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欢,因为长得帅而改变命运的北朝小曹操(壹)

日新社之夜行少年

壹·颜值改变命运

高欢,生于公元496年,卒于公元547年,活了五十二岁,开创东魏,是北齐的奠基人。但是翻开史书,看他的传记却可以把人看糊涂了,唐朝初年的文风过于华丽,导致南北朝时期的史书也文采斐然但是浮夸的成份过多,而且时间散乱人物重多。当通读了高欢传记之后,我久久的不能动笔,因为史官在写高欢的时候,应该对于高欢有很多不理解的地方,所以史书中对于他的描写和评价多有矛盾冲突的地方。直到我想了很久,日常生活中是否有跟高欢习惯相类似的人吗?还真让我找到几个,一下子就把这个人物串起来了,所以有了本文。

我们在开始正文之前,先来对高欢做一个总结,高欢这个的特点是什么呢?

颜值高,高到可以让富婆倒贴,小姑娘神魂颠倒。

口才好,有一句话描写纣王的能力,智足以拒谏言足以饰非,这句话用在高欢身上一点也不为过。

重视仪表,注重仪表,永远人某狗样的。

善于自我经营,说话永远政治正确,高举正义大旗,而且利用一切手段经营自己,甚至借重迷信手段,树立天命所归,几十年如一日的经营自己的好臣子、好大哥、仁义无双的光辉形象。有这样的毅力,想不成功都难。

业务能力强,高欢出身军镇子弟,一辈子都在打仗的路上,他一生几乎没有败绩,是个常胜将军,非常能打。

哪怕没有风云际会天下大乱,以高欢的口才、自我经营和才能,在体制之内,也会出人头地有一番作为。不得不承认,生活中真的总有一类人,颜值比你高、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总是人群的中心,刘邦、高欢就是这类人。

贰·悲惨的出身通过颜值改变命运

高欢的人生觉得配的上一部爽文小说。高欢的爷爷叫高谧曾经是北魏侍御史,但是后来因犯罪全家被发配到抵抗柔然前线,从此全家在怀朔镇安了家。高欢爸爸高树生天生是个浪荡子弟,是那种只会花钱但是从来不养家的男人。早就穷的家徒四壁被他搞得穷的掉渣了。公元496年,高欢就出生在这样一个北魏最底层的家庭。高欢的妈妈韩期姬在高欢出生不久就死了,还能再惨吗?也许老天也觉得高欢太惨了,就给高欢安排了一个姐姐高娄斤,高欢在姐姐和姐夫(尉景)养育下才得以长大成人。

高欢的爹高树生也不是完全没有帮到高欢,他遗传给高欢一副好皮囊,高欢这个小伙子颜值很高,身材高大,目光炯炯,长的玉树临风,一表人才。虽然出身寒门,但是高欢却有着与家庭不匹配的自我修养和要求,从小就很注重自己的穿着仪表,总是把自己打扮的油光水滑的。没有爸妈管教的高欢,从小就开始混社会,总有一群小弟围着他屁股转。在怀朔镇这种边疆穷困之地,高欢这种气度、这种颜值,很有点鹤立鸡群的意思,在人群中非常显眼,那真的是怀朔镇最靓的崽。眼看高欢就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真是有福不用忙,无福跑断肠。天上一个大馅饼就砸到穷小子高欢脑袋上。

在高欢的老家怀朔镇有一个鲜卑豪门——娄氏,原姓匹娄,北魏孝文帝改革后,改姓娄姓。娄氏的当时家主叫娄内干,娄内干的老爹叫娄提,娄提在魏太武帝的时候,被封为真定侯,娄家僮仆千人,牛马无数,,这妥妥的是个豪门,不但豪而且贵。娄内干有三个女儿,分别是老大娄信相,老二娄黑女,老三娄昭君,豪门结婚向来是强强联合,娄内干给大女儿、二女儿找了门当户对的乘龙快婿,娄信相的老公是段荣,娄黑女的老公是窦泰,段荣和窦泰都是跟娄家门当户对的鲜卑大族。唯有老三娄昭君还没成亲,但是也到了成家的年纪。有一天娄昭君趴在自己家的墙上看热闹,一眼就看到在大街上浪的高欢,只是因为在人群中看了你一眼,再也忘不掉你的容颜,娄三小姐就害了相思病,鲜卑女子大胆奔放,派婢女偷偷的给高欢送情书,跟娄内干夫妇说非高欢不嫁。娄内干夫妻被女儿磨得无奈,就赶紧派人到高家商量婚事,把女儿嫁给高欢。

