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特辑】红萝卜蜜蜜甜‖洪林

方志四川

红萝卜蜜蜜甜

洪 林

走进农贸市场,采买年货的人越来越多。挤进人群,看到好几个地方都有卖红萝卜的,不由想起小时候的一句儿歌:“红萝卜,蜜蜜甜,盼着盼着要过年!过年真好耍,萝卜炖嘎嘎(家乡土语,称猪肉为嘎嘎)!”

那时,过年是小孩子最期盼的,有新衣服穿,有压岁钱拿,除了好耍,最主要的是可吃上“萝卜炖嘎嘎”。至于有没有新衣服穿,有没有压岁钱那,有没有嘎嘎吃,他们似乎没有想那么多。毕竟,准备过年,是大人们要考虑的事情。

印象中,进入腊月,母亲就开始准备年货了。腌腊肉、做香肠,是必不可少的。倘是丰年,家里会宰一头肥猪,砍几块最好的宝肋肉、腿精肉,腌制好,春节去外公家拜年时,送给大舅、幺舅各一块,余下的留着,待过年时蒸“酸巴菜”或豆豉。一家老小,围坐在堂屋里,腊肉飘香,闻到就流口水。实在忍不住了,趁大家不注意,偷偷抓一块,捂着嘴大快朵颐起来。

最好吃的当属香肠了。

母亲手艺很好,会把买来的猪小肠翻洗干净,再倒入适量白酒浸泡备用。肥瘦参半的猪肉切好了,装进大盆子里,用老井温热的水清洗,去除腥味。将猪肉滤干水分后,母亲按照问来的方法,加入白酒、白糖、花椒、沙香、八角和盐,腌七八分钟,然后就开始装香肠。装到六七寸长时,用线挽一个结。每年,母亲都要装好几十节香肠。装完香肠,母亲还要完成她的最后一道工序,拿来平时纳鞋的针,每一结戳十几次,说是透气,做成的香肠更入味。做好的香肠,用温水简单清洗一下,在寒风中滴干水,挂满烟囱。

每年春节回家,冲进厨房,映入眼帘的,是泛着油光的香肠和挂满房梁的腊肉。母亲说,过了年,你们带点走,放到冰箱里慢慢吃。那时,过年的味道很浓,感觉很幸福。

除了腊肉、香肠,母亲跟我们念叨最多的就是“红萝卜,蜜蜜甜,盼着盼着要过年!”是啊,要过年,蜜蜜甜,拿什么来“蜜蜜甜”呢?

腊月二十三送走灶神,家里就开始准备其他年货了,过年鸡要买一两只,过年鸭也要准备三四只。一大家人,团聚三四天,需要准备的东西真的很多。父亲是裁缝,逢年过节找他做衣服的人很多,铺子里的生意很好。哥哥姐姐都要到铺子里帮忙。只有我和兄弟,除了玩,能够做的事情也就是帮着母亲打扫卫生,做一些厨房里的小事情罢了。

父亲说,冬吃萝卜夏吃姜,身体硬邦邦。父亲还说,过年萝卜汤,天天新衣裳。这些话,成了我们家小年以后做饭的圣旨,萝卜天天有,暂时不见肉。直到大年三十,炖上一大锅萝卜嘎嘎,加上母亲做的腊肉、香肠,还有炸酥肉、水煮鱼,成了我们家团年的盛宴,也成了我们小时候对过年的一种期盼。

那时,我们是懵懂的,也理解不到父母亲说话的意思。现在才知道,父亲和母亲都希望我们身体健康,衣食无忧,生活甜蜜。我们也带着母亲做的腊肉、香肠,带着父亲朴实的希望,在各自的岗位上,打拼着,努力着。

再次见到农贸市场的红萝卜,我毫不犹豫地买了几斤带回家。“红萝卜,蜜蜜甜,盼着盼着要过年!过年真好耍,萝卜炖嘎嘎!”

END


作者:洪 林(中学高级教师,创业咨询师,就业指导师,四川省散文学会会员,泸州市评论家协会会员。喜欢文学,在各级各类刊物发表论文、散文、诗歌近70万字)

配图:方志四川

版权声明:【春节特辑】红萝卜蜜蜜甜‖洪林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194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