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绿后,顶流男神倒追我:“姐姐,你就给我个机会,疼疼我吧。"

兔咩嗷嗷

隐瞒家世,我在演艺圈低调佛系了几年,却靠着前男友火上了热搜。


而原因是,他被爆出恋爱期间出轨。


作为娱乐圈的真千金,我可不会心软,封杀了两人后便转身来到了顶流男星身边。


我说我只是玩玩,顶流说:“玩玩也好,姐姐给我个机会,你就疼疼我吧。”


1


隐瞒家世在娱乐圈佛系了几年,这还是我第一次登上热搜第一。


而上热搜的原因竟然是,作为三线爱豆的前男友,被爆出了恋情。


令所有人意外的是,他竟然勾搭上了一线女明星!


呵呵哒!枉我这些年给他又是砸人脉又是砸资源,尤其是前两年他乖巧喊我姐姐的时候,我可谓是他要天上的月亮我都给他摘下来。


怪不得前不久他忽然对我冷淡起来,原来是已经找好了下家。


我可不是什么心善的人,况且隐瞒家世进入娱乐圈那么多年,我早就见识过许多娱乐圈尔虞我诈的手段。


所以当张渊还在酒店和他那位女神卿卿我我时,我便让经纪人刘玉撤掉了这两天的通稿。


果然,翌日一大早张渊便买好早餐,赶来讨好我。


我拿着手机轻轻的拍着张渊的脸,轻笑道:“宝贝,你告诉我?你这是又勾搭上了哪个姐姐?”


随着‘扑通’一声,张渊竟然径直跪到了我的脚边。


“姐姐你相信我,你是我唯一的姐,除了你我没有别人,你相信我。”


毕竟是费劲心思养了两年多的孩子,看见他现在的样子,我到底还是心软了。


听他的说辞,那只不过是同剧组的一个小网红罢了,动了不该动的心思。


那件事情之后,张渊对我的态度倒是热情了不少。


但也仅仅只是老实了两个月罢了。


在我们恋爱两周年的纪念日的前一晚,他醉酒后给我打电话说要分手。


我沉默了一会儿,比起伤心,更多的是不爽。


“为什么?至少给我一个理由吧?”


“我……姐姐抱歉,我酒后乱性,不小心出轨了。这些天我一直饱受折磨,我觉得我配不上心了,我已经脏了,我对你诚挚的感情已经不复存在了。”


听着张渊的话,我心里好笑的很,这和台词一样的说辞,怎么可能是喝醉的样子?


我倚在沙发上不慌不忙的道:“你跟我说实话,那人是不是前两个月和你一起去酒店的那个小网红?”


电话对面沉默了一会儿。


“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姐姐,你是我唯一的姐姐,但我们就到此为止吧……”


而我则是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冷笑了一声。


我再次打电话给刘玉,让她安排一下。


果然没两天,我就在热搜上看见了张渊的身影,当然了,还有一个叫陈娜的一线女明星。


想来刘玉只是透露了一些小细节给那些狗仔和营销号。


但这些已经足够他们挖出很多其他的东西了。


#陈娜 张渊 林嗳#


#张渊出轨#


#张渊 林嗳#


随着这一系列的热搜,我的微博也炸了。


“怎么回事啊?我记得前两个月的时候,才看见营销号拍到了他们两个。”


“是啊是啊,我记得距离张渊和林嗳同框都有快两年了吧?”


“不会是这两个月分手了吧?”


“天呐,看时间线,张渊还没和林嗳分手,就和陈娜好上了啊,这不是出轨吗?”


张渊的电话很快打了过来。


接通电话后,我并未着急说话。


我倒是好奇,他打电话来是要说些什么。


听我不出声,那边的张渊便试探性的问。


“姐……姐姐?”


“这次的热搜我看见了,你要解释一下吗?”


张渊没说话。


“所以真的在我们还没有分开之前,你就和陈娜在一起了?”


张渊依旧沉默着没说话。


我嗤笑一身继续道:“张渊啊张渊……我们才仅仅分开两天啊,之前我要公布恋情,你一直不愿意,说什么以事业为重,但现在你好像没有顾忌这些了啊?是觉得我咖位不够大?”