娄昭君带着大量的陪嫁到了高家,成了娄家快婿的高欢立刻就改变命运,迅速在岳父扶持下完成人生第一笔原始积累。两口子感情很好,娄昭君一共给高欢生了六个儿子两个女儿,六个儿子中四个高澄、高洋、高演、高湛都分别作了北齐的皇帝,当然高澄是追封的,也算是个英雄母亲了。不得不说高欢凭借高颜值走了一条人生的捷径。

完婚后,老丈人就开始为高欢的前途着想,就问高欢想干点什么事业啊,其实也不用问,高欢家是军户,他的职业只可能是当兵。当时北魏的军队中分为两种,骑兵和步兵,当时军队都是需要自备武器,骑兵属于高级兵种,步兵属于炮灰兵,待遇和前途上差别很大。高欢有了老婆陪嫁的马就顺利的在怀朔镇当上了一个骑兵,一只脚就踏入了仕途,成了北魏一个底层的小公务员。

怀朔镇最高长官镇将段长对于高欢很是照顾,虽然两个人级别差的很大,搞团建的时候经常带着高欢。其实大家也明白,段长看中的不是高欢,而是高欢的老丈人,搞团建的时候,就习惯性的进行职场互相吹捧,段长经常说:“君有康济才,终不徒然。”并以子孙托。翻译一下,“高欢啊,小伙子真好,有才华,以后一定前途无量,以后的天下都是你这样年轻人的,以后发达了一定要多照顾我的那几个傻儿子。”是不是很熟悉,参加过团建的同学,是不是你的领导也这样说话,通常领导就那么一说,大家也都那么一听。更何况高欢的老丈人家里是侯门,高欢正常发挥,不敢说前途无量,也应该是仕途坦荡。

在高欢自立门户之前,本纪中非常频繁的记录了两件事,第一是高欢注重仪表,第二是各种神迹。

高欢每行道路,往来无风尘之色。高欢的工作是什么呢,高欢做了六年的函使,就是递送公文,现在就是专门送公文的邮差。每天就在路上跑,那个时候的路都是土路,一跑起来那一定是灰头土脸,但是高欢跟别人不一样,不论是怎么赶路,只要让人看到,高欢脸上、身上那是一点灰尘没有,而且没有疲惫之色,衣服上连个褶都没有。不要觉得这个夸张,我生活见过几个这样的人,不管是否穷困劳苦,头发丝都不乱、不管穿什么衣服,一个褶没有,他们都自视甚高,心气非常的足,从骨子里透漏着自信。

高欢有一次到首都洛阳送公文,对接人也就是“给令史”叫麻祥,估计别的邮递员都是灰头土脸的,麻祥一看高欢这个小伙子人长得帅气,干干净净、精精神神的,心情很好,就赐给高洋一块肉。高洋虽然恭敬但不谄媚的接过肉,没有感恩戴德的狼吞虎咽的跪着把肉吃掉,反而是很从容的找了一块干净的地方坐好,然后再慢慢的吃肉,这种表现跟他当时所处的阶级和职位非常的不符,有点装X的感觉。估计当时麻祥的心里预期是高欢应该对他是磕头如捣蒜,狼吞虎咽的把肉吃了,满足他的虚荣心,于是恼羞成怒,“好小子,你看不起我啊,跟我装犊子啊。”让人用大棍子打了高欢四十大棍。

