色。

总的来说,北方游牧民族疆域内充分的原料储备及不断发展的制作工艺是这一时期金银器发展必不可少的物质条件与技术准备,也正是因为这些客观条件的成熟,才促进了北方游牧民族饮具的多样化演变发展。

综上,10至13世纪这一时期游牧民族饮具有其发展的历史成因,与这一时期的社会背景、经济发展、技术水平都密切相关。

在各游牧民族之间以及游牧民族与中原王朝的割据中,其政治制度、生产方式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一方面抗衡中原地区统治地位的压力,另一方面吸收着中原地区的先进文明。

总的来说,在与中原的接触中,北方游牧民族的政治、经济、科技都收到了影响。在与汉民族长期接触的过程中,北方游牧民族逐渐由以前渔猎、游牧的生产方式转向农业、畜牧业结合。

中原地区的文化由于自身的先进性和包容性从各个方面渗透到游牧民族区域,在过往的模式基础上有了改变。

在冲突与融合中进行各种方式的文化交往,为北方游牧民族饮具的发展提供了政治和经济上的纽带关系,也构建了民族交融的时代空间,为后续文化交往奠定基础,也为游牧民族饮具乃至工艺美术的发展创造了更为广阔的文化空间。

通过对10至13世纪游牧民族工艺美术成因的分析,可以发现这时期的器具在种类上有所丰富,工艺上有所精进。

#头条创作挑战赛#

版权声明:从两方面来看,北方游牧民族饮具的历史成因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195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