“不是这样的,真的对不起姐姐,不过最近的事情,你还是不要出声了,让事情冷淡下去,对谁都好。”他心虚的小声说着。


果然,他主动给我打电话,只不过是让我别锤他罢了。


“这两年为了捧红你,资源上我没少亏待你吧?至少你的待遇可比同期好多了。”我冷笑一声继续道。


对面的张渊再次沉默了。


此时我隐隐约约的听到对面好似有女人的声音,但还没待我听清,便又听到张渊继续道。


“林嗳你够了!”


2


对面的张渊突然低声呵斥道。


这还是这两年来,张渊第一次对我那么嚣张的说话。


“林嗳,我只是来好心的提醒你,不要随便的在网络上发布一些东西,要不然后果可不是你能承担得了的。”


我忍住笑意,随后故意带着哭腔道:“在一起两年,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出轨无缝连接?到现在你还要来威胁我?”


“林嗳姐,你在娱乐圈的时间也不久了,也知道不能随便的得罪一些人吧?”


此时张渊的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得意。


是觉得自己有了强硬的后台,所以能无法无天了?


随着一阵杂音,对面传来一道傲慢的女声。


“你是叫林嗳是吧?我记得你也入行四年了吧?确实是有点知名度了呢,但这不代表你在娱乐圈里就可以放松警惕心啊。”


此话一出,我立马就明白了,对面的人陈娜。


毕竟她的这个声音,在圈内还是挺很出名的。


听我不说话,对面的陈娜便继续道:


“你在公司的时间也不短了吧?合约还有六年呢,想来你也知道被雪藏的滋味。”


说到这里,对面的陈娜还轻笑了两声。


“所以啊,你应该明白,现在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对吧?”


我捂住嘴,防止我笑出声音来。


看来我的身份,家里人替我隐瞒的很严啊,就连我们公司的大花都不知道呢。


“陈娜姐?那要是我说,我不明白呢?”


“你——!”


对面显然也没想到我这么的不给面子。


对面气急败坏的再次警告了几声,但听我不说话,便把电话挂了。


我拿起手机,确认通话录音都保存下来了。


紧接着我又收到了刘玉发来的消息,她被张渊辞退了。


我让刘玉安心的回到我身边,顺便这两天帮我一点忙。


半个小时之后,张渊的工作室就发布了一条声明。


说早就已经和我结束了情侣关系。


我笑了笑,也不着急,也懒得编辑什么公告之类的东西,直接转发了张渊发布的公告。


“两天前才说分手,难道也算是早就分手?”


这下,网友彻底炸锅了。


一整个晚上,我的手机就没有消停下来过。


我干脆直接把手机关机。


等我醒过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果然,经过了昨天的事情,一直到现在,我们三个人的名字还挂在热搜上。


自从昨天他们发布的那个公告后,任由粉丝如何的哀嚎,那两人都没有发布什么了。


我心情甚好的看着网上的消息,还没看完那些营销号放出来的东西,就接到了我哥的电话。


“喂?哥,找我有什么事情?”


林枫语气显然有些诧异:“你豢养两年多的金丝雀踩了你一脚后跑路了,但你现在的心情好像很好?”


我轻笑了几声:“不忠心的东西,跑了就跑了吧,而且能看一场大戏,我有什么不开心的?”


林枫无奈笑道:“今天一大早陈娜就跑到了总公司,喊着嚷着说要封杀你呢。”


听到这里,我的心情更好了。


“那我亲爱的哥哥,你要封杀你亲爱的妹妹吗?”


林枫无奈的笑骂了一句:“去你的,你想怎么做?要让哥哥帮你封杀她吗?”


我稍微的思索了一下,“先等等吧,等我玩两天再找你。”


我哥笑着挂断了电话:“好,那你玩够了记得跟哥说一声。”


3


只不过还没等我动手,陈娜那边就已经开始动手了。


她许是见我态度强硬,没有商量的余地。


也应该是怕我主动暴露她是小三。


所以隔天,关于我的莫须有的黑料就一一登上了热搜。


#林嗳耍大牌#


#林嗳威胁艺人谈恋爱#


#惯犯林嗳#


想来陈娜也是费劲了心思编造出这些黑料,甚至还找了两个当红小爱豆,不小心‘手滑’把黑料点了赞。


这下在网友的眼里,我这些黑料算是被坐实了。


看来,我也得放出点实锤,锤死这对狗男女。


只不过还不等我放锤,我哥就让我陪他参加一场宴会。


我们进去的时候,陈娜和张渊两人正坐在一个桌子上呢。


而且看样子,他们还和同桌的富婆聊得很欢。


不过在看到我挽着林枫的胳膊走进来时,陈娜猛地瞪大了眼睛。


眼神里是满满的不可思议。


我现在也算是有争议的人了,除了知道我真实身份的人,媒体和艺人都诧异的看向我。


宴会期间,我去了一趟厕所,没想到出来后正巧遇见……不,是被张渊堵在了楼道。


我双手环胸,一脸不屑地上下打量着他。


“做什么?”我冷声道。


他面色激动的走上前来,作势就要抓住我的手。


“你是什么时候勾搭上林总的?”