高欢回到怀朔镇之后,深感自己地位低下,才受到如此羞辱。同时由于他工作性质,让他对北魏的时局有着非常深刻的认知,于是回到家之后就开始大把撒钱,结交豪杰,也就是在当地混社会的,黑白两道都有,家里的亲戚们就问他这是干嘛呢,日子不过了,高欢说:“这次我去洛阳听说了一件事,洛阳的守卫部队羽林军的大头兵们竟然把朝廷的大将军张彝的家给烧了,朝廷竟然管不了,这件事竟然不了了之了。朝廷已经控制不住秩序了,天下马上就要大乱了,我家这点财物怎么守得住,与其这样不如结交豪杰,早做准备。”自是乃有澄清天下之志。

有几个六镇的大流氓从此开始跟着高欢混,其中比较著名的有怀朔镇的司马子如、秀容人刘贵、中山人贾显智,还有高欢的同事孙腾、侯景、蔡俊。高欢身边形成了一个小团体,他们天天在一起喝酒打屁、打猎吹牛。在后来高欢自立门户的时候与高欢的姐夫尉景、连襟段荣和窦泰形成了高欢集团的基本盘,为北齐政权的建立都贡献了非常重要的贡献。

史书中定性为高欢有了做一番事业的志向,但是另一个解读说高欢结交豪杰是为了报复麻祥,事实到底是什么样的,不得而知,因为从后来高欢的做事风格,不论做什么龌龊的事,都会找一个高尚的理由,这种喊口号干私活的行事风格符合高欢的行为逻辑。

高欢的小弟刘贵有一天得到一只白鹰,嘚瑟的就好基友们去打猎,一起去的有高欢、尉景、蔡俊、司马子如、贾显智等人,远远的看到一只红毛兔,纵鹰就追,众人在后边也跟着追,追着追着就到一个沼泽地,沼泽中有一个茅草屋,白鹰正在草屋前抓红毛兔,突然从草屋里窜出一条狗,把鹰和兔子都给咬死了。高欢一箭把狗射死,草屋中立刻窜出两条大汉,是兄弟二人,揪着高欢的脖领子跟高欢理论,这时候草屋中又出来一个瞎眼老太太,呵斥两个儿子:“你们两个混小子为了一条狗就就触怒贵人,不想活了吗。”于是拿出好酒还杀了羊请高欢以及众人赔罪,喝酒的时候,瞎眼老太太吹嘘说她善于相面,也不知道瞎眼老太太是怎么相面的,她说众人都是大富大贵的命,而且众人大富大贵都是因为高欢,最后说司马子如最富贵,贾显智不能善终。吃完饭大家就往回走,边走边聊,觉得这事挺奇怪的,都走出几里地了,决定回去再看看。但是回到原地,老太太和两个儿子就找不到了,于是大家说这不是凡人啊。于是众人对高欢更加的尊重。

看着像不像刘邦斩白蛇。估计就是高欢找人自导自演的一出戏。关于司马子如和贾显智可能是后来大家都发达了,某次喝酒吹牛的时候为了神话高欢加上去的。从这个时候开始高欢就开始着力经营自己。在高欢每天跟自己组建的小团伙每天唱歌跳舞、斗鹰走狗搞团建的时候,天下越来越乱,终于高欢的老家,京北六镇也乱起来了。这场动乱最终覆灭了北魏的国祚。

叁·六镇起义和河北大起义

公元523年,北魏孝明帝元诩正光四年,六镇大起义爆发,起义的原因和过程在这里我就不赘述了。结果是三年后,也就是公元525年,以六镇被招降的20万军民被安置在河北的瀛、冀、定三州就食,这场运动被终结。在这次起义中,高欢以及他的小团体没有做出太大的贡献,至少没有做出可以被记录到史书上的事,但是,从后来高华的发展轨迹看,高欢一直在努力构建自己的核心团体,他一直努力团结他的家族亲戚和他的小弟,慢慢积蓄实力。

