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排长乔装“吃席”,日军中队长察觉:快追,是八路!

兵说

作者:我看行历史

本文介绍的是原50军149师447团的老团长孟庆友。在上世纪四十年代抗日战争时期,孟庆友在山东纵队2旅6团担任侦察排长,当时就已经是屡立奇功的“战斗英雄”和“捕敌神枪手”。

孟庆友

1916年,孟庆友出生在山东省莒县寨里河乡寨里河村。1938年1月,参加八路军的抗日游击队。1943年5月下旬,由于日军准备对我根据地发动新一轮“扫荡”,升任排长的孟庆友硬着头皮接了一个十分艰巨的任务。

为什么说这个任务非常艰巨呢?

原因主要是上级要求孟庆友,一定要设法搞到日军扫荡的准确情报。尽管孟庆友和他的队员都很精干,既善于化装、枪打得很准,又掌握一些常用日语,但敌后侦察搞情报,仍然感到这一任务难度很大。而且就算能成功得手,一旦被敌人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在农历初九的一天清晨,身材高大的孟庆友带上一名战士,头戴大草帽,化装成赶集的农民,来到了石井镇。他们远远观望发现,镇子南边城门边上,有一帮看热闹的人,挤来挤去向里边的城墙看去,一张白纸黑字、盖着红印戳的告示贴在墙上。

“上面写着什么呢?”有一人站在人群后,大声问前边退出来的一位老人。老人看了一下周围,小声说:“朱信斋,出1200块银元,要抓孟庆友。”

“孟庆友是谁啊?”这人不解地问。老人看了看,悄悄地说:“你不是本地人吧?”然后,用手比划个八字,说:“可不得了,他是莒中独立营的便衣排长。西打寨里河,东至黄墩,周围的便衣,都是姓孟的手下。”

一旁的孟庆友听了对话,知道是叛变投敌当了副大队长的朱信斋,公开悬赏重金要抓他。他看了一眼身旁的战士,就从人群中往外边挤,顺着大街往里走。糟糕的是,他们没走几步,就碰上一个腰挎盒子枪的伪军官迎面走来。

此人在镇子里很有名,是一个姓侯的伪军连长。

侯连长正哼着小调,忽然发现迎面走来两个背着口袋、头戴草帽的人,他发现其中一个高个子,高鼻梁,黑脸庞,似乎在哪见过。

当侯连长与孟庆友擦肩而过时,侯连长转过头,又仔仔细细打量了一下孟庆友,突然拔枪出来,大喝一声:“孟庆友进城了,快抓住他!”

侯连长为什么能认出孟庆友呢?原来是在一次战斗中,侯连长被孟排长俘虏了,后来又放回来了。

附近的伪军一听侯连长的喊声,立刻端着枪冲了过来,赶集的人群顿时一片混乱。孟庆友和身旁的战士,趁乱进了茅房,换上事先准备好的伪军服装,孟庆友乔装改扮成一个伪军军官。

侯连长带人追了一阵,可人影也没找到,心里嘀咕起来:“难道是我看花眼了?”

转念一想,不会的。于是他命令手下,严格盘查4个城门的来往行人,侯连长自己提着枪,带着3个士兵,继续在集市上转悠搜查。

出乎侯连长预料的是,身着伪军军官制服的孟庆友,竟然混进了日军中队长小野的宴会。小野当时正召集各据点的日伪军头目,召开“强化治安”会议。为了犒劳他们,小野摆了一桌丰盛的宴会,让大家边吃边谈。

宴会开始没多久,一个高个子、黑脸庞的“伪军官”走了进来,大大方方坐到一个日军小队长身边。他看到满桌子的鸡鸭鱼肉、点心、罐头,对日军小队长微微一笑,伸手扯下一个鸡腿,大吃大嚼了起来。

一旁的日伪军军官,并不知道高个子是哪里来的客人,也没有多想,都开始吃东西。他们边吃边听小野介绍具体情况、布置任务。

一个伪军官端起酒杯,对身边的日军小队长说:“等过几天一扫荡,八路又得跑了。”

高个子一边吃,一边留意宴会上的对话。不料,旁边一名日军军官突然问他:“你是哪一部分的?”