我赶紧眼疾手快的甩开了他,作势就要走。


但张渊依旧紧紧得跟在我身后,万分焦急地道:


“嗳宝,嗳宝,我真的知道错了嗳宝,我还是爱你的,我们可以回到从前吗?”


我厌恶的瞧着他,直接冷笑出声。


别以为我不知道他的心思。


虽然他抱上了陈娜这个大腿。


但林枫算是陈娜的老板。


虽然陈娜有权有势,但对于天娱的老总来说,让她这个一线女明星跌下神坛,只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


张渊这是怕被我报复呢。


“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原谅你?”


“凭我们两个两年多的感情啊!”张渊深情款款。


我直接嗤笑了一声,“你说什么呢?我身边的好男人多地是,我为什么还要你这种……脏男人?”


4


听到我的话,张渊直接就炸了。


“臭婊子你说什么呢?你以为你是什么好货色吗?现在只不过是勾搭上了天娱的老总,就以为自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我面上挂着鄙夷的笑容,静静地看着他发疯。


我心里清楚,他现在再生气,也就只敢动动嘴皮子罢了。


这可是金主爸爸的宴会,宴会厅里的人都非富即贵,可不是他这种小明星能得罪得起的。


“你们在干什么?”


就在我津津有味听着张渊的咆哮时,拐角处又走来一个人。


我抬眼看去,是最近因为仙侠电视剧爆火的男主角,宋鹤。


张渊的话戛然而止,他看了看后面的男人,又不爽的看了看我,才离开。


我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随后看向前面男人。


“宋鹤?刚刚谢谢你了。”


那人点了点头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用谢,你没事吧?”


我挑眉看着他,他的长相看着挺成熟的,冷着脸甚至有些吓人。


但说起话来,怎么像个纯情小男生?


“没事,在这种地方,他不敢动手的。”我笑道。


宋鹤闻言顿时松了一口气,“……”


“林嗳!”


还未等宋鹤说完话,我哥就已经着急忙慌地走了过来


他径直从宋鹤身边路过,走到我身边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后,才松了一口气 。


“我刚刚看着那小子黑着脸走出去了,你没事吧?”


我拍了拍林枫的肩膀,示意他放心,随后便指了指宋鹤。


“多亏了他帮我解围。”


“你是宋鹤吧?是谢谢你了。”我哥转头就露出了职业性的笑容与宋鹤握了握手。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宋鹤面上的笑容不如刚刚好看自然了。


宴会结束,我就跟着我哥回了老宅。


刚到家,我就发现我又上热搜了。


这次上热搜的不光是我和张渊,还有我哥。


我任由热搜登上了热搜第一。


能不费力气的登上热搜,我还要谢谢那两位呢。


隔天,我乐呵呵的刷着手机。


不出所料,陈娜和张渊请的那些水军,把我和我哥的关系说得十分不堪。


正刷着呢,突然来了一个电话。


“喂?是林嗳吗?”


我一头雾水,看了看手机上面陌生的号码,才应声。


“嗯,我是请问你是?”


对面犹豫了一会儿,才道:“那个……我是昨天的宋鹤。”


“哦哦,是你啊,怎么了?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看见你的热搜了,想要问一下需要帮忙吗?”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好似有些不好意思。


我知道他的心意是好的,但我多少还是有些意外。


没想到这个关头,他竟然会主动来帮我。


我笑了笑,“不用,我没关系的。”


宋鹤:“哦……”


他的声音好像有些失落,我的心脏微微一怔,最后也没有多问什么。


“先谢谢你了,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挂了。”


语罢,我便作势要挂断电话。


“等等……”宋鹤着急忙慌的打断了我。


他犹豫了一下,又赶紧道:“那个,我想问一下,你和林总的关系,真的像网上说的那样吗?”