北魏把六镇百姓安置到河北,但是这无异于饮鸩止渴,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动乱之源。在被安置到河北的当年,公元525年,六镇百姓再次在两个领袖的带领下,再次起兵反叛。这两个首领分别是鲜于修礼和杜洛周,河北立刻陷入战火纷飞的境地,再次强调,六镇百姓不是放下锄头的农民,他们是长期在边疆抵御柔然的边兵,他们舞刀弄枪的时间比拿锄头种地的时间长。六镇百姓的战斗力一点都不比北魏朝廷的正规军差,甚至更高。

鲜于修礼于公元526年被部将所杀,他的另一个小弟葛荣为其报仇并接管了鲜于修礼的部众,成了新的首领。起义之初,高欢响应杜洛周起义,成了杜洛周义军中的一个小首领。一路高歌猛进,到处攻城略地。时间一长,高欢就有了自己的小心思,首先杜洛周跟高欢都是六镇的百姓,出身上谁也不比谁强多少,通过共事,高欢觉得杜洛周就是个草包,仅仅是站在风口上飞起来的猪。于是他就开始谋划火拼杜洛周,有可能是第一次干,手有点生,还没动手消息就传到杜洛州耳朵里了。怎么办,硬刚是没有胜算的,于是高欢只能跑路,跳槽到竞争对手葛荣的团伙。可是等跑到名声更大的葛荣那里之后,高欢发现葛荣也不过是另一头风口飞起来的猪而已,跟着他,等风停了就得被摔死,于是动了再次跳槽的念头。

肆·托庇尔朱荣时期

曾经跟着高欢混吃混喝的一个小弟刘贵已经在尔朱荣部下混上了一个小头头,于是就玩命的跟尔朱荣推荐高欢。刚好当时尔朱荣正在疯狂码人,准备大干一场,于是让高欢来试试。

高欢接到邀请之后,带着家人从葛荣所在的河北,翻越太行山来到山西投奔尔朱荣。葛荣听说高欢跳槽了,不讲武德,立刻派人追杀,高欢带着一家人跑的非常狼狈,到秀容郡的时候衣衫破烂灰头土脸的,跟逃难的灾民没什么两样,这是记载历史上高欢唯一一次人前失仪。

当时尔朱荣也来迎接闻名已久的高欢,看到高欢的这副狼狈样,心里很不以为然。刘贵很了解尔朱荣,赶紧带着高欢下去洗漱梳妆,换了一套正装再次来见尔朱荣。尔朱荣什么也没说,直接把高欢带到马厩,指着一匹还没驯服的烈马,让高欢来驯马。高欢一看老板出题了,那匹马连缰绳都没套,高欢二话不说就跳上马背,把马驯服了,然后才从容的来到尔朱荣面前,“老板,我不光会驯马,驯人也一样。”然后一脸嘚瑟的说:“闻公有马十二谷,色别为群,将此竟何用也?

尔朱荣回了一句,:“别装,说人话。”于是高欢说,“现在天下大乱,北魏的皇室气数已尽,亲娘俩斗的跟杀父仇人似的,胡太后交了一群男朋友,还让这群男朋友揽权专政,搞的中枢乌烟瘴气,北魏行政都出问题了,大脑已经指挥不了四肢,这就是脑瘫的迹象,正是天载难逢的好机会,老大你富可敌国,兵强马壮,这时候创业一定能成功,我就是这个意思。”尔朱荣一听,知己啊,说到自己心里了。于是跟高欢从中午聊到半夜。从那以后,高欢算是正式入职尔朱荣集团,做了一个参谋。

很快,尔朱荣就得到北魏朝廷启用,镇压山西境内的各股叛匪,尔朱荣利用镇压各路叛军之际,将整个山西都牢牢的掌控到手里,并且把大本营搬到条件更好的晋阳(太原),开始以晋阳为中心,经营自己的势力。北魏朝廷也让尔朱荣到河北去跟鲜于修礼死磕,但是尔朱荣把山西、河北之间的通道全都堵死了,安安心心的做起了山西王,成了北魏政权的一个大军阀。

