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耳朵的浪漫主义-无名

乐天派苏东坡爱美食

#电影无名#

我的评分:[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星]


很多年以来,看完电影在社交平台写几句短评,我都是直接写直接发,有时候甚至懒于捉虫。但是看完《无名》,我打开了手机备忘录,有很多话想说,但是得慢慢说。当情绪浓烈而复杂时,就需要慢慢说,字斟句酌那样,才不失为得体的表达。

1、陈耳的浪漫主义

陈耳的浪漫主义在两个地方让我心中一凛。

内向的男人搞浪漫总难免话里有话。

一是尾声香港片段,有一段叶秘沿着双向大楼梯拾级而上的画面。那一段的天光太亮,画面陡然披上柔光,叶秘的背影缓步前行,梯级上相向走下的人流中,有一个女人看上去和方小姐很像。然后镜头转换,叶秘走上楼梯,走进了香港的市井街头。

我的主观体验,这一幕的意象,等同于现实向梦境的过度。那副巨大的双向楼梯,宛如一座地狱朝向天堂的通道。

陈耳在这里的浪漫,是他独给无数湮没在那个时代背景里的无名英雄的。因为他和我们都知道,能平安活到和平年代的特殊身份的人寥寥无几,更多的他们会凋零破碎在无人问津的角落,不但没有天光照亮,甚至连一阵吹散粉末的清风都无。

当然也可以把这个尾声看做是千万分之一的那种可能,至少可以让内心柔软的人在沉痛的历史尘埃里寻到一点点安慰。

不过我又忍不住要揭穿:

1930年代就迁到香港的王队长家人,到1946年时少说也在当地生活7、8年,为何王队长的妹妹还和当年在上海家中时一般大呢?

还有一处独属于男人的浪漫之处,是叶秘和王队长在监狱的角落里吐烟圈。

要么怎么说叶秘这个角色看似阴冷持重,但实际上却有着柔和又多彩的人物弧光?

他当年潜入敌营时应该还是个稚气未脱的毛头小子,有着天真顽皮的傻气,虽然只是倏忽一瞬。但他想要朋友,就算心知只能做表面朋友,但他也想交付一点点其实交付不起的真心。

这一幕和影片的最后一个画面对照,是一把柔和的软刀子,扎得人心千疮百孔。

浪漫最是杀人,特别是时过境迁之后。


2、梁朝伟、王一博和周迅的演技

或者说是何主任、叶秘书和陈小姐的人物魅力。

我知道这部电影绕不开王一博,他也值得。但是我还是想先谈谈梁生。

开篇他和黄磊饰演的张先生对谈,明明他是那个来受降的上位者,却很是客气,一副得体的笑脸,谈吐温和,举止有度。他的笑眼当然是冷的,但他眼神很亮,咄咄逼人。他的笑里藏刀,第一层藏的是汪伪特务对共产党虚伪残暴的刀,第二层藏的是地下党对叛变革命和同志的败类深恶痛绝的刀。两重深意,哪哪儿都是背道而驰,但在他的面部表情里却那么平静轻松地揉为一体,让人折服,也让观众从这一幕就深感何主任这个人物如履薄冰的处境和温厚笃定的人生信仰。

这时候的梁生,身上没有半分易先生(《色戒》)的影子,即便从时代背景到人物身份有几多相似之处,但他处理得就是这么举重若轻,一个嘴角上扬的弧度,就给了新角色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物底色,精准到令人无比舒适。

表演,真的是一件神奇的事,不论演员是科班出身还是野路子起家,也不管这人头上有没有各种头衔或作品加持,当他/她以一个角色的形象走到观众面前,就是第一眼就能让人感知到这个人物身上到底有没有这种信念感。

演进去了,演员就是角色本身。

当然,有些技巧过人的演员,也可以以专业的手段表达一个人物的各种情绪和细节,但是你会知道这是他们调动了自己的专业所长来完成工作,或许也很厉害,但那是另一个层面的优秀。

和梁生这类通过灵魂共振来实现人物内核塑造的艺术性是两回事。

就是两回事。

我是希望王一博也能成为梁生这样的演员的,虽然他现在还很年轻,大众眼里他总是得到太多,好似这样的少年成名就难免飘飘然不接地气。

然而他经历过的窘迫和沉重未必常人能承受。

当然说这些无意义。

像我们对梁生那一代老戏骨的人生经历也知之甚少,我们不探究是因为从他们的艺术表达里已然坦诚了太多自我,能理解的人自然会去琢磨。

就像陈耳导演说的:演员才是在镜头面前奉献身体、脸孔,甚至灵魂深度的人。

我在叶秘这个人物身上,看到了这种奉献。

首先他很美,不是皮相上的描述,是一种人物轮廓的概括。

论出身,他大抵没什么值得称道的背景,所以他说他没有被争取的价值。但他谈吐有度、杀伐果断、有勇有谋,长得当然也是好看的,一张具有说服力的线条柔和的脸。

他也很注重仪表。衬衫、领带、马甲、西装外套……舶来文化的消化和表达,他驾轻就熟。

再来则是他很懂安静的力量。

不是普通的话少,也不是故作的低调。注意听叶秘的每一次说话,鲜少有急于开口的时候,即便是面对上位者,即便是面对同志,他在答话之前都会留出一段适度的沉默,然后再徐徐吐露自己的想法。