我听着他的话,不由失笑,“弟弟,你要知道,网络上有很多虚假的东西。”


说完,我就挂断了电话。


5


舆论倒是比我想象中发展的还快。


我哥告诉我,别的公司准备把陈娜挖走,并愿意帮她支付违约金。


也正是因为这样,陈娜才敢不顾惹到我哥,还要报复我。


吃完早饭,我便强制我哥帮我拍了一个vlog。


视频里我不光澄清了我们两个的关系,还奉上了全家照。


同时,我也让刘玉放出了锤死张渊和陈娜的证据。


这下,网友们都明白了。


那些原本疯狂的水军,彻底没了踪迹。


同时,我也贴出了一张律师函。


上面有张渊和陈娜如何购买水军,故意网曝我的证据。


这下网友又炸锅了。


“天啊,没想到林嗳的身份竟然隐藏的那么深,居然是娱乐圈隐藏的千金大佬。”


“好家伙,我要笑死了,陈娜这是碰瓷碰到自己老板身上了啊。”


“但我真的没想到,林嗳竟然是张渊的站姐。”


“是啊,林嗳为张渊付出了那么多,张渊居然还绿她!好气!”


“不气不气姐妹,你看他瞎了眼,错过了人家这位真千金。”


这个大锤放出来,张渊和陈娜立刻销声匿迹了。


但私底下,陈娜已经在天娱总公司大闹了一番。


此时她的身边已经没有所谓的经纪人和助理了。


很快,她在天娱一楼大厅和保安撕扯的视频就被路人传到了网上。


这下不免又被很多人看了笑话。


陈娜的新经济公司和她代言的品牌,更是找她赔偿天价违约金。


这下她算是彻底糊了。


6


而让我意想不到的是,自从我拉着我哥拍了澄清关系的短视频后,网友表示对天娱公司很感兴趣。


不少人留言让我多拍点短视频。


我自然是满足了大家的愿望。


我的短视频频频上了热门,我也再次冲上了热搜第一。


几天时间,我就成为了一线女明星,现在去宴会,以前看我顺眼的不顺眼的,都上前来奉承我了。


这次参加的宴会,我又看到了宋鹤。


同别人不一样,别人瞧见我都是笑意盈盈的迎上来,但这小子竟然看见我,居然躲开了我的眼神。


见我要走过去,还直接溜了。


这让我有些郁闷,至于吗?我有这么吓人吗?


我找机会抽身,好奇地走向了他离开的方向。


没想到,我刚走近,便瞧见宋鹤正和一位身材壮硕的女人在阳台上推搡着。


我远远就听到了那女人的尖叫声。


“你个卖身的,还真当自己是个东西了?别以为你现在火,我就搞不定你。”


那女人边说着就要强硬地挤进宋鹤的怀抱。


“这位女士,请自重。”


离得那么远,我都能感觉到宋鹤的手足无措。


“这个时候你知道自重了?看你最近的电视剧一部接一部的,肯定是没少爬床吧?现在知道矜持了?”


“怎么,他们都可以?我不可以了呗?你这是嫌弃我身材胖?”


那胖女人说着便得寸进尺要去亲吻宋鹤。


眼看着宋鹤面色逐渐冷了下来,就连手上的青筋都爆出了,我赶紧快步上前走去。


“哟?我还以为是谁在这边没礼貌的大声喧哗呢?这不是我李叔叔家的小李妹妹吗?”


两人似乎都没想到我会突然走出来,都愣了愣。


趁着这个机会我走到小胖身边,不着痕迹地把两人给分开了。


“小李妹妹,上次见面都已有半年了吧?你这……比之前更丰满了哈?”我笑眯眯地看着小胖。


几乎是在我说出这句话的一瞬间,小李的脸色瞬间就黑了。


但她也不好对我说什么,只能干笑两声。


“哈哈哈,林嗳姐你怎么过来了?”


“我啊?”我微微挑眉看着小胖,一个转身挽住了宋鹤的胳膊。


“这不巧了吗?我是来找他的,不过小李妹妹看起来好像对我的人很是感兴趣啊?”


语罢,我便面露不悦的看向了小胖。


她先是愣了愣,随后便慌张地解释起来。


待小胖走后,我才松开了挽着宋鹤的胳膊。


但这小子却好似不舍,双眸亮闪闪呆怔的望着我。


7


“怎么了?”