高欢也跟着尔朱荣把家搬到晋阳,他家有一个邻居叫庞苍鹰,是母子两个,庞苍鹰也是个豪爽的汉子,跟高欢相处的也很愉快,两家经常互相串门,庞苍鹰的母亲有识人之能,跟高欢接触几次觉得高欢非池中之物,就认了高欢为干儿子,帮着高欢宣传神迹,说高欢每次去庞家,高欢呆过的房间的天空都是红光照天,高欢是天选之子。高欢一看自己干妈这么上道,发达之后,对庞氏母子非常的好,引庞苍鹰为心腹。庞苍鹰由于跟着高欢,仕途坦荡,后来官居安州刺史,成了封疆大吏。知识点,同学们,看到没有,选择的往往比努力重要的多。

当时尔朱荣在山西一面招抚流民开荒种地,一面招兵买马扩充武装,同时北魏中央军在河北跟葛荣死磕,但是前线的北魏主将又胡太湖猜疑,仗打的跟屎一样,节节败退。这就更加凸显尔朱荣的重要。孝明帝元诩跟他老妈胡太后的斗争也进入白热化,被压的喘不过气的元诩最终想学何进,竟然召尔朱荣进京清君侧、杀老妈。

结果可想而知,已经被儿子坑一回的胡太后怎么可能放松对儿子的监管,当送给尔朱荣的密信一发出去,胡太后就接到消息了,亲儿子要谋杀亲娘啊,这还了得,于是先下手为强,不得不说,胡太后绝对比母老虎厉害,虎毒还不食子呢,胡太后反手就把亲儿子元诩杀了。杀完发现,坏了,元诩年纪太小,还没来得及给她生孙子呢,就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小孙女,于是胡太后对外说先帝生的元姑娘(人名,小公举的名字叫元姑娘)是个男孩,于是这个襁褓中的小女孩稀里糊涂的就当上皇帝了,但是这能瞒住人吗,胡太后的心腹们也赶紧劝,赶紧在皇族中找了一个还穿开裆裤三岁的元钊当新皇帝。还写了一封信告诉尔朱荣,你别南下了,老实在山西待着吧,先帝过去了,现在皇帝换人了。诏书作废了。

尔朱荣的回信很霸气,请参考之前的文章《乱世枭雄——死在平定天下路上的尔朱荣》,其中全文引用了,奇文共欣赏。大意是别跟我扯犊子,谁不知道你这个小妖婆(胡太后真的没法说是老妖婆)丧心病狂杀了我老板,你的亲儿子,我就是要给你儿子报仇,杀了你这个小妖婆。

还事先联络了元氏宗亲中的元子攸,答应迎立元子攸为新皇帝,元子攸屁颠屁颠的跑到尔朱荣大营即位为新皇帝,元子攸根本就不知道尔朱荣想要什么,他还以为尔朱荣是个活雷锋呢。

等尔朱荣进了洛阳第二天就露出獠牙,对着元子攸呲牙一笑,就把皇族百官裹挟到河阴行宫,把胡太后和元钊扔进黄河淹死了,这是元子攸乐见其成的,可是接下来,尔朱荣就把宗亲百官集合到了广场上,一场大屠杀,将北魏权利核心层全都杀光了,包括元子攸的亲哥哥和亲弟弟,北魏的基本盘为之一空。

元子攸胆都吓破了,赶紧立尔朱荣为大丞相、天柱大将军,尔朱荣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元子攸当皇后,把自己的心腹都安排进朝廷,自己在晋阳遥控指挥,当起了活曹操。尔朱荣当时没有砍元子攸不是他仁慈,是因为封建迷信,尔朱荣偷偷的用金水浇铸自己的人像,四次都失败了,觉得老天没站到自己这边,时机还不成熟,于是才保留了元子攸这个傀儡皇帝,不然尔朱荣就不是当天柱大将军了,而是当大单于了。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高欢也吃到这波红利,被封了一个封铜鞮伯。

稳定朝廷之后,尔朱荣就开始谋划平定天下,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河北闹腾的葛荣,此时的葛荣已经火拼了杜洛周,成了河北义军的老大。到处烧杀掳掠,裹挟百姓,已经拥众百万。将河北第一重镇邺城团团围住,日夜攻打,由于久攻不下,改为长期围困,部将四处,到处掳掠。尔朱荣知道消灭葛荣的机会来了,在自己部下精选七千骑兵,一人双马或三马,日夜兼程,从滏口翻越太行山,突然迫近葛荣大营。