高个子不慌不忙地回答:“我是石崖据点朱副大队长的副官。”说着端起杯子劝道:“你的海量,再干一杯。”日军军官也笑着端起了酒杯。

远处的日军中队长小野,已经注意到这个陌生的高个子“伪军军官”,觉得此人可疑。这时,高个子也发现小野正盯着自己,便跟身边的日军小队长说了几句,大声说:“我去厕所了。”说完,站起身,点点头,转身离开。

小野见状,走过来问那个日军小队长:“这人是谁?”小队长回答:“他说是朱信斋的手下。”小野一听马上喊:“快追,他就是八路,孟庆友!”

这一下,屋里的日伪军顿时乱作一团,他们纷纷拔枪往外追,几个伪军官跑在前面,日军小队长在后面大喊:“他去上厕所了。”跑在前边一个伪军官,一脚把厕所门踹开,哪知,传来一声巨响,当即被炸倒在地。

后面的日军跑近一看,发现手榴弹爆炸后留下的弦还在门框晃悠,厕所的地上,扔着伪军官的衣服。日军大喊:“八路跑了,快追!”

此刻的孟庆友,早已离开茅房,跑了出来与战士会合,然后一起翻出围墙,向不远处的村子跑去。

为了追捕孟庆友,日伪军出动了几十人,兵分两路紧追不舍。孟庆友眼见不好脱身,就快步跑向村边的老槐树,钻进蹲在树下的人群里。人群一看后面有日伪军跟着追来了,马上东奔西跑,四散而逃,日伪军一边打枪,一边高喊:“抓活的!”

子弹不时从身旁乱飞,孟庆友身边的战士着急地问:“排长,这可怎么办?”

孟庆友沉着地说:“别慌。”说完,他靠在一处围墙边,用手敲了几下,不一会儿工夫,身旁的小门就开了,门口一个老人,把两人放进院子。老人看到是孟庆友,笑着说:“怎么了老孟?又遇险了?快到地洞里去歇一会吧。”说完,领着他们进了地洞。

随后,日伪军在村子里搜了半天,连孟庆友的人影也没找到。看着天色不早了,临时追出来的人也不多,他们生怕吃亏,只好回了据点。

看到敌人走远了,老人打开洞口放两人出来,孟庆友拉着老人说:“大伯,日本人又要扫荡了,我们要马上回去报告。”

老人一听,连忙说:“哎呀,怎么也得吃了饭再走啊?”

孟庆友得意地说:“大伯,不吃了,我刚吃了日本人的席,还饱着呢。”说完,跑出院子,大步流星向独立营驻地跑去。

哪知,那个姓侯的伪军连长正领着3个人往这边走来。孟庆友一看前后没有人,向同伴使了个眼色,两人大摇大摆走了过去。

由于孟庆友此时已经换了装容,侯连长一时没反应过来,没有认出孟庆友,上前盘问:“干什么去?”孟庆友装着害怕的样子说:“去赶集,老总。”

侯连长又问:“他是你什么人?”孟庆友慢吞吞地回答:“是我表、表弟。”

侯连长大声训斥:“胡说,看你们这样的,分明是八路,都押走!”

3个伪军正要动手,电光石火间,孟庆友已经抽出匣子枪,顶住侯连长的脑门厉声喝道:“谁敢动?”

侯连长吓得面如土色,赶紧说:“你是哪部分的?别伤了和气。”

孟庆友抬手给了侯连长两个耳光,喊道:“上午在城围子里的时候,带人追我,还不认识我孟庆友?”

侯连长一听,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小的一时昏了头,饶我一命,你说咋办,就咋办。”

孟庆友冲身旁战士点点头,战士上前把伪军的子弹和枪栓全部收走了。

孟庆友喝道:“老老实实地跟我走一趟,不然我就崩了你。”

就这样,孟庆友两人押着侯连长,顺利回到独立营。回到驻地,他们及时汇报了日军扫荡的动向,提供了极有价值的情报,为八路军应对敌情立下了大功。

在对敌侦察作战中,孟庆友经常扮农民、扮商人、扮伪军,曾经夜入赌场俘获伪军,曾经出入虎口克敌制胜,一时传为神奇人物。1944年8月,孟庆友参加了山东军区英模代表大会,获“战斗英雄”和“捕敌神枪手”称号,后来历任武工队长、侦察参谋、科长等职,新中国成立后历任情报区队长、团长等职。1960年转业至化工部任处长,1969年9月病逝于北京。

【深耕战争史,弘扬正能量,欢迎投稿,私信必复】

版权声明:八路军排长乔装“吃席”,日军中队长察觉:快追,是八路!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 删除。本文链接:https://www.qi520.com/n/118934.html