我心觉好笑,看他这呆萌可爱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宋鹤的侧脸。


宋鹤这才回过神来,受惊一般瞬间抬起手来捂住了脸,有些诧异的看向我。


从我角度看过去,这小子的耳垂竟然也红了。


“林嗳姐……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宋鹤眼神躲闪的询问着。


我双手环胸,饶有兴味的瞧着他。


“当然是发现某个人在躲我,所以我才找过来。不过我倒是没想到,你差点被非礼了。”


说到这里我的嘴角便忍不住上扬,毕竟刚刚那个场面确实是有些好笑。


“没,没有啊,我只是……”宋鹤试图辩解。


而我笑的更欢了,“对对对……我要是再不走过来,你是不是就要把手里的酒都泼出去了?”


宋鹤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唇,手指揉捏了一下杯柄。


“好啦,不打趣你了,你帮我一次,我也帮你一次,咱俩这样算是扯平了。”我笑道。


见宋鹤抿唇不做声,我便继续问道:“话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好像一直在躲我?”


“没有啊。”宋鹤别扭的看向一旁。


我学着宋鹤的样子,轻笑着挑眉:“嗯,没有啊。”


他不想说,我自然也不会多问。


“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说着我便要走回前面宴会厅。


但在经过宋鹤身边时,却猛地被他抓住了手腕。


“嗯?”我扭头看向宋鹤。


“抱歉……上次是我误会了你。”


我知道他是在说我和我哥的那件事情。


我摆了摆手,“没事,经常有人误会。”


“虽然有些冒昧,但我想问一下,你,你现在有没有男朋友?”


我话音刚落,便听到了宋鹤突然红着脸问我。


他声音越说越小声。


我半眯着眼睛打量着眼前的宋鹤。


果然,我之前没有猜错,宋鹤对我有意思。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感觉出来了。


但那时候我的身份还没有曝光,按理来说应该是我这个二线艺人巴结他这个一线才对。


可我现在不想谈恋爱。


玩玩还行,但真感情就算了吧,这孩子看着也挺好,我还是不要糟蹋他比较好。


想到这里,我干净利落的把手收了回来,面上的神情也冷淡下来。


我笑了耸肩,随后丢下一句话,:


“弟弟啊,你还年轻,感情这种东西,玩一玩就好了,千万不要用真啊。”


随后便从宋鹤的身边径直走过。


8


那次之后,我和宋鹤再也没有见过面。


不过我倒是能从电视上看见宋鹤。


毕竟作为爆火的一线流量明星,他待播的电视剧还挺多的,而且无一例外都是大制作。


看样子,他真的要成为顶流了。


想到这里,我百思不得其解,之前我也不出名,只是一个二线艺人而已,有什么值得他喜欢的?


算了,不想了,还是专心搞事业。


现在我也是有千万粉丝的大V了。


这天,粉丝想让我开直播和他们聊聊天,我宠粉,便满足了他们的要求。


在从天娱公司走路回家的路上,我开着直播与粉丝聊天,因为注意力一直都在手机屏幕上。


我出车祸了!(朋友们千万别学我,走路别看手机)


等到耳边传来刺耳的轮胎声时,我已经来不及反应了。


9


等我再次醒来时,看见的第一个人竟然不是我哥,而是宋鹤。


“你怎么来了?”


我嗓子干地厉害,就连说话都说不清楚。


宋鹤仿佛能读懂我心思似的,把水递到我嘴边。


等嗓子好受一点后,我才问道:“你怎么在这里?我睡了多久?”


宋鹤坐到床边,情绪有些激动,“林总有事,所以我在这边帮忙看护一下,你已经睡了两天了。”


我点点头,但依旧不明白,宋鹤怎么会过来陪护。


还没等我问出来,门便被人给推开了。


“林嗳你醒了?”