葛荣侦查了一下尔朱荣的军队,发现只有七千人,根本就没放在眼里,决战前让部下多准备绳子,准备抓俘虏就好了。

尔朱荣将军队一分为二,让三名部将带着几百人弄得尘土飞扬,假装主力正面吸引葛荣,自己带着主力埋伏山谷当中,第二天决战,葛荣大军一字排开,阵型像个簸箕一样,朝着伪装的朱荣主力兜杀而去,中军渐渐兵力空虚,尔朱荣判断战机已经出现,于是果断从山谷中杀出,从葛荣大军背后杀出,直接掏了葛荣中军,来了个斩首行动,将葛荣俘虏,随即对葛荣大军进行招降,不愿意投降的,也任其离去不加阻拦。这个时候,高欢和侯景开始上阵,对六镇老乡开始招降,招降了几十万人。尔朱荣将他们都安置在山西,视图将这些久经战阵的老兵吸纳到自己的基本盘当中来(历史证明,吸纳的不成功)。

在葛荣死后,各地起义军仍然占山为王,于是尔朱荣派遣部下,四处出击,扫平这群草头王,将乱成一锅粥的天下慢慢恢复和平。这个时期,高欢参与平叛,先是灭了七个不知名但是敢于称王的土匪,后来跟随元天穆征缴山东的邢杲,积功升任第三镇人酋长,晋州刺史,算是尔朱荣外围圈中的顶级了中层干部了。

高欢本纪中有这样一个记载,荣尝问左右曰:“一日无我,谁可主军?”皆称尔朱兆。曰:“此正可统三千骑以还,堪代我主众者,唯贺六浑耳。”因诫兆曰:“尔非其匹,终当为其穿鼻。”乃以神武为晋州刺史。

个人认为,这绝对是高欢发达之后,给自己脸上贴金,编出来的,证明自己推翻尔朱氏是得到尔朱荣认可的,原因是尔朱兆是个莽夫,军队多了就带不了了,而且没有任何政治才能,此时的尔朱氏不是军阀了,而变成了天下主宰,需要掌控天下。让尔朱兆做接班人根本就不可能,尔朱氏是个家族民族企业,是绝对不可能交给外姓外族的高欢,以尔朱荣的杀伐果决,如果觉得高欢有替代尔朱氏的危险,一刀咔嚓了多简单,还用得着让尔朱兆提防高欢吗?

高欢能当上晋州刺史也看出尔朱氏这个集团的短板,尔朱氏骁勇善战没的说,但是人才储备太少,文治不足。坐上晋州刺史的高欢在孙腾等人辅佐,开始大肆敛财,并让刘贵利用在尔朱氏内部的人脉,大把撒钱,对尔朱氏权贵上下打点。不得不说,高欢混社会真的是有一套。高欢的人员在尔朱氏内部空前的好,混的是风生水起。

伍·尔朱兆时期

正当高欢在山西的小日子过的舒服的时候,尔朱荣跟元子攸相互猜忌,一个疏忽,被元子攸摔杯为号,刀斧手齐出,尔朱荣以及他的嫡长子尔朱菩提、元天穆被元子攸给杀了。

这个情况太意外了,当时的尔朱荣才38岁,正是年富力强做事业的年纪,从来都没有想过继承人的问题,一时间,尔朱氏大乱,尔朱兆从汾州跑回晋阳,举兵攻进洛阳,当时尔朱兆派人找高欢,想让高欢加入尔朱兆阵营,高欢觉得尔朱兆就是个二货,成不了大事,就没去,尔朱兆只能自己杀向洛阳,没想到元子攸太水了,被尔朱兆抓回晋阳。