深思熟虑从来不是坏事。

不论在疑心重重的上位者面前,还是在托付事业的同志面前。

叶秘能潜伏到最后,有一种浑然天成的迷惑性,这是王一博身为一个演员对人物的共情和表达,也可能来自导演的引导,而他消化得很好。

从这一层,浅浅看到25岁的王一博身上一些或许底色沉重的魅力。比如他那些孤独的青少年时期,受过的冷遇和白眼,被误解被攻击被舆论撕扯和裹挟。是什么让他看起来沉默寡言?不就是这些说起来只能一笔带过的人生经历吗?

当然叶秘这个人物身上所独具的狠厉和乖张也很迷人,网上为众人称道的几幕戏,割喉、暴揍日本兵、和梁生肉搏……大银幕上细致到纤毫毕现的画面质感里,演员微表情的转换、面部肌群的颤动、甚至是血汗交织的悬坠,都表现得淋漓尽致,只要现场观影就会被震撼,强自压抑也很难忽视。

而这一切,在最后军车上叶秘故意挑衅何主任的那一幕里,最终被升华成一种反派的魅力。

年轻英俊的暴君杀人如麻,登上断头台的时候依然睥睨众生、笑靥如花。

短短一行字就能蕴含无限的戏剧张力。

何况是整整一部电影的谋篇布局。

叶秘这个角色,即便不反转都影史留名。

叶秘这个人物,因为盥洗室里那一幕而名垂青史,尽管他本无名。

我希望王一博能成为梁生那样的演员,因为我在他身上看到的不仅是过往的沉淀、当下的精彩,还有未来无限的可能性。

周迅是我最喜欢的中国女演员,但是我并不了解她的全部作品。仅仅是我看过的她的大银幕作品,就足以让我最喜欢她。她的灵动和纯粹,没有可以归类的其他人,也没有任何平替。

所以陈小姐注定不是普通谍战片里烟花一样美丽易逝的女配角。

她的戏份着实不多,但穿针引线、掷地有声。

她只是端正的在长椅上坐着,寥寥数语,你就知道她对身边的这位同志的关心里带着警惕,气度平和,但立场坚定。

周迅是第三种演员,天赋异禀。

她还没有开始表演,观众就已经开始相信。

相信她演的角色,相信她就是人物本身。

我有时候遗憾大银幕的好本子太少,没有给她足够的选择去演绎更多好的故事。但转念想想,时代性并不专属于个人,投射的是每一个普罗大众合力选择的结果。比如我们是为什么走进电影院,我们为什么鼓掌,为什么流泪,为什么愿意长篇大论直抒胸臆,又为什么三缄其口默不作声?

我不想《无名》这样的电影一等就是六七年,也不想周迅这样的好演员只能在一部好电影里只演5分钟戏。

但我一个人不够,需要很多个我。

也许2023以后,我们的电影业能开启一个新的篇章,让陈耳这样醉心于艺术性的导演,梁生、周公子这样的成熟演员,和王一博这样的青年演员都能各得其所。


3、审美的门槛

审美有没有门槛?导演说他希望没有。

导演是谦逊的,但现实不是。

人们在审美上总是有分歧,也有私心。自己喜欢的,就会更偏爱。

但是审美的门槛,不是学历、见识和个人好恶,审美的门槛是诚意。

无疑《无名》的美术造诣很高,有一个细节是江疏影扮演的女特务的发型,即使在她失控啜泣的时候,发丝仍然一丝不苟,每一个发卷的弧度都极力坚守着老派大家闺秀最后的尊严。这样的细节在人物破碎悲惨的命运衬托下,有一种凄厉到残酷的美感。

如果观众没有去和这样一个人物共同体味那一瞬的绝望,又怎么去感知这种超越了感官的体验呢。

以管窥豹,《无名》整部电影都需要一种交付了呼吸节奏的投入,才能完整地领略这部作品所贡献的全部美好体验。

希望走进电影院的人们也能各得其所。

版权声明:大耳朵的浪漫主义-无名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191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