我哥快步走到我床边,一脸倦容。


他告诉我,我出车祸的原因,是陈娜。


张渊的事让陈娜的人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人见人爱的一线女星沦落到了人人叫骂的毒妇。


她性子本就十分傲慢,现在不光是没有出头日,身上背负的那些违约金,恐怕也得还上几十年。


所以陈娜一直想报复我。


这些天来她一直都在蹲我,通过我的直播锁定了我的位置。


那天看见我在街上,她直接就开车撞了过来。


我一阵后怕,没想到陈娜竟然扭曲到这地步。


我哥还说,最先找到我的人是宋鹤。


他第一时间把我送到了医院。


不光如此,在我哥忙着公司事情的时候,是宋鹤一直在照顾着我。


趁着宋鹤出去买饭的时间,我哥笑嘻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道:“你放心好了,我查过的,宋鹤不是什么坏人,而且人家是你的忠实粉丝,几乎是从你第一部电视剧就开始追你了,手上还有不少你的绝版老周边呢。”


这倒是让我惊讶了一下。


虽说,作为演员的自信我还是有的,但我是真的没想到,宋鹤是我的老粉。


我哥还告诉我,宋鹤竟然是宋氏集团的小少爷。


所以上次遇见那个胖妞……


其实人家自己就可以解决的……


等宋鹤买完饭菜回来的时候,我眼神打量着他。


这小子隐藏的挺深啊。


见我看着他,这小子愣了愣,随后便有些不自然的把眼神转向另一边。


我无奈又好笑的看着他假装看风景的侧脸。


这小子是真的纯情啊。


我们两个距离的那么近,他以为只是微微侧头,我就看不到他脸红了吗?


晚上宋鹤要走时,我到底还是把犹豫了一天的话给说了出来。


“宋鹤,这两天麻烦你了,我已经让我哥给我请护工了,工作要紧,你明天还是去工作吧。”


闻言,正在收拾东西的宋鹤明显的动作一滞。


我本以为他会和我纠缠两句,没想到他沉默了一会儿后,便痛快的点了点头。


道别时,他的脸色不是很好看。


不知为何,看到他这个样子,我的心情也有些低沉。


算了,还是一直和他保持距离比较好。


10


本以为我和宋鹤的感情就到此为止了,但第二天早上,我左等右等都没有把我的护工等来。


在我快饿晕时,宋鹤从天而降。


这可把我感动的不要不要的。


我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饭菜刚上座,我就赶紧狼吞虎咽了起来。


“饿了吧?多吃点。”


耳边传来宋鹤宠溺温柔的声音,我头也不抬地连连点头。


宋鹤在旁边嘀咕了一句:“所以啊,那些护工还是不靠谱,以后还是我来照顾你吧。”


我闻言赶紧抬头摆摆手,“不用了,我让我哥重新找一个就是,不费劲的。”


宋鹤依旧还是没说什么,点点头就答应了。


然而第二天,我等的护工还是没来。


倒是宋鹤踩点来了。


我可不是傻子,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看着那边正开心摆弄着饭菜的宋鹤,虽然我饿的难受,但还是板起了脸。


他看见我的表情,愣了愣,就连手上的动作都迟缓了起来,“怎么了?”


我笑了笑,挑眉看着他:“宋鹤,你以为我看不出来?”


宋鹤没说话,只是默默帮我摆好饭菜,随后面色乖巧地坐在了椅子上。


我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说吧,你是怎么打发掉那两个护工的?”


“就……多给一些钱就打发走了。”


听到这里,我无奈至极。


要知道,我哥给我请的那些护工价格都很高。


这孩子给他们的钱肯定是好几个月的工资,要不然人家也不会白白走的。


见我不说话,旁边的宋鹤边小心翼翼道:“把你交给别人,我不放心。”


这般小奶狗的样子,让我心底的坚冰有些融化了。


11


傍晚,我哥来看我时,知道了这两天的事情,脸上笑的那叫一个鸡贼。


“没想到啊,你这小子的心思还挺多啊?”我哥拍了拍宋鹤的肩膀。


宋鹤十分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事情都已经这样了,我看宋鹤也挺想留在这里的,你就让他留下吧。”


闻言我没好气地看向林枫,这么快就投敌了?


可真是我亲哥!


倒是旁边的宋鹤眼前一亮,乖巧地连连点头。


我哥走后,我万般无奈的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说真的,我真的不想祸害宋鹤。


我这人放浪形骸惯了,宋鹤又这么单纯……


正当我和宋鹤沉默不语时,病房又有一个贵宾来了。


李毅,我们公司最近一个比较火的流量小生,当然了,比不上宋鹤。


但我看他长得好看,而且也有实力,便稍微扶持了一下。


“林嗳姐,知道你受伤了,我迫不及待地想来看看你,但老总看守的很严格,前两天都不让人进来,今天才放我进来。”


李毅说着便激动的走到了我身边,瞧见床边还有一个椅子,作势便要坐下。


哪知,下一秒凳子就猛地被人给抽走了。


李毅直接坐了一个空,跌坐到了地上。


我抬头便看见站在李毅身后黑着脸的宋鹤。


李毅吃痛的皱起了眉头,满脸怒意的看向自己身后。


但在看到宋鹤时,即将出口的脏话忍住了:“宋,宋哥?”