当时高欢还派孙腾去祝贺尔朱兆,意图打探出元子攸被关押的地方,好进行营救,但是高欢也没安什么好心,他自视甚高,如果狭天子将大义拿到手里,他有足够的信心击败尔朱氏众人。但是没有得手。元子攸被尔朱兆勒死在五级寺。

尔朱氏又在宗室找了个傀儡元晔,这哥们连个谥号都没有,后来尔朱氏众人在元氏宗亲中找了一个更适合当傀儡的人选,元恭。这哥们也是个奇葩,从小算命的就说他长得好,有当皇帝的命,他就不说话,别人都以为他是个哑巴,躲过了很多次灾祸,有一次尔朱伯彦问他,你不是哑巴干嘛不说话啊,他说:“你看天什么时候说话了。”尔朱伯彦立刻就把他推出来,只有这样识时务的人当傀儡,尔朱氏才能安心,于是就把元晔给撸了,换上了元恭。

改朝换代,雨露均沾大加犒赏是应有之义,高欢也被封为平阳郡公。

还没等尔朱兆收拾首鼠两端的高欢,就遇到了更大的麻烦,河西的及费也头部落的纥豆陵步藩攻进尔朱氏的老巢秀容郡,“纥豆陵步藩”非常能打,已经将秀容郡全部都打下来了,于是尔朱兆亲自起兵迎战“纥豆陵步藩”,同时征召高欢率领本部一起参战。

备注:费也头是部落名称,原为匈奴役属的牧民,主要由鲜卑、铁勒等组成。纥豆陵步蕃是人名,纥豆陵是姓,步蕃是名,是个鲜卑姓人,汉姓是窦。李渊妻窦氏及其弟窦抗便是源出匈奴系费也头种纥豆陵氏。北魏永兴二年(410)于秀容县置秀容郡,太平真君七年(446)肆卢、敷城二郡并入该郡,领秀容、石城,肆卢、敷城四县。故治在今忻县西。北齐郡废。

此时的高欢已经有了自立之心,接到征召的高欢磨磨蹭蹭的,走一天歇两天,就是抱着消耗尔朱氏家族武装的心思,后来路上遇到一条河,干脆就不走了,说没船没桥,过不了河,就在河边扎下大营每天晒太阳。

“纥豆陵步藩”也是真能打,把尔朱兆打的大败。当时高欢手下就劝高欢,趁此机会自立吧。但是被高欢否决了,高欢觉得这个时候,尔朱兆如果死了,“纥豆陵步藩”就会趁机做大,高欢对尔朱兆很了解,有信心干过尔朱兆,但是他不了解“纥豆陵步藩”,万一让“纥豆陵步藩”做大了,自己弄过不过他怎么办,于是当机立断,帅军过河,跟尔朱兆兵合一处将打一家,彻底干死“纥豆陵步藩”。

战后,尔朱兆对雪中送炭的高欢感激的不行,与高欢歃血为盟结为异性兄弟。

当时尔朱氏各自为战,割据一方,尔朱世隆、尔朱度律、尔朱彦伯三个在洛阳,控制着朝堂,尔朱天光掌控关中、尔朱兆坐镇晋阳。但是众尔朱各自为政,任命私人,玩命搜刮,豪杰没有上升渠道,百姓没有安全保障,弄的天怒人怨,鸡犬不宁。看似如日中天的尔朱氏已经走到了悬崖的边缘。

天下苦之,每次天下大乱都是天下苦之。

高欢成了尔朱兆的心腹大将,作为打工人跟老板成了异性兄弟,也算是做到顶了,通常外部的人想要瓦解一个团体是很难的,但是内部的人来瓦解是很容易的,高欢对于尔朱氏太了解了,首先尔朱荣死后,尔朱氏没有了向心力,而且当权的几个尔朱都是工具人,没有一个统帅型的人格,高欢经过权衡,觉得现在的尔朱氏就是一只纸老虎,只要有一个机会,就可以灭掉。

高欢开始潜龙在渊,随时在找这样的机会,尔朱兆很快就把机会送到高欢手里。

版权声明:高欢,因为长得帅而改变命运的北朝小曹操(壹)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192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