宋鹤一手拎着椅子,一手拿着碗筷,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李毅。


“你是来看望林嗳的?”


我心中有些意外,这小子是在宣誓主权吗?


竟然直接叫我的名字,之前可都是林嗳姐林嗳姐的叫着。


李毅讪笑着应了一声。


随后宋鹤便不再搭理他,只是坐到床边开始削水果。


我无奈的看着气氛诡异的二人,想着坐起来。


李毅见状,眼疾手快的上前来扶我。


宋鹤晚了一步。


这下,周围的气氛再次凝固住了。


空气中的冷气能把人冻死,饶是李毅再蠢笨,也明白了什么,寒暄几句便要走。


宋鹤居然提出要送送他。


我看着宋鹤那黑如阎王的脸色,为李毅捏了把汗。


果然,宋鹤迟迟没有回来,我无奈又担心,生怕他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被媒体拍到。


可现在我只能坐在床上,忧心忡忡的看着窗外。


“林嗳姐是在担心谁?”


宋鹤低沉的声音冷不丁的从门口传来,我下意识的侧头看过去,他的脸色不是很好。


他把手里买的日用品放到一边,随后便冷着脸继续道:“林嗳姐是在担心我对李毅做什么吗?”


“你别多想。”我无奈的叹息道



这小子显然是误会了,他以为我在担心李毅。


12


接下来的几天里,宋鹤依旧会每天准时来到病房。


但都是冷着脸,不同我多说一句话。


本来住院就要把我憋坏了,这小子这样,更是让我憋的难受。


眼看着一个星期过去了,他还是这个样子,我心里不免有些烦躁。


这天晚上他又是在一言不发的收拾东西,眼看着宋鹤马上就要走了,我便装着无所谓的刷着手机:“看你在这里也待腻了,明天你就别来了,护工来就好。”


语罢,我明显感觉到旁边的人动作一滞。


此时的宋鹤僵直着身子站在窗边。


我有些担心,便开口:“宋鹤?宋鹤?”


连续叫了几声,宋鹤都没搭理我。


无奈之下,我只能下床去想过去看看。


但我刚下床,腿就一软,直接跌倒在地上。


“嘶——”


“林嗳姐你没事吧?”


眨眼间宋鹤走到了我身旁,满脸担忧心疼。


他弯腰把我抱回了病床上。


“林嗳姐,有没有哪里摔痛了?对不起……”


我抬头看过去,发现宋鹤已然红了眼眶。


我不禁愣了愣。


我抬手轻轻摸了摸他的眼眶,才明白为何他刚刚一直不肯回头。


“笨蛋,怎么还哭了?”


宋鹤别扭的把头扭到一遍,固执道:“我才没哭。”


我不禁失笑,“是是是,你没哭,是我看错了。”


他握住我的手就一直没松开,一直安静的趴在床边。


瞧着他这个模样,可爱的紧。


我忍不住伸出手去揉了揉他的头,奈何这只手也被他抓住了。


“姐姐,我知道错了。我就是气,你要是想玩一玩,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机会?你……你为什么就不疼疼我呢?”


宋鹤的语气可怜至极,仿佛是受了天大委屈的小奶狗一般。


“你知道吗,从你你出道,我就喜欢你了……”


他的话让我愣了愣。


少年真挚单纯的模样,还是让我的心里泛起了一丝涟漪。


我暗自长叹了一口,到底是没忍住,“那你可要小心,我要是玩腻了可不会回头。”


几乎是蹭的一下子,宋鹤直起了身子,“没关系的!”


他联洋洋溢着纯粹的开心。


我无奈的笑了笑,这种宝贝,我怎么可能会忍心随便丢掉呢?


“姐姐……我可以吻你吗?”


半晌,宋鹤回过神来后,认真的看着我。


我看见他眼神里的小心翼翼,以及灿烂星河,笑了笑:“怎么不可以呢?”


话落,我轻轻捧起他的脸,吻了上去……

版权声明:被绿后,顶流男神倒追我:“姐姐,你就给我个机会,疼疼我吧。"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191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